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二十一节投降是一种习惯

第二十一节投降是一种习惯



    节rì自然是热闹的,长安城从今天到十五一直会金吾不禁。上龙坡上有无数的人在遥祭祖宗,远远望去满坡的的烛火与星斗相接蔚壮观。或许这是天人之间最近的距离了吧。

    一直以来云烨都以一种局外人的态度来看待大唐的一切,将自己置于先知的地位,就仿佛穿越在一部非常真实,又非常漫长的历史长剧,知道李二的死期,知道皇后的死期,知道李承乾必然的结局,所以对皇家没有敬畏感。如今,梦境照进了现实,剧的人物忽然对自己产生了威胁,这就让云烨茫然间不知所措。有些怪自己,明知道李二两口子就没一个好对付的,自己还招惹,这和老虎头上拍苍蝇有什么区别?如果硬要说有区别,那就是自己拍的不是老虎,而是两只霸王龙。老程说的对啊,入世就要有入世的样子,不要人入了世,心思还是世外的一套,迟早要吃亏,还是大亏。太jīng辟了,粗头粗脸的老程才是真正的智者。老nǎinǎi非常舍不得现在的生活,既有面子,又可光宗耀祖,磕破头也求不来的好光景谁能舍得?云烨明白只要自己舍弃尊严,抛弃骄傲,凭自己的xìng子一定能讨好长孙皇后,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唐臣子,这种幸福的生活就会一直延续下去,甚至更加幸福也不是不可能。

    坚持自己的尊严?坚持自己的骄傲?封建社会不存在这些东西,家天下的制度注定永远有一个人站在你的头顶吆五喝六。除非你干掉他。无论是历史上,还是演义里李二都是响当当的猪脚,千古一帝的名声不是白来的。造他的反,纯属活腻了。

    花园里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枯叶的沙沙声,天上没有月亮,幕布一样的天空缀满宝石,一闪一闪的,像是在对你眨眼。弄不下来啊!离着数百万光年呢。每到三十,初一,月亮就把黑暗的屁股对着地球,腆着脸对太阳献媚。我该不该向那只金凤凰献媚?虽然听老nǎinǎi说那只凤凰长得极美,云烨也不想低下自己的头。来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自己唯一能拥有的就是自己的jīng神。毛太祖说过,人是要有一点jīng神的,遵从他老人家的遗训,云烨想保有自己的jīng神世界不被封建主义占领。云烨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跑马。

    小丫吃力的抱着一件大氅从月亮门溜进来,她在门外面偷看好久了,哥哥一个人坐在秋千架上发呆。nǎinǎi不让她进去打扰,哥哥冷的在发抖,不知犯了什么错,被nǎinǎi罚。她偷偷抱了哥哥的大氅子给哥哥送来,但愿不要被nǎinǎi看见。小丫头这样想。

    云烨没有发现小丫,只是沉浸在胡思乱想的可怕场景里,方孝孺倒是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在面对明成祖朱棣要诛他九族的威胁,他强硬的说:“你诛我十族又如何。”气节坚挺,立场坚定,所以一千三百余人随他奔赴黄泉。坚持自己的骄傲,坚持自己的意志要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小丫够不着他的肩膀,就把氅子盖在云烨腿上,她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小动作彻底毁了云烨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心。拿全家做赌注,这是脑残行,不要说全家,就是拿小丫的一根毛发来赌,也是不可饶恕的。装狗熊就装狗熊,小丫装乌龟都没问题。

    披上氅子把小丫头抱在怀里,紧紧裹住。心里的烦恼早抛到脑后,兄妹俩坐在秋千架上轻轻摇晃。

    “哥哥你做错事了吗?”

    “哥哥做错事了,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心思看得比天还大,现在没关系了,烦人的事没了,抱紧,我俩荡秋千。"

    听着传来的笑声,老nǎinǎi紧绷着的心放松下来,小烨子终于跨过了那条心坎。双手合十虔诚的向佛祖祈祷,小烨子再也不要有这样的煎熬。

    子夜的钟声敲响了,贞观三年到来了。

    云烨决定妥协,向该死的封建王朝妥协,虽然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在后世也没有多少尊严,但是一到唐朝尊严就变的格外重要,难怪说国人一个人是龙,三个人就变成虫了,他有切身的体会。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就是老程家的门风。太阳刚刚升起,酒宴就进入高cháo,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带着三个儿子陪一大早上门拜年的云烨,程处默,程处亮,程处弼,年龄分别是,十八,十五,十四,三条好汉,三条酒鬼。平底瓷碗装满三勒浆一仰脖就灌下去了,呼出一口酒气,一寸见方的红烧肉塞嘴里嚼都不嚼就下了肚。

    "你小子就是瞎cāo心,早叫你多蒸些好酒出来,你就是不肯,灾民有皇上cāo心,你紧张个什么劲。现在家里只有三勒浆能勉强下肚,想想就晦气。”老程边喝酒边数落云烨。

    “伯伯,那白酒极度耗费粮食,三斤粮食才能蒸出一斤酒,也知道,小侄这回可是拿命当赌注压在我师父的一句话上了,要是明年真的有蝗灾,多留一口粮食说不定就能多救一条命。”

    "皇后娘娘要亲自教导你,你小子好大的面子,朝堂上传遍了,弄的议论纷纷,要不是陛下乾纲独断下令不许多嘴,早有令官上参奏你了。怎么样?一当官就处在风眼上,被油煎的感觉如何?”老程幸灾乐祸的口吻。

    ‘关小侄何事,是皇后要管教我,又不是我上杆子求来的,参我干什么。云家小门小户的经不起折腾。”这事一起来就火大。

    “呀?还抖起来了,皇后是一国之母看得起你,怕你误入歧途把一个好好的奇才毁了这才要亲自管教,给你脸还不赶快兜着,当你是什么东西?这满天下奇才,怪才多了,什么就你有这机会,别人就得窝在草棚子里吃糠喝稀?国朝从没有的好事落你头上还不赶快谢恩,跑我这里混吃喝,收起你高人子弟的嘴脸,老老实实去就学,娘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对的是对的,错的还是对的,知道吗?”

    云烨发现任何人只要投降一次,慢慢就会成一种习惯,昨晚和nǎinǎi说起来满肚子的不认同,今天老程骂骂咧咧硬逼着投降心里却没有一丝逆反。云烨知道自己天生就不是干大事的料,暂且在这封建主义大家庭胡混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