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十八节九衣

第十八节九衣



    长孙冲,李怀仁,程处默联袂拜访,每人拖一车礼物,知道云烨的脾xìng,什么药材,锦缎,字画,房四宝一样没带。巨大的珊瑚,整块的玉石,两个人才能搬起来的玛瑙,看的云烨心花怒放,对吗,这才是看病人的样子,看到这些病就好了一大半。不像李承乾给弄过来两大箱子书,说是病人多看书有利于身体康复,书印的乌七八糟不说,还有脸说这是皇宫珍藏,自己费了老大劲才弄出来。没给好脸sè,但是李承乾是一个自来熟的贱人,仗着自己太子的身份在云府大肆搜刮。平rì里把家看的比大牢还严实的老nǎinǎi竟然满脸笑容的鼓励太子殿下多拿些,什么新造的桌椅,新打造的铁炉子,铁锅,刚刚找铜匠新打的火锅也被打包带走。云烨急得直跳脚大冷天原打算弄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暖和一下身子这下全完了。后天就是新年,现找铜匠也来不及了,这就是两胳膊还吊着,要不然早抄家伙了。看到云烨屋子里一木盘豌豆芽长得旺盛,顺手塞随从手里,说是大冬天里还有绿菜,没见过这么鲜嫩的,带回去给母后尝尝。云烨闭上眼睛眼不见净。老nǎinǎi恭恭敬敬的请李承乾到了前厅。厨子在宫里侍卫的监督下战战兢兢的用最大能力做了一桌子菜,红烧肉,糖醋排骨,炖猪手,凉拌豆芽,红肠也用油煎了,萝卜丝切得匀称,再配上蒜苗用麻油一泼,蒜香扑鼻,酸甜可口。堂堂太子殿下吃的连叫花子都不如。完了剔着牙强抢走了手艺最好的厨娘,弄得家里的厨子眼泪汪汪。

    瘟神难打发,临出门这家伙拍着云烨胳膊说要好好养病,他在宫里等着兄弟共同求学,完全无视疼得咬牙切齿的云烨,排开太子仪仗满载而归。

    丢人事在兄弟们面前一说就变成趣事,哈哈笑完之后就说,得知兄弟受伤来的急午饭都没吃,打算叨扰一顿,顺便连晚饭一起解决。

    云府的饭食是不会让他们失望的,酒一口没动,菜吃得jīng光,一人给家里打包一份说是要孝敬老子,老娘。打发走仆役,已是华灯初上。哥四个坐在前厅喝茶,聊天,不觉就聊到了陇右见过的胡人,气氛顿时热烈,撵走伺候的丫鬟。客厅就变成sè狼天下,rǔ波起浪,臀影飘飞。长孙冲狼嚎几声,哥四个默契的往外走,话说云烨早就想见识一下长安的红灯区——平康坊。

    受了伤骑不了马,四个人挤上长孙冲的马车连骂带踹的催促马夫快马加鞭,马车在朱雀大街飞奔,路人急忙闪避,巡夜的官差连问都不敢问,长孙家的马车,躲还来不及谁有胆子去问?

    好名字,燕来楼,四层的木质结构楼房灯火辉煌,人头涌涌,人未到脂粉香气随风迎客,俩伴当吆喝一声清开一条路。四位大爷大摇大晃的走进燕来楼,虽说有一位吊着两胳膊有些难看,但是谁规定伤残人士不准逛青楼的?再说了,逛青楼一定要用手吗?

    古往今来只要是青楼就一定会有一位识情知趣的老鸨子,果不其然,人还没进门槛,一个糯软的声音就先传过来,

    “呀呀呀,我说今天喜鹊怎么叫个不停,婷芳姑娘怎么也不肯下楼接客,原来是长孙公子到了,可是有些rì子没来了,我那女儿可是天天以泪洗面啊."

