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天 > 第六十章 潇洒老白 三

第六十章 潇洒老白 三

readx();    “它不能离开万丈红尘太久,卵就在它腹下,此时不取,更待何时!”老白轻喝了一声。
  
      苗毅有点提心吊胆道:“你真的确认没事?”
  
      “去!”老白喝道,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
  
      苗毅无语,咬了咬牙,完全是凭着对老白的信任,硬着头皮驱动黑炭过去。
  
      那冥螳螂吓人的腹下空间,足够他在下面跑马。
  
      奈何黑炭似乎被如此巨大的冥螳螂给吓住了,就是不敢靠近。
  
      在老白催促下,苗毅没办法,只能飞身而出,独自奔去。
  
      冲进冥螳螂的腹下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层密密麻麻如鹌鹑蛋大小的乌黑卵子粘在腹部一层又一层。
  
      苗毅立刻施法腾空漂起,快速伸手将被粘膜连在一起的乌黑卵子撕下一整块来。
  
      还想再撕一块,又听老白出声制止道:“不要太贪心,小心激怒它,它节肢上的仙草拿上,也许你能用得上。”
  
      苗毅回头一看,发现冥螳螂的某条节肢倒刺上果然挂了一株星光点点的‘星华’仙草,迅速飞去摘下,东西一起抱在怀里,飞快从冥螳螂腹下跑了出来。
  
      他一窜回惊恐不安的黑炭身上,老白嘴唇微动一阵,手中的镜子一翻,照在冥螳螂绿油油眼睛上的月光立刻消失。
  
      而那冥螳螂亦迅速振翅掀起一阵狂风,庞大身躯竟快速得犹如黑色闪电般,闪进了血雾之中,瞬间消失,只剩血雾汹涌卷动,似乎真的不敢离开万丈红尘太久。
  
      从惊心动魄中缓过神来的苗毅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仍心有余悸道:“我还以为以前见到的已经够大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大的,还没靠近它就感觉掉进了冰窟窿,好重的阴寒之气,这都是哪来的怪物?”
  
      “此物乃阴间妖兽,本不该出现在阳间,万丈红尘的迷雾帮它们抵御着阳气,它们才能存活在此,所以无法离开太久。”
  
      苗毅一愣,提起手中一大块粘膜,稍微数了下,发现乌溜溜的卵子至少有一百颗,“那这些虫卵离开久了会不会死?”
  
      “尚未生,何来死?没有死,又何来生?生死就在一线之间,也是它们的机会。它们现在还是冥胎,还有一线转阳的机会,只要处理得当,待到破壳重生,定能得见天曰。”
  
      此等玄妙术法,让苗毅为之神往,不禁试着问道:“能不能教教我,让我也跟着玩玩?”
  
      老白盯着他手中的虫卵颔首道:“我只是一时兴起想试试看,用不了几颗,而我也没有修行法力,尝试起来可能也比较困难,不如你方便,你留下一百颗,剩下的给我。”
  
      “那这仙草……”苗毅摊出掌中闪烁着点点星光的星华仙草。
  
      不注意不知道,一注意吓一跳,他自己都有些愣住了,这才发现手中的仙草竟然有近尺长,上面还挂着白中微微泛红的九颗果子,晶莹剔透,明显大于他以前见到过的星华仙草。
  
      老白淡笑道:“你留着比我用处大。”
  
      “还是你够意思,我之前刚和白莲三品修士厮杀硬拼一场,受了点内伤,估计得调养上一两个月,现在正好用的上,你这仙草送给我很及时。”
  
      苗毅嘿嘿一笑,二话不说,鼻子凑近吸了口,一缕从星华仙草上飘出的星云钻入他鼻孔之内。
  
      星云一入肺腑,内伤之处立刻舒坦有感,苗毅惊叹一声,“真是好东西!”
  
      随即把星华仙草小心收好,接着清点了下虫卵数量,从粘膜上撕下了十来颗给老白,自己捧着剩下的一百颗兴奋问道:“说说,怎么弄。”
  
      繁星点点的夜空下,两人交头接耳嘀咕了好久,苗毅抓着下巴不时询问细节。
  
      等到把环节全部弄清楚后,天际已经微亮,露出了鱼肚白。
  
      而老白相逢随缘,走也其然,淡扫衣袖就要告辞。
  
      “真的不跟我走?我马上就要做东来洞的洞主,到时候东来城就是我的地盘,吃喝玩乐包你痛快!看上哪个美女只要你开口,本洞主亲自帮你做媒,没人敢不给面子,准保你抱得美人归。”
  
      苗毅还是极尽挽留。
  
      老白淡淡一笑,拨马回头,两脚一敲马腹,在晨曦中飘然渐远。
  
      “老白,有空来东来城找我。”
  
      苗毅对着那一袭素青背影大喊一声,老白却是头也没回,不声不响说走就走了,没有丝毫流连。
  
      “太潇洒了,怪不得年纪一大把还是光棍一条。”
  
      苗毅啧啧一声,眼神中却也有点羡慕老白的洒脱,人家那曰子过得比神仙还自在,一切随心,不是神仙胜似神仙,一般世俗女子还真配不上他。
  
      回头看看那座荒芜的古城,苗毅目光微冷,坐下黑炭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直奔长丰城。
  
      他并没有驾龙驹直闯长丰城,那样动静太大,而是闯入了附近的山林,一杆银枪往地上一插,让黑炭帮自己看着,本人从黑炭身上跳下,飘向长丰城。
  
      没有经过城门,陌生人突然入城,城门口的守卫肯定要盘查路引之类的,怕做坏事留下蛛丝马迹,直接跳过城墙而入。
  
      来到此地,急切想看的是自己已经离开了十年的家变成了什么样,走到那个曾经摆着猪肉摊的门口时,却发现早已面目全非。
  
      依然是熟悉的气氛,自己家却翻修成了一间绸缎庄,店小二正在卸门板开张。
  
      转身看向对面老李家的豆腐店,豆腐店也没了,变成了一家面馆,一对年轻夫妇正在辛勤忙碌,年纪显然比苗毅还年轻,不过双方看起来年纪差不多。
  
      修行中人不说驻颜有术,延缓衰老还是没问题的。
  
      见到苗毅驻足看来,面馆老板立刻走出店门伸手往店里笑脸招揽道:“客官,本店面食地道可口,在长丰城首屈一指,要不要进来尝尝?”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也不是回事,得先搞清状况,苗毅笑着点了点头,走了进去,老板娘立刻拿了块白毛巾擦了桌凳请坐。
  
      “客官要点什么?”
  
      “上你们店的招牌面食尝尝。”
  
      “稍等就来。”
  
      夫妻联手,不一会儿就端上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黄肉汤面,请苗毅慢用。
  
      苗毅尝了几口后,发现味道一般,貌似随口问道:“老板,我早年来过这里,记得这里曾经是家豆腐店吧?”
  
      “客官,您说的是老李豆腐店吧?”
  
      “好像是。”
  
      “嗨!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老李不卖豆腐了,已经成了这一带的保长。”
  
      苗毅愕然,“卖豆腐的怎么成了保长?”
  
      年轻老板嘿嘿道:“人家李保长生了个漂亮女儿,嫁给了城主做老婆,自然就成了保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