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四十四节麦积山历险

第四十四节麦积山历险



    英雄无善类,尤其是身后这位。他老人家在战阵上三荡三决勇不可挡,这些年双手恐怕已经被血染成黑sè了吧。凤凰山一战单雄信宁死不降的三千手下就被这位善良的老人家一夜间埋入黄土,而后在埋尸体的大坑上跑马三天,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不给老单余孽一个怀念的机会。老程起这事都自愧不如。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牛魔王多运几斤粮食甘愿放下国公身份推独轮车。只是了少饿死几个人。这话听起来是一个悖论,可事实如此,老牛杀起人来会一丝不苟,救起人来也会全心全意。看来身边充满了变态,云烨很自己的将来担心。

    一路上走,一路上观风景,山崖翠碧,流瀑飞溅,古树虬根盘结,苍松不惧严寒,顶着寒风给云烨展现最美的古朴景致,在最美的最老的一株松树根上痛快地撒一泡尿,就权当给它的回礼。旺财就在一边偷看,看见云烨给别家送礼,作跟班自然不能落后,也痛快的尿一泡。正待跑云烨跟前报功不想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

    “滚远,没见到老夫又吃又喝的。”牛进达很不满意云烨这种煞风景的行。只是对云烨的无耻早就见怪不怪了,觉得旺财还有救,这才教训一下。

    “伯伯,咱们已经走了快二十天,想必离长安不远了吧?”五天前离开秦州时云烨很想去看看正在开凿的麦积山石窟。后世去晚了,好多佛头都被别人抢跑了,只留下枭首后的残躯摆在哪里受人膜拜。现在去想必还在,早早下手,这可是无价之宝啊,留着传家多好。后世砍佛头官府会砍你的头,代价太大,思前想后云烨才控制住想要弄一佛头回家的渴望。

    裴家老三与云烨共同在老牛手下受过大苦,自然相交莫逆,兄弟二人趁着大雾弥漫之际打着观摩石窟美景的机会潜上半山,看到后世被称散花楼的石窟,恨意大增,就是这该死的地方,相机被硬生生抢走,美其名曰:保护古迹人人有责,不许照相。相机到出门之后才还给自己,不得不感叹佛祖的伟大,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高档小rì制造的相机硬给变成国产相机。爱国你不能这么爱呀,多说两句就有膀大腰圆的保安带你去谈话。

    山壁上的八部天龙或娇媚,或峥狞,根镇压不住云烨的怒火,cāo起横刀就要找一个顺眼的下手,却听到一声暴喝:“住手,老程在一个老和尚的陪同下走过来,揪住正在仔细观摩飞天胸部的裴老三。老天爷,大将军怎吗会在这里?

    “见过大将军”。赶紧施礼,有外人在,不能喊伯伯。

    “汝二人所何来?何在佛门净地行此无礼之事?”老程与麦积山的檀印一向有旧,今rì大军路过麦积山,就在傍晚来找老和尚谈天,不想将云烨与裴老三抓个正着。

    “卑职见到这石摩崖刻jīng美异常,不得情不自禁,大将军请看这尊薄肉伎乐天,zìyóu飞旋于鲜花与湘云的虚空之,别出心裁独具一格的表现了轻盈优美,增加了流动感,真是美不胜收。”老僧连连点头,程咬金大有面子,云烨目瞪口呆,难道这四个人间只有老子是yín棍?明明看见这小子在很猥琐的抚摸雕塑胸部,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艺术欣赏?

    “你拿着刀在干什么?难道你想毁坏佛像?”老程又把目光盯向云烨问到。

    “下官怎敢生出如此歹意,只是眼见八部天龙个个杀气腾腾,仿佛要活过来择人而噬,下官是军人不得生起自保的心思,让大师见笑了”。老和尚呵呵大笑。

    “今rì傍晚老衲觉得有贵客登门,不想是两位小友,小友在八部天龙佛身面前有所感悟真是可喜可贺,八部天龙我佛家的护法天神,最是煞气凝重,小将军能有所感悟定是深有佛缘。“

