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三十一节简单中的不简单

第三十一节简单中的不简单



    小铃铛带走了云烨拿来的食盒,并带走了云烨关于昨天失礼的歉意。

    铃铛对云烨充满了好感,觉得这个读书的相公人很好,不但让自己偷吃不告诉别人,还主动背黑锅,今天的鱼脍真是好吃啊!

    目送小宫女离开,云烨笑的很贱,甚至有那么一丝yīn险。征服一个人从她的胃开始不失一个好办法,这一条不但适用于男人,也适用于女人。华五千年总结出的美食经验它的战斗力总是那么强悍,云烨坚信,自己做的家常菜一定会征服李安澜的胃。

    李承乾顺着云烨的目光看,只看见几株苍劲的老松,不明白他什么发癔症。挠挠头就不理会他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进食。他总感到今天的饭食少了许多,而他又比较饿,皇家每个人的饭食是有定量的,不是传说每餐大鱼大肉的随便糟蹋,宫里侍女或许有偷吃的,但是绝不敢偷吃我堂堂太子的饭食,那会送命的。云烨的盘子里堆得高高的,比他的两份还多,不用说了,就是这个家伙把我的饭菜弄到他自己盘子里的。有些悲愤,又有些无奈,一位国侯偷帝国继承人的饭食传出去会让老百姓笑死,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李承乾只有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同时决定饭后云烨如果不把自己的肚子喂饱就告诉安澜云烨其实是一个恶棍。

    没等到吃饭就有内侍赶来说娘娘宣太子和蓝田侯到甘露殿见驾。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甘露殿是皇上的书房,在哪见面岂不是要面对历史上最恐怖的两口子?难道说与今早见到的那个六品官窦忠有关?我又不是你朝管事的大臣,我只是一混俸禄的小人物,有事你找房玄龄,杜如晦啊,鼎鼎大名的房谋杜断你不找,那我开什么心。云烨心腹诽,脚下不敢有一丝缓慢。李承乾yīn险的笑着在前面开路,他喜欢看到云烨在他老爹老娘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

    甘露殿里也盘着一个大炕,竹编的席子上面铺着厚厚的毡子,再来两层毛绒绒的毯子,人一坐会陷下去半个屁股。李二面前一个一米见方的方桌,上面摆着五六道菜。云烨看着眼熟,一道毛氏红烧肉,一道竹笋木耳肉丝,一碗倒扣在盘子里红sè肉皮朝上的干菜扣肉,再加一道黄豆炖猪蹄。只是那道叫化鸡哪里去了?糟了,这不就是昨晚自己jīng心制作的六道菜的五道吗?不是让铃铛给李安澜送去了吗?怎么会在李二的餐桌上?

    “是不是有些眼熟?”李二挖一勺子猪蹄汤里的黄豆塞嘴里细嚼慢咽,看来是吃家,猪蹄汤里的黄豆味道最是醇厚,猪蹄的jīng华全在里面,咬一口绵软松香,他一下子就找了准命门下手。

    “小臣昨rì无意对公主无礼,回到家悔恨万分,不知如何赔罪,家里四壁空空,唯有一手厨艺还拿的出手,就做了几道菜送给安澜公主,希望可以平息她的怒火,也能减轻臣心的愧疚。”

    “不错,假话说的有水准,不愧是世外高人的弟子,无缘无故送美食于宫这道罪名算你脱罪了,这东西你又如何解释?”李二从炕上抓起一个银饼子扔过来,五两的,上面云府秘制的铭清晰可辨。

    长孙皇后坐旁边给李二布菜,根视云烨如无物,夹了一筷子竹笋木耳肉丝放到李二的饭盘里说:“尝尝这道菜,十分的劲道,大冬天的也亏他能找来新鲜的笋子。”

    强盗啊!我送给你女儿的菜,看太监没根没底的可怜打赏了几两银子都被你们夫妇掠夺,没天理啊,我给宫里送吃的,还是美食啊,怎么就犯了王法,这还有说理的地方吗?转眼一想,这不是后世,貌似李二陛下的话就是王法,现在还真没有说理的地方。贿赂太监打听李安澜的事还得解释。

    “臣今早不到四更天就起身了,唯恐公主怪罪,遇到领路的内侍就多打听了几句安澜公主的喜好,准备投其所好,不想陛下明见万里,小臣一点龌龊心思都逃不过陛下法眼,请陛下恕罪。”

    “父皇,蓝田侯昨rì无意冒犯了安澜姐姐悔恨不已,昨rì在孩儿宫里就说要赔罪,向内侍打听姐姐喜好也是有的,请父皇念在他一片诚心的份上饶他一次。”李承乾到底是好兄弟啊,虽然平rì里有些无耻,紧要关头上,还是兄弟靠得住。

    俩唐朝最大的地主地主婆看都没看地上站着哥俩,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的十分惬意,一边吃一边品评云烨的手艺。李二似乎对于猪肉很是意,一大片扣肉嚼在嘴里不停地点头。看气氛有些缓和,云烨就大着胆子一一介绍每样菜的特点。长孙皇后听的很仔细,偶尔还问几句。云烨李承乾暗暗相视一笑,看来今天可以混过去了。

    “你与你师傅情同父子,何将他遗骨化灰烬,且撒入大河,给后人连个祭拜的余地都不留?”李二酒足饭饱,漱了口,饮了一口茶水问云烨。

    "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师傅常说既然赤条条的来,就一定要赤条条的去,我已长大,师傅在人世间最后的一点牵挂都没了,小臣遵照他的遗嘱让他归于天地,影像留在我的心间。”早准备好了答案,就知道他会问。

