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二十四章 天狼山

第二十四章 天狼山

    ()    天狼山由两座山峰组成。
  
      远远看去,两座山峰就像是两头面对面蹲着的巨狼,两头巨狼还都是做出仰天长啸的姿态。
  
      两座山峰之间有一个大峡谷,悬崖陡峭,火晶石就在峡谷两边的峭壁上,要开采火晶石,必须攀上那些险峻的峭壁。
  
      凡人想要在那些峭壁上采矿,明显不太现实,只有那些常年苦修的武者,因为身体素质极其出众,才能担当开矿的重任。
  
      秦烈和凌语诗一行人,在一个傍晚到达了天狼山,
  
      他们立即发现峡谷两边的岩壁上,垂着很多藤条绳索,高家、冯家的武者手持绳索,猿猴一样活动在峭壁上,拿着铲刀、十字镐对着岩石敲敲打打。
  
      晚霞照耀下,隐隐能瞧见零星的赤红火光,闪烁在岩壁上。
  
      有红火光闪烁的地方,往往就能看到小块的火晶石,这种石头呈赤红sè,如一种浑浊的结晶体,rì光照耀下会发亮。
  
      秦烈看着峡谷岩壁上的火光闪烁处,心底喃喃一句,“这就是火晶石啊……”
  
      他听他爷爷详细讲解过炼器,知道每一个炼器师在熔炼灵材的时候,都必须有火源配合。
  
      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就连凡尘的铁匠,在打铁的时候都需要热火焚烧,炼器自然也不可能脱离这个基本步骤。
  
      当然,炼器师的火源,和凡尘铁匠木材燃起的火焰自然不太一样。
  
      炼器师的火源,一般有三种常见的方式,第一种是炼器师本身修炼火焰功诀,能以灵力转化为炼器的火源,这种方式很依赖炼器师的境界修为,也是最耗费炼器师灵力和jīng神的一种方式。
  
      他爷爷修复灵器,就是利用这种火源来熔炼,修炼火焰功诀的炼器师,无论人在何处,都能随时随地炼器,这种火源对炼器师而言是最方便的,却最耗费灵力,最依赖修为境界。
  
      第二种火源,是借助于地心火焰、火山的烈火来炼器,一般很多炼器宗师,要淬炼巨大的灵器往往采用这种方式,也有专门的炼器宗派,会挑选火山为熔炼之地,导引火山的烈火进一个个炼器的房间,给弟子、门徒来炼器使用。
  
      这种借助于自然之力的火源,不能够随时随地炼器,不耗费灵力修为,但要固定在一处,有利有弊。
  
      第三种火源,就是利用火晶石这类的火焰灵材,点燃炙热的灵材作为火源来炼器。
  
      这一类火源,既不会耗费炼器师自身的灵力和修为,还能随身携带,是大多数炼器师都采用的一种方式。
  
      只是这种火源,属于一次xìng消耗xìng的,用掉一块就少一块。
  
      三种火源,都能达到熔炼灵材的目的,各有利弊,炼器师有时候还会组合使用,能将各个火源的优势发挥出来。
  
      突破到炼体七重天境界,秦烈也能灵力外溢了,这就意味着能真正使用灵器,发挥出灵器的威力来。
  
      最近一段时间,他还一直在记忆镇魂珠内的灵阵图,这让他对炼器多少有点想法……
  
      火晶石虽然只是最基础的炼器火源,可对他而言,想得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陪同凌语诗一起来天狼山,一方面是担心凌语诗会出事,另一方面,他也是想弄一点火晶石来试试手。
  
      “凌家前来报道。”凌语诗扬声娇喝。
  
      峡谷下方,一名身穿星云长袍的男子,坐在一个躺椅中。
  
      他正懒散看着天上晚霞,这时候不由瞄向凌家一行人,抬手示意他们过来,然后说道:“我叫刘延,被上面安排负责此事,嗯,今rì天sè已晚,从明早起,你们就和冯家、高家一起采矿,每天得来的火晶石交给我,我会一一统计,任务结束后,星云阁会给你们相应的灵石做为酬劳。”
  
      刘延三十来岁的模样,身材略胖,蓄着胡须,眼睛始终半眯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刘大哥,这是冯家今天的收获。”一名俊逸的青年,身影矫健的从上方跳跃下来,将一个布袋扔在刘延面前的桌子上,旋即朝着凌家人灿烂一笑,道:“凌峰,好久不见了啊?”
  
