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六节食不下咽

第六节食不下咽



    “天下太平?”

    李二陛下站在一棵脱光树叶的桐树下,嘴里玩味着左奎的这句话。百骑司关注着长安城里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云烨殴打贺老二这件事自然禀报了他。右手五指全部粉碎,胯下子孙根也成肉饼,毫无康复的希望,这自然是贺老二的伤情诊断。云烨出手的狠辣让李二陛下暗自皱眉,虽说那纨绔子品行不端,但是遭此重创确实属池鱼之灾,这小子在立威啊!

    明年七月预言的蝗灾就要到来,准与不准就是效验那位传说的高人是否存在的最好标尺。云烨是云氏族人已可确定,但是空白的十五年他在那里?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李二实在是不相信有隐居的如此彻底的高人,逍遥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比云烨更加神秘,任凭百骑司如何调查,竟无丝毫头绪。仿佛人世间陡然多出来两个人。无根无底无过往。

    李二发现自己这位蓝田侯满身秘密,这让他充满好奇,土豆的出现,段体之术的神奇,随手拈来的冶铁妙法,小小年纪在枯燥无味的算学领域轻松击败学富五车的黄志恩,就连刘怀也对那两幅算学图解惊天人,这算学一道自然超越了一代宗师的刘怀。学问作不了假,这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偷不来,抢不来。这些似乎已经可以确定逍遥子的存在,没有强大的传承,他不认仅靠云烨一人就可演算出如此复杂的图解,加上他师傅也是不够的。学问靠的是rì积月累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一两代人也起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他自己就是学问大家,这道理无需问别人,求学之苦李二感同身受。

    明rì大朝会云烨就会上殿亲自向朝廷谢恩,朕就看看你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何以搅乱朕的心思。

    旺财咬着云烨的衣角恋恋不舍,它很不习惯现在的状态,顶瓜皮上扎一只冲天小辫,后颈的鬃毛也挽成一个个的小髻,身上的防寒的裹肚也换成绣花的锦缎,两天见不到云烨很是想念。更何况家里几个小小的人整天缠着自己,在身上爬上爬下,要不是昨天咬了青衣的家伙被老大责罚过,自是不能容忍这几个小人sāo扰自己。

    把脸贴在旺财的长脸上亲昵一会,吩咐下人倒一碗米酒喂旺财喝,果然一醉解千愁,旺财烦恼尽去,打着响鼻迈着八字步回马棚里去了。

    云烨要把家里吃饭的案几换成巨大的圆桌,顺便打造些椅子,一想到老程,老牛的xìng子就吩咐多打造了两套,免得他们上门来抢。他实在是受够了跪坐这一酷刑,所以画了图形甩给家里的木匠,要求越快越好,木匠拿了图形看不懂,解释好半天才模模糊糊弄个半懂,见云烨满脸的不耐烦,也不敢再问,跪在地上发誓赌咒绝不外传云云。老夫人站在身后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好不容易听懂了,脸sè一变劈手从木匠手里夺过图纸,一指头点在云烨脑门上,满脸看败家子的神sè

    "要家具祖母吩咐木匠做,以后不许随便乱画图,画了的图也要交给祖母收起来,敢给不相干的人试试”说完丫鬟搀扶着带着木匠去了侧厅。

    这才是云家女主人的风采,只要云烨没成亲,府里她老人家说了算。

    “以后要当心,侯爷脾气不好,”

    “不是吧,侯爷挺和气的,今天我给侯爷上茶,还对我笑来着。”

    “那是不发脾气的时候,没见内府那谁家的败家子被侯爷打成残废,”

    "那是他惹了侯爷,侯爷是军伍上的人,火气上来那还有好?”

    “那是咱侯爷忍住了气,这才把他那啥都弄碎了,要不然,哼哼”

    丫鬟甲和丫鬟乙的谈话被躺在窗户旁矮榻上的云烨听了个正着,嘴角往上一,看来自己这个混不吝的名声算是传出去了,很羡慕程咬金,朝堂上撒泼耍横惯了,别人也就认他也就能带带兵打打仗,只要不惹他,与自家无害,犯不着去捅他这个马蜂窝。自自在在活了百岁,死后的封长寿鲁王,富贵一生,长寿一生,历经四帝而不倒,可谓是官场的奇葩。转头看看官场奋勇拼杀的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人的下场,自杀的自杀,抄家的抄家,灭族的灭族,鞭尸的鞭尸。这些在云烨眼里全是大神级人物都不免下场悲凉,自己这个官场小白还是缩进脑袋老老实实当自己的乌龟,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经。明rì大朝会能不出头就不出头,弄一个品级高,责任少,不管事的清闲职位。好好把这辈子混过去拉倒。

