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四十五章 刑堂长老

第四十五章 刑堂长老

readx();    凌家镇口,一众身着星云阁服饰的武者,神色冷峻现身。
  
      这群武者明显分属两个阵营,一方为杜海天长老,一方为刑堂叶阳秋长老,两方一同过来,却泾渭分明。
  
      杜海天身材瘦高,白面短须,文士打扮,眼神幽幽,让人看不明他的心思。
  
      叶阳秋则是又瘦又矮,不知道修炼功法特殊还是别的原因,他皮肤呈暗青色,显得极为诡异,他眼神也是阴寒冷森,周身释放出一种生人勿近的酷厉气息。
  
      杜海天和他并肩走向凌家镇,身后各自跟随着麾下,同为星云阁的长老,叶阳秋负责刑堂那一块,杜海天则是负责对外的战斗,经常带着麾下和敌对势力交锋,亦或者去外界捕杀灵兽。
  
      一般而言,双方不会有交集,但是如果杜海天麾下犯事了,那叶阳秋就有权利惩治了。
  
      身为星云阁最为关键的刑堂长老,叶阳秋在星云阁以不近人情闻名,各大长老麾下只要有人违反星云阁规则,落到他的手上,他一定都是秉公办理,绝不会给予任何人面子,就连两个副阁主——都休想从他手上讨到好处。
  
      也是如此,在星云阁叶阳秋算是厉名远扬,阁内武者都惧怕他,生怕犯错落到他手上。
  
      “叶长老,关于凌家背叛一事,你如何看待?”杜海天忽然问道。
  
      数日前,冯家家主冯滨亲自传讯星云阁,说凌家私通碎冰府图谋天狼山矿场,导致冯家、高家族人几乎全军覆灭,就连刘延也生死不明,冯滨还呈上了凌承业和碎冰府来往的书信,说是冯逸从凌家一名死者身上搜寻出来的,让星云阁严惩凌家。
  
      在那呈上来的书信上,有碎冰府长老颜德武的亲笔签名,还按下了碎冰府独有的印章。
  
      叶阳秋检查过后,肯定印章的确属于碎冰府,大为震惊,于是便带着麾下前来凌家镇。
  
      正愁找不着借口对付凌家的杜海天,听闻此事以后,以堂妹也在凌家为理由,也一并赶了过来,要帮助叶阳秋来镇压凌家。
  
      “凌家有没有背叛,暂时还不能定论,此事需要进一步确认。”叶阳秋脸色阴森,冷漠说道:“如果真确认了,所有参与此事者,都将被格杀!”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此事如果你妹妹侄儿也知情,哼,也一并处理!”
  
      此言一出,杜海天心底一寒,干笑两声,连忙说道:“叶长老多虑了,我妹妹侄儿和凌承业一向不合,绝不可能知情,这一点还请叶长老定要仔细调查清楚,万万不可弄错了。”
  
      “我会弄清楚。”叶阳秋漠然道。
  
      杜海天皱了皱眉头,看向凌家祖祠的方向,眼神幽冷。
  
      他是在途中得自杜飞被重伤的消息,当时他就下定了决心,这趟必然要凌家付出代价,让凌承业一家从凌家镇彻底除名!
  
      凌家大院。
  
      凌承业兄弟两人,带着族内三名长老一并出来,要去迎接到来的星云阁长老。
  
      聚集在此地的凌家族人,都是脸色沉重,眉目中明显有着惊慌失措之色,他们也为叶阳秋的到来惶恐不安,不知道这位以酷厉闻名的刑堂长老,到底因何原因降临凌家镇。
  
      反观杜娇兰等人,则是惊喜不已,心底暗暗激动,想道:“竟然连叶阳秋都请来了?这趟看你凌家怎么死!”
  
      秦烈缩在凌家族人中,处在人群后方,一点不引人注意,他冷眼看着事态的发展,也是心生讶然。
  
      “连刑堂长老都来了,只是凌萱萱伤人一事,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应该不是,应该另有原因……”
  
      他不由想起天狼山一行,想起回来前凌峰、凌语诗的分析,渐渐摸准了方向。
  
      “咦?”
  
      他在认真思量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一道明亮的目光,从凌家族人的方向投射而来。
  
      留神一瞄,他发现那目光竟然来自于凌萱萱……
  
      凌萱萱站在凌承业身后,处在凌语诗左侧,从那个角度恰恰能看到他。
  
      那一道明亮的目光,饱含着惊异、愕然、迷惑等等复杂情绪,和以往的鄙夷、不屑有着明显的不同,这让秦烈微愣,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那傻子……刚刚是在思考问题?有一霎,他眼睛那么的清澈明亮,难道是我眼花了?”凌萱萱远远看向秦烈,芳心紊乱,“为什么姐姐和凌鑫他们那么维护他?这次外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心乱如麻,发现渐渐看不清秦烈了,不知道呆傻的那个是秦烈,还是刚刚眼睛清澈的那个才是真秦烈……
  
      “欢迎叶长老杜长老大驾凌家!”
  