      青年俊朗出众,身穿白sè劲装,衣角烫着一溜金边,显得华贵不凡。
  
      他嘴里是朝着凌峰讲话,眼睛却看向凌语诗,大步就走了过来,笑容阳光道:“凌语诗!呵呵,原来凌家这次由你带队,我们有一阵子没见了吧?”
  
      “嗯,有两年了。”凌语诗淡然说道。
  
      “他谁啊?”凌颖询问身边人。
  
      “冯逸,冯家的二少爷,前两年就是炼体七重天境界了,现在肯定达到八重天了。他的哥哥冯凯,如今已经是星云阁的核心弟子了,没意外的话,这家伙应该也会在二十岁前突破开元境,紧随他哥哥的步伐进入星云阁。”
  
      相貌粗豪的凌鑫,略显敬佩地看向冯逸,低声向凌颖解释,“两年前,我和大小姐还有凌峰在极寒山脉内,曾经组队和他们猎杀过灵兽,多少有点交情。冯逸当时就对大小姐有好感……”
  
      “九块四品火晶石,还不错,明天继续努力。”刘延统计了一下,眯着眼笑了笑,冲冯逸点了点头。
  
      这时候,冯家的其余九名武者,也相继从岩壁上下来。
  
      他们都站在冯逸身旁,一边笑着讨论火晶石的开采诀窍,一边看向凌家这边的人,他们的视线,重点围绕在凌语诗和凌颖身旁,不时地呵呵一笑,低声交流两句。
  
      十名冯家武者,都是炼体境界,大多数处在五、六、七重天,而且……还都是男的。
  
      他们过来的稍早一点,经过几天枯燥地采矿,猛然一看到光鲜亮丽的凌语诗和凌颖,都是眼睛一亮,忽然jīng神了起来。
  
      “刘哥,这是高家的。”
  
      又是一名青年飞身落下,这青年一身黑sè武者服,长发垂在两边肩膀,神情yīn鸷,眼神中流露出着森然和邪意。
  
      “这是高宇,高家的小少爷,他两个姐姐都进入星云阁了。高家家主对他极为溺爱看重,他家伙本身……有点邪乎,他应该只有十六岁,比冯逸还小一岁,前段时间听说也突破到炼体八重天境界了。”
  
      这次不等凌颖发问,凌鑫压低了声音,将此人来历也给解释了一遍。
  
      想了一下,凌鑫沉着脸,又说道:“这个高宇……你小心一点,传言这家伙有点变态,曾虐杀过几个少女。嗯,你可别招惹上他,不然麻烦无穷。”
  
      听凌鑫这么一说,向来喜欢在凌峰面前卖弄的凌颖,背脊都泛出了寒意。
  
      看了看那脸sè微白,森冷双眼中还带着邪意的高宇,凌颖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将自己和凌峰靠近了一些,明显有点胆怯。
  