    饭食不可口,家里的饭菜还没有军可口,除了肉就是干菜,要嘛就是豆腐,一点绿菜都见不着,汤汤水水一桌子,小丫头吃的汤水淋漓,很是开心,云烨就可怜了,一筷子,一筷子的吃米饭,菜是一口都不动。前天晚上回家的宴席因心里高兴就是吃木头也觉得香甜。看着老夫人特地给自己煮的肥鸡,云烨强忍着喝了一碗汤,就放下筷子。老夫人担忧的看着他把鸡腿撕下来放在大丫小丫的饭盘里,又扯下鸡翅给了小南小北,把剩下的鸡肉分给几个年幼的妹妹,自己用咸菜拌米饭三两口吞进肚子一抹嘴用饭完毕。

    “烨儿,你吃不惯家里的饭食?”老夫人观察他两天了,见他总是只吃米饭,连面食都不吃,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

    见全家都放下筷子看着自己,大丫溜着鸡腿又放在云烨的饭盘里:"哥哥,大丫不吃鸡腿,哥哥吃。”

    云烨亲亲大丫满是饭粒的小脸,又把鸡腿放回流口水的大丫盘子里,

    “哥哥毛病多,大丫要多吃才能长高,哥哥是好吃的吃多了,贯下的臭毛病,可不敢学哥哥,要不然就不乖了。”大丫这才抱着鸡腿撕咬起来。

    堂堂侯府一只少盐没味的鸡就推来让去,这多少让云烨有些心酸

    “明rì晚饭我来做,咱全家也尝尝我和恩师平rì里的饭食,也给大家解解馋。”

    "这话一出口,负责厨房的婶婶顿时低下头,巴拉巴拉流眼泪。云烨最怕女人哭了,因一哭起来就像连yīn雨没完没了,让人怒火万丈又发作不得。急忙劝解,又是解释,又是赔罪,又是赌咒发誓这才让连yīn雨止住。

    “王氏,你就让烨儿明rì做一回,你在一旁学着,学会不就好了,我听程夫人说,程公爷爷对烨儿做的饭菜赞不绝口,老身也想尝尝到底怎么个美味让公爷念念不忘。”老夫人发话了,婶婶自然从善如流不再劝云烨了。

    “你们明天留着肚子等我从宫里回来,给你们做一顿难忘的美味佳肴,”到吃云烨还是很有把握的。

    “我从小被师傅抱着就吃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说句不敬师长的话,他老人家就是一位好嘴的,所谓食不厌jīng,脍不厌细,寻常吃食哪里入得了他老人家法眼,西域的烤全羊,大食的烤肉串,都被师傅定粗粝之食。化外之民哪里知道我天朝饮食之jīng美,光鸡肉就有数十种做法,煎,烤,炖,煮,油炸,他老人家甚至用一团泥巴几张荷叶就能做出美味绝伦的叫化鸡。人人看不起,认肮脏的猪肉在他手上都能变出数十道大餐。后来我长大了,师傅就不再自己动手,食用都是我经手,再说我没学到师傅浩如烟海的学问,却把做饭的事学了个十成十,连师傅都说我是天生的吃货。”云烨慢慢把自己的过往灌输给全家,这不是欺骗,的是彻底融入这个家庭。于是后世的各种食物源源不断的出现在全家人的脑海里。

    几个小丫头口水流的哗哗的,满脸神往,老夫人笑眯眯的听着云烨略带自嘲的说讲,就连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的婶婶也是听得入神。

    云烨暗暗一笑,随即说起域外的绮丽风光,奇风怪俗,就一个各种颜sè的人就让大家张大嘴巴。

    “哥哥,那非洲人真的是黑sè的吗?比炭还黑?”润娘看看盆子里的木炭问哥哥。

    “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都是黑的,掉木炭堆里不张嘴你就找不出来,再说,长安城里可能就有黑人,不过他们叫昆仑奴,有机会带你去见识一下。”

    眼见天sè渐暗,左武卫点卯的时辰就要到了,云烨正打算动身却见庄三停来报,程大将军特许云烨明rì早朝再与队伍会和。小丫见哥哥不用离开,扑到云烨身上不下来,全家老小也全是欢喜之sè。

    她们开始接受我了,云烨这样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