    长孙冲笑的极其嚣张,伸手就搂住一位飘过来的妇人,年纪也不大也就二十来岁,面目也就算清秀,抵挡着长孙冲的咸猪手,眼睛骨碌碌的在其他三人身上瞅。

    “别问,和少爷同来的就不是普通人,找几个黄花闺女,再把婷芳给老子招来,酒菜招呼周到,其他不用你管,”说完,一颗龙眼大的珍珠就飞进妇人深深的rǔ沟不见了。

    李怀仁口水都流出来了,进了楼眼睛都不会眨了,这混蛋是一个纯粹的食肉动物,看女人根不看脸,只看胸部。老鸨子故意挺挺胸让那一对胸器更显雄伟。李怀仁眼看着就要扑过去,程处默连忙拉住,别给哥四个丢人,美女还没看到就先折的老鸨子手上。

    “哈,坏人,想当年哥哥我的童子身就交给了窈娘,三年后你也扛不住啊!”说完一脸的沧桑,手却趁机摸向窈娘高耸的rǔ峰。

    老鸨子一扭身闪过,动作极娴熟,显然平时常练。

    “四位公子请随奴家到楼上雅间。”长长的裙裾拖在地上,见不到腿脚,只觉得她是在地板上漂。待到上楼梯,腰胯扭动的似有韵律,宛如舞蹈一般,长孙冲总是用手去抓,却总是抓不着。李怀仁盯着圆圆的臀部不眨眼,程处默似乎对上了年纪的妇人不感兴趣,边走边和云烨聊天,至于云烨吗,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小儿科,前世在仓井,小濑等老师的谆谆教诲之下早对一般俗物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不就是一个有几分姿sè的女人吗,坏人至于迷恋至此?

    年人的心思,少年人的皮囊,如今乍入花丛早没了当年坐马路牙子上冲美女吹口哨的兴致。四五十平米的雅间地上铺着西域地毯,墙上挂着织花壁毯,间一个巨大的铜质煤炉烧的屋子里温暖如chūn,踩在地毯上能没脚踝,绵软轻柔的如处云端。糖果盒一般jīng致,让人有沉入温柔乡不再醒来的yù望。

    坐在绵软的案几后,看着案几上几种jīng美的点心云烨觉得自己没法做出来。香甜的哈密瓜也不知是如何留存到现在的,顿生食之而后快的心思。窈娘轻施一礼:“四位公子身份高贵奴家不敢动问姓名,今rì奴家女儿九衣新出行,还请四位公子捧场,奴家感激不尽。”

    长孙冲笑着接话:“我你是认得的,指着李怀仁说他是李七郎,这是程三,至于手上有伤的你叫他云一就好。”

    重新见礼之后,窈娘半跪在地毯上,拾起桌上的金杵敲响矮几上的金钟,随着钟声袅袅,内壁上的几幅仕女图顷刻间翻转,几位怀抱乐器的乐娘鱼贯而出,边走边轻轻弹奏乐器。待至案几前已成前三后四的舞阵,琵琶作裂帛一声,乐声大作,众舞娘或作飞天状,或单腿dúlì,**的足腕绑着白sè的银铃,一抬腿,一移步铃声清脆,竟然穿透叮咚作响的琵琶声平地里生出几分活泼,随着敲手鼓的舞娘开始旋转,铃声愈发的激烈,间杂琵琶的长滑音,宛如急风吹过檐角,惹得铃铛乱响,又仿佛急切盼望归人的怨妇的杂乱心思。四位sè狼仿佛已经忘记来此的目的,满眼只见长裾飘飘,彩衣飞舞,嫩藕般的手臂急促的拨动各种乐器。这就是古代的热舞吗?云烨看的目驰神炫。鼓声骤歇,似急雨远去万物重归寂静。七位舞娘拜伏于地,旁边放着各自的乐器,只有背部起伏不定,刚才的舞蹈是极费体力的。

    云烨手不方便,吩咐旁边不知何时进来的歌姬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里面有一些宝石,让歌姬掏出一粒放在窈娘捧着的银盘里。程处默,李怀仁也有赏赐,窈娘笑的脸若桃花,一场舞蹈就赏下了几十贯,难得碰上这样的豪客,看他们年纪轻轻却出手不凡也不知是哪家的豪门子弟。

    舞娘拜谢之后退下。一个唇红齿白的白衣童子手牵着一根盲杖,一个身材高大的盲人背负着琴囊从门外进来,拱手施礼后在童子的帮助下坐在墙角,支好琴案,一张外表斑驳不堪的古琴被放在琴案上。

    古朴的琴音响起,没有了刚才的热闹,半天才弹一下琴弦,琴音嗡嗡未绝,一个凄婉柔美的声音自屏风里传出,歌声悠扬,如诉如怨:“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