      “五块四品,六块三品,还有一块五品,收获不错。”刘延坐直了身子,仔细点过后,对那高宇笑了笑。
  
      秦烈留意了一下,发现刘延在对待高宇的时候,没有继续缩在椅子内,而是将身子坐直了,似乎更加重视此人一点。
  
      高宇略显yīn寒的目光,在凌家众人身上扫过,就带着高家族人走开,去了峡谷另外一端,要准备生火弄饭了。
  
      “凌峰,语诗,你们来和我们一道弄点吃的。”冯逸热情地邀请。
  
      “不用了,我们自己带吃的了,路上也打了不少小兽,不用麻烦。”凌语诗婉言拒绝。
  
      “语诗你也太客气了,我们都两年没见了,大家就喝点酒好好聊几句,难道这个面子都不给?”冯逸苦笑道。
  
      “那……好吧。”凌语诗无奈,便带着凌家一行人,往冯家驻扎之地去了。
  
      冯家的几名武者很快就生起火来,将准备的酒坛取出来,又拿出熟肉来,笑着邀请凌家人坐下来。
  
      凌峰、凌鑫等人,和冯家一些人熟识,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过来,拿出途中猎到的野兔、山鸡这类的小兽,架起来就凑在火堆上,一边和冯家武者笑谈,一边熟练地拨动着烧烤。
  
      “秦烈,你坐我这边来。”凌语诗毫不避嫌地拽着秦烈,将他按在自己身旁,然后接过冯逸递过来的烤肉,直接硬塞在他手中,柔声道:“赶了那么久的路,你肯定饿了,你先垫垫肚子,等我马上给你烤几个山鸡来吃。”
  
      冯逸为了讨好佳人,烤熟的肉自己都没吃,先递给了凌语诗献殷勤。
  
      没料到佳人更加干脆,直接就递给了旁边的秦烈,这让冯逸明显有点错愕,脸sè也有点尴尬。
  
      “这位小兄弟是?”冯逸笑着问。
  
      秦烈神sè木然,也不知道客气,拿了烤肉就吃了起来,吃相也不太雅观。
  
      “我未婚夫。”凌语诗自然而然道。
  
      冯逸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他眼神一暗,打了个哈哈,说道:“你什么时候订婚了啊?你父亲怎么没有通知我们冯家?我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冯家的那些武者,也是微微一愣,不由认真端详起秦烈来。
  
      这么一看,他们发现秦烈神sè木然,似乎有点不对劲,愈发觉得好奇。
  
      “只是订婚而已,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爹觉得不需要大张旗鼓去办,就没通知周边的朋友。”凌语诗微微一笑,见秦烈吃的“吧唧”直响,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为之,不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哭笑不得,暗道:你这家伙,肯定是在偷笑,在故意丢我的人。
  
      “凌鑫,这家伙谁啊?以前好像没见过,他是不是……有点?”一名冯家武者,试探的询问道。
  
      凌鑫哼了一声,不屑道:“他不是我们凌家人,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一个傻子罢了,鬼知道家主为什么答应让大小姐和他订婚。”
  
      “我就说嘛,看着就呆头呆脑的,还真就是个傻子。”那人怪笑起来。
  
      “呼!”
  
      凌语诗手中的火棍,还带着一只油腻的山鸡,划出一条赤红火线,直接撞在那人胸口。
  
      被撞的那人不由闷哼一声,然后猛地站起来,他赶紧将胸襟火星子拍散,免得燃起火焰,旋即便怒气冲冲地瞪向凌语诗。
  
      “讲话注意一点!”凌语诗娇喝一声,明眸带煞,霍然就站了起来,然后冲冯逸道:“多谢款待了!”她抓住秦烈,转身就走。
  
      冯逸和凌家众人都是神sè尴尬,冯逸连忙呵斥那名族人,凌峰和凌颖一看都这个样了,不得不起身道别,跟着凌语诗一起走开了。
  
      凌语诗和秦烈来到峡谷另一端,俏脸生冷,待到凌峰一众人过来,她冷冷看向凌鑫,道:“在自己家人面前,有些话说说我不计较,但下次再敢在外人面前多言一句,休怪我不客气!”
  
      一向看来温柔淡雅的她,突地变得这般严厉不近人情,这让凌鑫心底也有点发虚,脸sè涨得通红,唯唯诺诺的不敢多言。
  
      秦烈神sè依旧木然,心中却是一暖。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