      就在她莫名心烦的时候,她父亲凌承业扬声高呼,将她拉回现实。
  
      她看了一眼渐渐走近的杜海天,还有那神情酷厉阴森的叶阳秋,小脸微微惊变,又忽然懊悔起来,后悔不该对杜飞痛下重手,给家族惹来莫大麻烦。
  
      “哥!”
  
      “舅舅!”
  
      杜娇兰、杜恒、杜飞一见杜海天现身,都是神色一喜,立即叫了起来,躺在担架上的杜飞更是眼睛通红,一副受了无尽委屈的模样。
  
      杜海天看着杜飞的凄惨模样,脸皮子抖动了两下,对杜娇兰三人轻轻点头,以眼神示意绝不会善罢甘休,让他们宽心下来。
  
      他身旁的一名武者,也走向杜娇兰身旁,低声说了几句话,这让杜娇兰惊喜不已,看向凌承业的目光充满了快意。
  
      “还请两位长老厅堂一叙。”凌承业微微鞠身。
  
      杜海天摆摆手,淡然说道:“不必了,就在这里说好了,呵呵,你们胆子可真够大的,做出这种事情来,居然还敢留在凌家镇?怎么没有逃往碎冰府?是不是碎冰府只是利用你们,并不是真心接纳凌家?”
  
      此言一出,所有凌家族人轰然变色,一个个胆颤心惊。
  
      和碎冰府扯上关系,这是要灭族的大事啊,他们如何能不惊恐?
  
      “不知,不知杜长老此话何意?!”凌承业脸色苍白,咬着牙声音微颤,他看向叶阳秋,一字一顿喝道:“凌家从未和碎冰府有过任何来往!还请两位长老明鉴!”
  
      “还要狡辩!”杜海天厉喝一声,“冯滨连你和碎冰府长老颜德武来往的书信都呈上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给他看。”叶阳秋冷着脸,挥挥手示意。
  
      他麾下一人,立即走到凌承业面前,将信件递了上去。
  
      凌承业拿着信件,手颤抖的厉害,看着上面和他极为相似的字迹,看着上面碎冰府的印章,看着颜德武的回话……
  
      凌承业如坠冰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响,他嘶声道:“我根本不认识碎冰府任何人!这绝对是冤枉!我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背叛星云阁的是冯家,根本不是我们凌家!”凌语诗走了出来,站到她父亲身旁,深吸一口气,激动地说道:“冯家早就投靠了碎冰府,这是冯逸亲口说的,冯家为了天狼山的炎阳玉,和碎冰府一起算计我们,差点将我们全部杀光,这一点刘延可以作证,还请叶长老明察秋毫!”
  
      “刘延是我的人,至今还没有返回星云阁,按照冯滨所言刘延怕是凶多吉少了。”叶阳秋微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来说说究竟怎么一回事?”
  
      凌语诗的说法,和冯滨的说辞恰恰相反,但冯滨呈上了有颜德武签名书写的信件,凌家却什么都没有,但凌语诗提起了刘延,这让他心中一动,多了一份心思。
  
      “事情是这样的……”
  
      当着凌家族人和叶阳秋众人的面,凌语诗详细道明事情经过,将细节处说的清清楚楚。
  
      “秦烈洞察了冯家的诡计,提前知会了我们……”
  
      “在冯家的围击下,秦烈率先击杀了冯仑,然后是冯杰,最终逼迫冯逸逃遁……”
  
      “秦烈帮刘延将灵器六棱角盾修复好了……”
  
      “秦烈给我们指明了正确方向……”
  
      “最后,是秦烈取出雕像,让魔狼王放过我们,转而追杀碎冰府,令碎冰府损失惨重,让颜德武仓皇而逃……”
  
      “……”
  
      在她的描述中,出现最多的人名是秦烈,随着她左一句“秦烈”又一句“秦烈”,所有凌家族人和星云阁的武者都是神色惊骇,纷纷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也都暗暗惊呼,各个觉得匪夷所思。
  
      凌承业、凌承志两兄弟,早就猜测出秦烈的不凡,闻言都是激动莫名,两兄弟忽视一眼,都觉得有电流从体内流过,暗暗振奋。
  
      凌萱萱则是呆如木鸡,如听神话一样听着她姐姐的描述,脑海一片空白。
  
      “真是他么?提前洞悉冯家阴谋,带领凌家族人突出重围,帮助星云阁刘延修复了灵器,并且借助魔狼王重击碎冰府的那个人……就是那个被我一直鄙夷轻视的傻子?”
  
      这么想着,她双眸泛出惊人光芒,急忙扭头望向一个方向,却发现先前的位置上,已经没了秦烈的身影。
  
      ……ps:又是周一,努力冲榜中,喜欢《灵域》的兄弟姐妹们,请投一张推荐票支援一下~~拜托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