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三十八节后遗症

第三十八节后遗症



    天空从始至终都没见到过大雁,北雁南飞只是一个传说,陇右到底是一个荒僻之地。三里之城七里之郭,这就是兰州城最真实的写照,整座城池依山而建,墙高不过丈二,厚不及六尺,黄土夯成,女墙上的垛堞豁豁牙牙如同老人的瘪嘴。城门上插的唐字旗也蔫蔫的耷拉着,除了偶尔在城墙上巡逻的士兵,整个城池就如同一座死城静悄悄的。快到冬rì,应该是熙熙攘攘的交易时节,却快要变成鬼域。

    云烨勒住马缰,大青马无奈的停住脚步,身后程处默,长孙冲,李怀仁变成了话痨,他们只是说话而说话,至于说什么估计连他们都不知道,这是关完禁闭之后的后遗症。

    一想到三人被放出来情景云烨就觉好笑,长孙冲放声大哭,抱着李承乾不松手,鼻涕眼泪抹了大唐太子殿下满身,这还不好怪罪,只能任长孙冲抱着。铁汉子李怀仁就像一滩稀泥软软的被狱卒架出来,双目无神,嘴唇焦干,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怪叫。程处默倒是表现最好的一位,一付目无人的架势,充分鄙视了先前二人后,对军法官说:“有什么呀,老子在里面睡了四天,筋骨都睡松了,正打算起来打两趟拳jīng神jīng神就被撵出来,小虫,坏人也忒不是爷们了。”虽然嘴上说的豪迈,发软的双腿暴露了心头的怯意。军法官也是妙人接话:“程校尉实是吾等楷模,坐四天禁闭还豪气不减,铁汉子,大将军有令,如有不服者就再关四天。"程处默听到再关四天的话一屁股坐地上,扯着嗓子喊救命。过往的军卒一个个侧目而视,这三位挨军棍也不皱眉头的铁汉子,只被关四天就变成烂泥,也不知那苦牢有什么,能让人恐怖到如此地步,从此后,左武卫军士宁可挨军棍也绝不选择关禁闭。

    三天,这三位三天才缓过来,照长孙冲来说那牢就不是人坐的。低矮的墙仿佛下一刻就要压下来把自己埋掉,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那群狱卒一句话也不说,你再问也不说话,每天只给饭菜,水,送新净桶再收走尿桶。就再没别的声响。哪怕放屁也好啊,他好歹也是一声音。李怀仁抓住云烨的手不松,连声感谢前些rì子阻拦他,没让牛魔王关他禁闭,现在想起汗毛都竖起来了,要是那次被关了估计就不会活着出来。这次好歹还有哥几个做伴,想想心里头都踏实,所以挨过四天,要不然两天都坚持不下来。程处默也心有余悸。哥四个发誓绝不再进禁闭室,而李承乾则打算在太子六率也实行禁闭制度。上次被关的都有了心理yīn影。

    程大将军好人啊,知道哥几位受了苦,特派云烨,程处默长孙冲,李怀仁前往兰州城与县令交接盐场事宜,毕竟这盐场是军队建立起来的,现在虽然交到地方手上,你们也不能白拿,怎么也要补偿一下才是。肥缺,大大的肥缺,军队也不缺少那些破烂,不过是一些牛马,石磨,木桶之类。派他们来也不指望收回多少钱帛。看在四人受苦的份上多少给些补偿罢了,说到底长孙无忌,李孝恭的面子也要考虑。

    亲兵进城通报,他们在城外等候,无令不得入城,程咬金都不敢违背就不要说四个小辈了。不一会,亲兵带着一辆牛车吱扭吱扭的过来,没等四人下马,一个胖墩墩的身子艰难的从牛车上爬下来。绿sè的官服紧紧裹在身上,勒的和蚕一样,一个山羊胡穿士袍的年男子扶着胖子,看样子累的不轻。胖归胖,礼数不缺,正一正衣冠,躬身施礼:“下官刘福禄见过四位将军,将军远道而来,下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平时这三位是不会拿正眼瞧一下这位小小的七品县令,今时不同往rì,哥几个受派遣,有公务,自是不会傲慢。云烨从马上跳下来扶起胖县令,笑呵呵地说:“刘大人多礼了,官平安县子云烨受左武卫程大将军之命特来与大人商议黄河盐场事宜,还请大人多多关照。”云烨深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些基层小官最是难缠,在前世,一个批跑十几个部门,你盖,我盖,大家全部来盖。也就是说利益要均沾,唐代大概也不例外所以丝毫不敢对他大意。从怀里取出公递给刘县令。却见这家伙看都不看就揣怀里。肥脸笑的五官抽成包子:“当然当然,下官自然遵从大将军令,现天sè已晚,卑职略备酒菜,几位小将军洗尘。”云烨抬头看看刚升起不久的太阳,觉得有些奇怪,这就天sè已晚?长孙冲接话:“哼,我等虽然是军人,有军令约束,不得无故入城,但是天sè已晚,也就勉其难入城歇息片刻”。

    娘的,刘县令这是给哥几个找入城的借口呢,还好长孙冲深谙此道借坡下驴。在县令主仆的一再邀请下一行人勉其难的进入兰州城。

    外表的破败,难掩内在的繁华,穿过城郭,不远就到了内城,怪不得见不到人,原来人全聚集在内城,一包包的盐被打上官盐标记,装上牛车出西门往塞外方向滚滚而去,左武卫大营在东面,没人有胆量没事干跑军营参观,一不小心扣一个jiān细的帽子就悲催了。估计地方zhèngfǔ也明令百姓不许sāo扰军队。

    云烨没想到自己一时无意间传授的制盐之法,竟然在兰州形成一个产业,只见源源不断的牛车满载着盐场煮好的食盐从北门而入,扛包的民夫,称量的账房先生,粗布麻衣却豪迈非常的商人,夹杂着妇人轻笑,孩子嚎哭,小贩的大声叫卖,构成活生生的市井场面。一个满脸红sè胡须褐sè眼珠,头缠白布的胡人可能?云烨等人气度不凡凑上来兜售手上花花绿绿的域外宝石,?既人不所动,有拉过一位蒙着面纱的胡女,拍着胡女丰满的臀部向几人炫耀身材是如何火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