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飞天 > 第八十章 拖出去斩了

第八十章 拖出去斩了

readx();    秦薇薇问道:“苗毅去哪了?”

    阎修赔笑道:“洞主去巡视领地了。.”

    秦薇薇一怔,发现那家伙对家里还真够放心的,才刚来就敢扔下洞府的事出去巡视。

    再问一声,“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阎修摇头道:“属下也不知道洞主什么时候回来。”

    秦薇薇冷哼道:“那就立刻把他给我找回来。”

    阎修顿时欲哭无泪,“山主,整个东来洞境内那么大……”

    话没敢说完,言下之意是,那么大的地方,你让我们到哪去找他啊!

    秦薇薇想想似乎也的确有点为难人家,没在这事上纠结,开始把人一个个叫进来问宋扶被杀,大家上表谴责的事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苗毅用了什么手段威胁你们?”

    “山主何来此言?洞主绝对没有威胁我们,只恨那宋扶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我虽是同门也实在是看不下去……”

    就算封了单表义的嘴巴也没用,不管秦薇薇怎么拐弯抹角,或怎么恐吓,威逼利诱也没用,大家打死不说其他的,只说宋扶的不是,坚决维护苗大洞主,弄得秦薇薇恨得牙痒痒的,整个镇海山若是都这样就好了,可惜只有一个东来洞。

    这里面很显然有猫腻,但是这些人,不管是自己亲自派来的阎修等人,还是蓝玉门的人,都铁桶般的抱成一团,打死也不松口。

    秦薇薇准备等苗毅回来再算账。

    奈何等了三天还不见苗毅回来,也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能回来。

    最让她无语的是,东来洞就算是洞主不在,一帮下属也将东来洞的事维护得井井有条。

    其他各路洞主禀报的蓝玉门弟子不愿守山门和打杂之类的事情,在东来洞看不到,反倒是苗毅的亲信手下阎修等人不用干这事,全都是蓝玉门的弟子在尽忠职守。

    而且王子法等人对阎修的态度也明显很客气,由此可见对苗大洞主的态度会如何。

    你看看人家苗大洞主,一夕之间就把东来洞给管理成这样,在部从的眼里威望极高。

    自己亲自任命的人反而管不好各洞的事,一个个在那向自己诉苦,自己不愿任命的人反倒把事给管得妥妥的,这是在打谁的脸?

    差点没把默默观察的秦薇薇给憋出一口老血来,难道是自己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她也不可能在这里一直呆下去,鬼知道苗毅什么时候回来。

    等了三天后,终于带人走了,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总之把单表义也给带走了。

    弄得在山门前送行的阎修等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一个个对单表义使眼色,你可要顶住啊!

    大家心里都清楚,一旦单表义顶不住,把事情全部给兜了出来,苗洞主那里的愿力珠能不能拿到已经是次要的,关键是蓝玉门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阎修等人杀了蓝玉门弟子。

    而蓝玉门的人则等于是干出了背叛师门的事。

    现在闹出了这动静,蓝玉门的人好害怕好后悔,后悔当初怎么就上了贼船,闹得面对秦薇薇许以重利都不敢下船,还得和大家一起拼命划着到处漏水眼看就要沉的破贼船不回头上岸。

    眼睛余光注意到大家表情的秦薇薇冷着一张脸,越发肯定其中有鬼。

    侍女红棉瞥了眼主子,嘴角忍不住憋笑,心想不管其中有没有什么猫腻,能抱团成这样,很显然苗洞主的确把这些人给收拾得服服帖帖,怪不得人家初来乍到就敢扔下洞里的事不管到处跑,其他洞主要是有这能力,镇海山的事就好办了。

    就是不知道山主说的,如果苗洞主真心得到麾下的拥戴,就把山主的位置让给苗洞主坐是不是真的…

    秦薇薇显然看出了她的想法,狠狠瞪了她一眼,说的气话也能当真?

    一路火速赶回镇海山的秦薇薇并没有停歇,过问了有没有要事后,又带着单表义直接赶往南宣府。

    杨庆亲点的亲信手下刚上任就杀了蓝玉门弟子,这事想瞒是瞒不住的,迟早要暴露出来,蓝玉门不管会不会有反应,至少也会过问一下,秦薇薇必须要亲自禀明详情,好让杨庆事先心里有数。

    获知又要去南宣府,单表义多少有点慌了,这事怎么好像越闹越大了?有必要吗?

    底层的人不知道高层的事,其中牵扯到的暗中角力很复杂,如果知道的话,当初未必敢那样干。

    赶到南宣府后,秦薇薇面见杨庆是不需要通报的。

    跟随在青菊身后来到后山最高峰的亭阁内,见到了正在打坐修炼的杨庆。

    “秦薇薇拜见府主!”一身白衣如雪的秦薇薇行礼道。

    在有其他人的情况下,秦薇薇一向对杨庆保持着上下级的礼仪,只有十分私下的情况下才会叫‘爹’。

    杨庆徐徐收功,睁开双眼后,吐出了嘴中鹌鹑蛋大小的愿力珠,微笑道:“薇薇怎么来了?”

    他起身走到了一旁茶几边坐下了,伸了伸手,示意坐下说话,“有什么事吗?”

    秦薇薇坐到茶几另一边的椅子上,“府主,您亲点的东来洞洞主怕是给您惹下了麻烦。”

    杨庆‘哦’了声,微微皱眉道:“苗毅?他惹出什么事了?”

    “府主自己过目。”秦薇薇把随时带来的装了奏表的盒子放在了他面前。

    杨庆打开看过后,也凌乱了。

    在青梅和青菊相视一眼的目光下,杨庆迅速又将一份份玉牒再次检查重看了一遍。

    他是个能装事的人,没有像秦薇薇当初那样大惊小怪,只是有些稀奇道:“薇薇,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了查证这事我特意跑了趟东来洞,结果苗毅那家伙出去巡视领地去了……”秦薇薇把自己当时看到的情况详细讲了遍。

    杨庆听完后,手指轻轻击打着桌面,琢磨许久,摇了摇头,也是想不通,最终出声道:“把你带来的人叫过来,我亲自问问。”

    单表义很快被召了来,第一次面对面见到杨庆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加上心里有鬼,这厮紧张的不行。

    不过有一点他做到了,任凭杨庆怎么问,他还是老话重说。

    杨庆也没有像秦薇薇那样拐弯抹角多问,起身慢慢走到了亭子的栏杆前,眺望着远处的山景,一双手缓缓背在了后面,面无表情,语气平静道:“拖出去,斩了!”

    青梅、青菊瞬间而动,齐齐擒住了单表义的肩膀,压制得他不能动弹,直接拖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