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天 > 第五十八章 潇洒老白 一

第五十八章 潇洒老白 一

readx();    纵马一跑上官道,也不嫌马匹的脚力慢给扔掉,因为正要借此慢慢恢复一下消耗的法力。

    摸出一粒消耗过半的米粒之珠在衣服上擦了擦,放在嘴边又有点舍不得,不过最后还是纳入嘴中,运功炼化。

    没什么东西比愿力珠恢复法力的效果更好,比那些修真门派搜罗的乱七八糟东西炼制的丹药好多了。

    尤其是恢复法力的速度,更不是丹药能比的,所以不少修士都会留上一颗愿力珠傍身,以备不时之需来恢复法力。

    不过舍得用愿力珠来恢复法力的修士,都不是一般的修士,对苗毅这种绝大多数的底层修士来说,使用愿力珠恢复法力太奢侈了,留着提高修为多好啊。

    但是今天大丰收的苗毅决定奢侈一把,至少得尝尝用愿力珠恢复法力的滋味吧,也可以说是累积点使用经验。

    两个时辰后,吐出嘴中愿力珠的苗毅拿在手中看了看,一脸的惊讶,没想到愿力珠恢复法力的速度这么快,才两个时辰就将自己消耗得差不多的法力给恢复了过来,平常打坐恢复得好几天。

    体会到这玩意的好处后,苗毅有点念念不忘了,用过好东西,谁还愿意用差的。

    他决定了,自己也得留一颗防身,以备不时之需,反正一颗米粒之珠对自己目前的修为来说,可以用好多次。

    小心收好小小愿力珠,苗毅看看四周辨明了方位,勒停坐骑跳了下来,在马匹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

    那匹马吃痛发出嘶鸣,在月色下扬蹄飞奔而去。

    这只马他不要了,如此慢的脚力对他没用处,放生,谁捡到算谁的。

    而苗毅则迅速飞身飘向了山林,一路飞跃在山林树梢的上方,赶往长丰洞方向。

    他这种驰行方式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飞了,但是只有修士自己明白,这哪算什么飞,顶多算漂浮加前行动力,之前老板娘他们的那种在夜空眨眼而过的方式才真的叫飞行。

    摸到离长丰洞不远的地方,他便不再靠近,长丰洞还有修士留守。

    苗毅站在树梢上,捂住嘴巴‘呜呜’两声,学起了夜枭的鸣叫。

    没等一会儿,一条黑影在山林中风驰电掣而来,跑到树下抬头‘希律律’一声,正是黑炭闻声而来。

    苗毅嘿嘿一笑,发现这厮果然聪明,知道自己在召唤它,飞身而下落在了它的身上。

    “还是你一身肥肉骑着舒服。”苗毅呵呵一声,伸手拍了拍它。

    两条肉须从黑炭的鬃毛中弹出,吸附在了苗毅的大腿上,感受到了苗毅的心意,立刻调转方向快速翻山越岭而去。

    此去方向,不是南宣府,而是长丰城,苗毅这家伙挺记仇。

    既然来了,当初那两个差点弄死自己的黄保长和赵行梧他就没打算放过,尤其是黄家,不单单是差点弄死自己,更重要的是欺负了自己兄妹那么多年,他准备了结这段恩怨,免得老是有心理阴影,影响自己修行。

    对他来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报不了仇的人是没能耐。

    疾驰在官道上,就在快要接近长丰城的时候,他与一骑马之人迅速擦身而过。

    风驰电掣中的苗毅一愣,坐下黑炭迅速停下,调头回奔。

    和那骑马之人撞面后,双双勒停坐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对面的马匹上一名书生模样打扮的人,一身白长衫,两缕白发垂胸,素青披风轻轻飘荡在身后,那风华绝代的容貌和气度在月色下也掩饰不住。

    苗毅惊讶一声道:“老白!”

    这人正是老白,持缰端坐,看着苗毅微微一笑道:“怎么是你?”

    苗毅翻身跳下,手中银枪往地上一插。

    老白也云淡风轻地下了马,苗毅张开双臂直接就是一个熊抱,抱着老白转了两个圈才放下,惊喜不已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白依旧是那副任何时候遇事都从从容容淡定得不行的样子,微笑道:“想要去万丈红尘办点事情。”

    “去万丈红尘?”苗毅目瞪口呆,狐疑道:“办什么事情?”

    老白轻笑道:“当年大仙曾留下一点奇门异法,我想去万丈红尘践行,看是否能如愿。”

    又是那大仙,苗毅稀奇道:“什么情况,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老白云淡风轻道:“试试能不能把冥螳螂给引出来,向冥螳螂借点东西,做点尝试。”

    “……”苗毅噎住,人家避之不及的东西,这货竟然想引出来,还想找那怪物借点东西?

    他还真羡慕老白那任何时候都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气度,区区凡人一个,竟然连这么恐怖的事情都当玩一样。

    苗毅有点哭笑不得道:“你准备找冥螳螂借什么东西?”

    老白不以为然道:“冥螳螂产下的虫卵。”

    “我……”苗毅差点晕倒,抬手拍了拍额头,“我说老白,你想借没问题,关键是人家冥螳螂肯借给你吗?你准备怎么借?”

    “那位大仙生前讲过一点小办法。”老白回手指了指挂在马鞍上的一个布包,“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来试试看。”

    苗毅顺势看去,顿时一愣,发现那匹马有点眼熟,挺像自己之前放生的那匹马,不过马这东西都长得类似,像也不足为怪。

    他和老白在一起十年了,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取了马鞍上的布包,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一面铜镜。

    而一旁的老白则饶有兴趣地围着黑炭绕了两圈,还伸手拖起黑炭的下巴,看了看黑炭的口齿。

    黑炭难得的驯服,老老实实站那任他摸看,甚至闭上了眼睛,一脸的温顺。

    把黑炭检查了一下的老白摇头轻笑道:“无福者无运,你小子还真是个有福运之人,竟然撞上一匹好坐骑。”

    “别人看不上的,我捡来凑合用用。”苗毅随口回了句,也没把老白的话当回事,注意力还在铜镜上。

    铜镜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看,没看出有什么稀奇之处,手指在镜面上‘咚咚’弹了两下,抱着镜子狐疑道:“我没看错吧?就用这个引?”

    老白抬手遥指当空皓月,“那位大仙曾说过,利用镜子反射月光入万丈红尘,就能把冥螳螂给引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