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天 > 第七十九章 秦薇薇凌乱了 四

第七十九章 秦薇薇凌乱了 四

readx();    小河两岸,杨柳青青,时能看到蹲在岸边洗衣洗菜的妇人。.
  
      又有青楼栋栋,凭栏眺望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挥舞着手帕,软着嗓子发出嗲嗲的声音,招揽站在船头经过的游客。
  
      再往前,青青河畔,结伴的公子们吟诗作赋,想吸引一旁三三两两成群的踏青少女,少女们却红着脸悄悄偷看乌篷船上迎风站立船头气度不凡的公子。
  
      与乌篷船擦身而过的花船上,浓脂厚粉的老鸨也高声邀请船头的公子上船喝花酒。
  
      酒楼上的豪客呼朋唤友,拳来拳往,举杯豪饮。
  
      岸上贩夫走卒来来往往,孩童相互追逐嬉戏。
  
      逐水而居是人的天姓,乘船一路,可谓阅尽东来城的繁华。
  
      这个世界的人们,虽然每天要拿出三个时辰来贡献自己的愿力,还要上缴税负,可是也因此换来了修士的守护,降妖除魔,驱赶鬼魅魍魉,保一方平安。
  
      天地六圣也是靠分布与各地的修士才能积少成多,攫取大量的愿力,否则哪怕他们的实力再强,也顾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修士的存在,官府豪强才不敢过度逼迫信徒,搅了愿力的采收,修士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
  
      修士虽然不会经常堂而皇之的露面,但的的确确稳定着这个世界的秩序。
  
      当然,沿河两岸的人们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像普通人一样每天拿出三个时辰来贡献自己的愿力,有权有势之人可以从‘慈愿府’之类的地方找人来完成任务,甚至可以花钱雇人来代劳。
  
      所以该辛苦的人照样辛苦,该花天酒地的人也不受影响,有人忙来有人闲是人生在世的法则。
  
      不管怎么样,对站在船头巡视的苗毅来说,这就是自己的领地,看到辖下信徒安居乐业,担心年底无法顺利上缴愿力珠的忧虑可以暂时放下……
  
      夜幕低垂,驾驭龙驹在星月下驰骋的单表义一颗心七上八下。
  
      眼看就要到东来洞了,单表义硬着头皮加速跑上前,稍稍落后于秦薇薇,抱拳道:“山主,属下立刻前往洞府通报,让洞主他们迎接山主法驾。”
  
      他其实是想和大家通风报信,让洞主他们先有个心理准备。
  
      秦薇薇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不用了。”接着又对身后跟随疾驰的人下令,“看住他,不要给他通风报信的机会,我倒要看看东来洞在搞什么鬼!”
  
      单表义心里咯噔一下,两名白莲三品的修士已经迅速追来,将他夹骑在了中间。
  
      一行五人,在月色下,直闯东来洞山门,那速度真是快若迅雷。
  
      守门的商又来蓦然从暗中闪出,拦在了山门当中,提枪遥指,厉声喝阻:“来人下马!”
  
      声音隆隆回荡,这也是给洞府中的其他人报警。
  
      警讯一出,身处各自修行府邸的人迅速闪出,飞奔‘卧龙谷’,六条人影手提武器,驾驭着六匹龙驹飞速赶来准备应对不测。
  
      秦薇薇还不至于干出冲撞山门坏规矩的事情,已经扬手止住身后人员,以他为首的五人紧急稳住坐下龙驹,停在了山门前,换了普通人肯定瞬间扔飞了出去。
  
      只见山门另一侧也有迅速集结而来的六匹龙驹凶猛逼来。
  
      秦薇薇多少有些讶异,没想到东来洞的反应这么快,这效率不一般。
  
      那是,苗毅有言在先,若是山门再被砸了,要找王子法算账的。
  
      苗毅还说了,不听话的,到时候愿力珠一粒都不给,还得赶走!
  
      到哪个洞府去找这么高的待遇,何况又都被苗毅捏着把柄,大家别提有多用心办事,免得到时候苗毅问罪。
  
      见到是山主秦薇薇,守门的商又来立刻闭嘴了,抱拳行礼。
  
      紧急赶来以防不测的阎修等人面面相觑,也迅速翻身下了坐骑,快步走到山门前,抱拳恭迎。
  
      不少人瞥向与秦薇薇随行的单表义,貌似在责问山主来了为什么不提前赶来打个招呼。
  
      甚至有人在暗中传音询问单表义。
  
      然而单表义是有苦难言,左右两人已经做了防止他传音报讯的准备,在他面前施法干扰。
  
      秦薇薇抬头看了看山门牌坊,冷哼道:“这牌坊修得比南宣府的还气派!”
  
      众人听出了来者不善,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薇薇扫了众人一眼,率领身后几人直接驾龙驹冲了进去,直奔大殿外翻身下马。
  
      单表义被挟持着跟在秦薇薇身后进入了大殿。
  
      大殿内无人,秦薇薇又直奔洞主住的殿后大院。
  
      后面院子里的黑炭正躺那谁的门口悠闲甩尾,尾巴不时啪啪在地面轻轻敲响,睁眼一看到秦薇薇立刻瞪大了两眼窜了起来,貌似有点不知道该往哪个地方躲。
  
      逼不得已之下,黑炭蹦蹄窜出几十米高,飞身落在了宅院外,赶紧逃了。
  
      这畜生!秦薇薇好气又好笑,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她虽然不喜欢黑炭,但是她还不至于连夜冲到自己手下的家里,把自己手下的坐骑给宰了,真要干出如此小肚鸡肠的事,她丢不起那脸。
  
      外面没见到苗毅人影子,未经通报,直接闯进苗毅寝居和静修的屋里到处转了圈也还是没有看到苗毅的人影。
  
      从屋里走出来的秦薇薇左右一看,见到一侧的厢房里亮着灯光,立刻走去,‘砰’一脚揣开了房门。
  
      结果见到两个穿着亵衣的漂亮小婢女吓得惊叫一声,相拥在一起,看着闯进来的秦薇薇直发抖。
  
      很显然,能住在洞主后宅里的,肯定是苗毅的侍女。
  
      秦薇薇看了眼一直尾随身后的侍女红棉,目露讥讽之情,貌似在说你看,男人都是一路货色。
  
      红棉笑而不语,这次只有她跟来了,绿柳并没有来。
  
      在屋里到处找了找,也没有苗毅的人影子,秦薇薇当即盯着两个战战兢兢的小丫头冷冷问道:“你们洞主去哪了?”
  
      两个小丫头摇头不语。
  
      “哼!”秦薇薇不屑跟两个小侍女计较,甩手而出,再次率人回到了大殿,直接登上高位,坐在了属于苗毅的位置上,盯着大门外喊到:“阎修!”
  
      老老实实在大殿外的众人中的阎修立刻跑了进来点头哈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