    “这倒是高人行径,走的干净彻底,不留一点后患。今天你老实告诉朕,白玉京是怎样的存在,会不会对我大唐造成威胁,如今你也是大唐一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慎重回答。”李二在云烨面前第一次站在同伙的立场上谈话。

    “陛下完全可以认白玉京与东海龙宫,九霄之上的凌霄宝殿是一样的东西,就小臣猜测,白玉京是一种jīng神境界,而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有人曾经飞到九天之上,白云之间也没发现有神仙跑来跑去,西王母的天池就在昆仑山上,花几年时间就会到达,上面除了冰雪就是一个大湖,冷得要死,气都喘不过来,小臣就不相信有什么东西可以常年在那种环境里常年生存,什么四时不谢之花,连杂草都没几根。想起来小臣就后悔去哪里玩。”云烨心暗笑,天池,我去过三个,东北的火山湖,天山的天池,再加上xīzàng的天池,说实话,如果去掉各种旅游设施,就他娘的纯粹是蛮荒之地,爬山爬的脚都没知觉,跑上去看一眼蓝sè的湖泊亏大了。下了山还嘴硬,按照自己想象的美景给别人一顿胡吹,自己吃了亏就不想别人好过。我一哥们就是被我忽悠去的,回来差点掐死我。等别人问起这趟旅游收获时,他满脸陶醉的形容,让我深恨自己语言的匮乏。

    李二全家三口现在的表情就很像我上课回答不出问题时的样子,茫然,瞪着一双无知的眼睛发愣。

    “人可以在天上飞?你去过西王母的天池?”很好,云烨发现自己是一个转移话题的高手,一下子就从师傅哪去了这个话题转移到人能不能飞这个简单的科普问题,轻咳两声,一副博物馆解说员的姿态,让李家三口肃然起敬。

    “陛下见过孔明灯吗?”

    “那是祈福用的,朕当然见过,说人飞天这回事,不要东拉西扯。”李二脸有些抽抽。

    “陛下,那人就是坐着孔明灯飞上天的,”

    "胡说八道,谁家的孔明灯可以带着人飞天的。”李二蹭的一声就从炕上蹿下来,凶恶的眼神死死盯着云烨看,如果不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云烨今天就会死的比猪还难看。

    “陛下莫恼听小臣把话说完。看两尺见方的孔明灯可以把蜡烛或者火棉带上高空是把?”

    “这话没错,孩儿去年就放过一个三尺大小的孔明灯,连油盏都带跑了,那油盏足有三两。”李承乾在旁边帮腔。

    “多谢太子殿下,说的不错,三尺的孔明灯既然可以带起三两重的物体,那么比它大十倍的孔明灯岂不是可以带起十倍的重量?如果再加大火力,一个三十尺的圆球带起一个重百十斤的人岂不是轻而易举?小臣就坐过这东西,下面用猛火油喷出火焰,把热气往大球里吹。人坐在竹编的大筐里,随风在天空飘荡,云彩全是水汽,穿过云彩人都湿透了,天上好冷,大夏天得穿皮裘才能挺得住。地上的人,都变成蚂蚁大小,城池就像炕桌大小。陛下如果喜欢等小臣找到合用的棉布咱也造一个。”唐代没有化纤,不知道有没有即结实,又密封还得防火的材料。

    李二陛下坐回炕上盘着腿,他脑海里正在大起波澜,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就没有人尝试过?从三国诸葛孔明发明孔明灯以来已经快四百年了,就没有一个人这么想过吗?飞天啊!这是何等的壮举,就算有危险,在这么大的名利诱惑下就没有一个死士吗?难道说真如程咬金说云烨的话,这是一个极聪明的小子,我大唐不是没有这样聪明的少年,甚至有些还要超过云烨,可什么他的奇思妙想就能层出不穷呢?简单的制盐妙法,简单的炒钢,简单的夺血续命,简单的铁炉子竟然造就了一个产业,简单的蜂窝煤,加上黄土就变成烧柴,就连今rì简单到被大唐上流人士遗忘的猪肉也会如此美味。我大唐这样简单的做法太少了,如果有百十个云烨大唐会变成什么样子?把简单变成不简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这需要怎样玲珑的心肝,这是一个怎样的怪胎啊!

    李二大受打击,多年养成的高傲xìng格在云烨面前一败涂地,他没心思追究云烨贿赂内侍的问题,也没心思追究云烨要泡她女儿的事,现在只想静静的理一理思路,重新树立自己高高在上的心态,没有这种心态是做不好皇帝的。他挥挥手让云烨和太子退下,自己躺在炕上一言不发。

    长孙皇后把刚才的情形都看在眼里,温柔的给李二揉按太阳穴,等待自己的丈夫理清楚思路,重新变成高高在上的帝王。

    “观音婢,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是我们太蠢还是这小子太聪明?”李二纳闷的问皇后。

    “二哥,你想差了,那小子从小就在一群怪人长大,或许说他从小就在一群高人长大,见多识广,再加之从小受到的教育与成乾他们完全不同,听程咬金说,他学习的不仅有算学,还有恪物,他叫物理,还有几何,还有几种妾身都不明白的课业。甚至于连胡说八道也是课业,有超出常人的心思也就不足奇了。不过妾身一点都不担心他会出格。”皇后的一席话让李二jīng神一振,咬牙切齿的说:“小子,想娶我女儿,没那么简单。”

    这是今天最大的能力了,云烨在这里跪求收藏,十万点击不到两千收藏太惨了,求兄弟姐妹们帮帮忙,再次感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