    老和尚瘦了吧唧,筋骨却异常粗大,漆黑的双目嵌在深深眼窝,话语慈祥眼却无慈悲之意,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这老和尚不简单,装作被佛像艺术吸引,一一参观过去,老僧一一讲解,倒也淡的上学识渊博。云烨大谈炎帝故里定当香火鼎盛,人杰地灵千古以来就是一句恭维人的好话,果然,老僧眼寒意稍减,被猛兽盯上的感觉也消失无踪,兴奋之下走在前面口沫横飞的充当导游,什么“千佛廊,万佛堂,鹞子翻身牛儿堂。”哪穿越山鼻的小洞尚未开凿,云烨打死都不拉着铁链往过荡。天哪!天王早就站在牛背上了,不是说慢慢站上去的吗?你看把牛犊踩的,伸长脖子叫唤,力大无穷也不能这么糟蹋。转身要问老僧什么要开一个千年骗局?却看见老僧,老程,裴老三很奇怪的看着他,废话,你在别人家比主人还熟悉环境非jiān即盗啊!在老和尚的压力下云烨忘记了现在身处唐朝,不是车马簇簇的后世,尴尬的嘿嘿一笑。

    “这位小将军可是法华宗弟子?”妈的,老和尚眼又不怀好意了。

    “不是,我是恩师的弟子,不相信佛教,”

    "小将军果然深具佛缘,能够未识先通真是怪哉,千佛廊,万佛堂,鹞子翻身牛儿堂这句民谣甚是有趣,只是牛儿堂这名字是贫僧昨晚才厘定的尚未告诉任何人,不知小将军如何得知?”***你倒是早说啊,佛门充满慈眉善目的骗子,就连他的下属机构都不能相信,在后世被导游欺骗,现在碰到正主,你叫我怎么圆话?云烨在心怒吼。

    “偶然,偶然,可能与大师一时间心意相通之故。”这能这么讲,虽说与和尚心意相通有些恶心,此时却顾不得许多了。

    老僧轻哦一声便不再发问,云烨心也安定下来,几人又恢复先前的游人模样。

    用过简单的斋饭,品着放过各种古怪调料的怪味茶,其乐也融融。猛不防老僧又问云烨:“令师何方高人?贫僧也曾行脚天下说不定是故人。"

    云烨差点被茶水呛死:“家师自号逍遥子,不知大师可有耳闻?”

    老和尚摇摇头,似乎陷入沉思不再言语。

    程咬金与老僧告别,带着云烨和裴老三下了麦积山,在亲兵的簇拥下谈笑风生,一路和气。只是到了军营老程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下次在干这种没名堂的事看准了再下手,那檀印老僧乃是少林寺十八棍僧之首,据说一套棍法已达宗师之境,今rì如果老夫不在,你二人的狗腿不保啊。”说完笑呵呵的离去,留下二人长嘘一口气,后怕不已。那老和尚恐怖之斯。

    回想麦积山险遇,云烨就好奇不已,问过牛进达才知道。这檀印老僧在陛下还是秦王时就时常出入秦王府,陛下与皇后待之甚恭。惹了他不会有好下场。那裴家老三也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他爷爷是大名鼎鼎的裴寂,以老谋深算著称于大唐朝野,纵横大唐两代而圣眷不减。这样一说云烨就明白了,传说化名石之轩的家伙就是他爷爷?一代邪王啊,打不死,煮不烂,炒不熟的铜豌豆一颗。自己身边怎么全是这种厉害到变态的家伙?就算云烨知道的石之轩是小说里的人物,可是能拿到小说里YY的家伙,有几个是等闲之辈?算了,李二的朝堂那里是朝堂,简直就是变态集营。自己这样的小白珍惜生命还是远离的好。

    剩下的旅途就轻松很多,随着大军消耗粮食,独轮车上的粮食已经被清空了三分之一。再加之大军已快到陈仓也就是后世的宝鸡市。道路逐渐变得平坦,人烟也逐渐多起来,只是寒风凌冽,冬天到底来临了。

    云烨缩在马车上,全身裹满了各种皮裘,人臃肿的像一头熊。车外大军顶着风雪在驰道上行军,人人都成了雪人,只有呼出的白气,证明生机的存在。他们根不怕冷,皮裘上的铁甲依然铮铮作响。离家两载,在这个风雪交加的rì子踏上关土地,区区寒气不能不能阻挡他们回家的热情。

    “等待良人归来那一刻,眼泪你歌唱,”云烨脑海飘来这样一句歌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