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四十七章 站出来

第四十七章 站出来

    ()    凌家大院中,聚集了大多数的凌家族人,也聚集着星云阁的强者。
  
      此刻,众人都因这番话惊愕不已,不由自主地搜寻着声音的来源,寻找着发话的人——一道瘦削的身影,忽然映入所有人眼帘。
  
      “秦烈!”
  
      “竟然是秦烈!”
  
      “他,他终于开口讲话了!”
  
      诸多凌家族人神情讶然,忍不住惊叫出声,一个个如同第一次认识秦烈。
  
      五年来,一直被他们无视忽略、甚至于心生鄙夷厌恶的傻子,在凌家遭遇大难之时,竟然霍然站了出来,并且首次开口,以最恶毒的言语来攻击杜娇兰!
  
      凌语诗明眸倏地释放出惊人光芒,一瞬不移地看向秦烈,芳心激荡不休。
  
      “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又是你,又是你站了出来……”她暗暗攥紧拳头,默默地想着,脑海中深深烙印下那道略显瘦弱的身影。
  
      “是他,他果然并不傻,傻的……原来是我自己。”凌萱萱娇憨小脸上,浮现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似愧疚,似悔恨,似自嘲——五味交杂。
  
      在一个个惊奇之极的目光下,秦烈从主动让开的凌家族人中走出,走到了院子zhōng yāng,站到了杜娇兰身前。
  
      当他眼中茫然呆滞之sè消失,被清澈明亮目光取代,衬上那张本就清秀不凡的俊脸,此刻的秦烈……清逸俊美非常,令所有人了都生出眼前一亮的感觉。
  
      “贱妇,你说谁是傻子?你的两个贱种么?”他淡然一笑,瞥了一眼杜恒、杜飞,不顾母女三人铁青的脸sè,自顾自地说道:“应该是了,传言**生下的孩子,很多都是智障……”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看向杜家母女三人的目光,都显得怪异之极。
  
      “好,好刻毒的嘴……这真是秦烈么?老天,他疯了不成?”
  
      “他可真敢说啊!”
  
      “这家伙,杜海天还在呢……真是疯狂啊。”
  
      许多人眼神闪烁着,低声窃窃私语,都觉得如今开口讲话的秦烈,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让他们觉得惊奇。
  
      “我他妈宰了你个小杂种!”
  
      炼体八重天境界的杜恒,红了眼睛,像一头被激怒的疯狗般冲了过来。
  
      他右手五指奇异弯曲,如一只yù展翅飞出的鸟雀,有淡淡金sè光华流转着,就在他接近秦烈之时,突然暴喝一声,澎湃灵力倏然涌出,一只麻雀般大小的金sè灵鸟立即凝现出来,shè向了秦烈胸口。
  
      “秦烈小心!金灵鸟是凡级五品灵器,和刘延的六棱角盾同一级别!”凌语诗惊慌失措,想也不想便娇呼提醒。
  
      金灵鸟这件灵器,是杜海天为杜恒购买的,呈护臂形状,平时隐藏在杜恒右手袖口,战斗中不易发现,能忽然就动用灵器的力量,起到攻其不备的作用。
  
      杜恒下手就是金灵鸟,让凌语诗焦急不已,她深知金灵鸟的可怕之处,担心秦烈吃亏。
  
      杜海天寒着脸,也被秦烈一番话激怒,他自持身份不能亲自动手,眼见杜恒轰然暴出,暗暗快意,恨不得杜恒一下子打死秦烈一了百了。
  
      出奇地,叶阳秋也没有出言阻止,他冷眼旁观着,似乎也想继续看下去。
  
      在他来看,如果秦烈真如凌语诗所言那般,能够在天狼山力挽狂澜,那么秦烈要应付杜恒的一击应该并不困难。
  
      如果凌语诗说谎,那么天狼山一事就是假的,所有凌家族人都是背叛者,那样的话,秦烈就算真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嗤嗤嗤!”
  
      众目睽睽之下,秦烈抬起左手,左手雕像中陡然电流密集交织,凝为一张雷霆暴shè的大网。
  
      杜恒灵力凝结的金sè鸟雀,一头扑进雷霆电网之中,在“啪啪啪”的电流激shè声中,那一只金sè鸟雀瞬间化为虚无消散掉。
  
      不等杜恒反应过来,早知会如此的秦烈突地靠向杜恒,缠满青幽闪电的右拳,狂暴轰向杜恒胸口。
  
      杜恒满脸惊愕,仓促间再次凝聚灵力,只勉强在手上聚集了一小片金云,就匆忙迎向秦烈拳头。
  
      “轰隆隆!”
  
      雷霆爆炸之音,突地从两人拳头上传来,震得所有人耳膜都是嗡嗡直响。
  
      只见那杜恒手上的金云,被闪电一击即溃,化为点点金星飞散,青幽闪电却愈发凶猛暴戾,顺着杜恒拳头缠绕向他手臂,如青sè电蛇般在他身上开始蔓延开来!
  
      杜恒的身躯,也如被铁甲马车冲撞正着,几乎脚不沾地地横飞暴退。
  
      “啪嗒!”
  
      他一路控制不住的暴退到杜飞担架旁边,一屁股跌倒在担架上,将伤痕累累的杜飞撞的也是惨叫连连。
  
      “这,这真是秦烈?我眼花了么?”
  
      “我,我记得我还骂过他傻子,希望……希望他没有听见。”
  
      “老天,这才是真正的秦烈么?!”
  
      “……”
  
      所有凌家族人,都如同第一次认识秦烈,一个个如同看怪物一般看向他。
  
      尤其是凌萱萱,她紧咬着牙关,死死盯着此刻的秦烈,眼中流露出的目光极其复杂……
  
      叶阳秋也是微微一愣,显然也被秦烈惊到,也开始真正思考凌语诗的那番话,觉得兴许凌语诗所言还真有可能是事实。
  
      就在一道道匪夷所思的目光下,秦烈并没有收手停下,如暴烈的凶兽发狂一般,居然又朝着杜恒追去,一副要趁着杜恒灵力无法聚集,要将其格杀当场的凶蛮架势。
  
      这暴烈、狂猛、霸道、疯狂的气势,顿时震惊了所有人,让所有观看者都勃然变sè。
  
      没有动手前的秦烈,模样俊美清秀,身材瘦削,看起来像是女孩子一样显得柔弱。
  
      然而,一旦暴起发难,他仿佛瞬间化身洪荒猛兽,那种狂暴、疯狂、刚猛的气势,加上雷霆闪电的爆炸轰鸣之音,和之前给人的瘦弱印象形成的反差画面,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他们开始不由自主地怀疑,怀疑先前安静的那个秦烈,和现在暴动的秦烈,压根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小畜生!你找死!”
  
      眼见秦烈冲来,杜娇兰头发乱飞,凄厉鬼叫着,身躯紫sè光晕忽闪着,要痛下杀手。
  
      凌承业一见这架势,也暴喝一声,朝着杜娇兰奔去。
  
      杜海天脸sèyīn沉,冷着脸,也要亲身参与进来。
  
      凌语诗、凌萱萱、凌承志等凌家族人,也都大叫起来,令院子内的场面几乎失控。
  
      “都给我停下!”
  
      就在此时,叶阳秋冰冷酷厉的声音传来,他鬼魅般忽然出现在秦烈身旁,忽然伸手按住秦烈肩膀,然后脸sèyīn森看向杜海天。
  
      被他伸手一按,秦烈生出一种被巨山镇压的沉重感,脚步如灌了铅,动也动不了,只能放弃了对杜恒的追杀。
  
      他看向杜恒身旁的一名佝偻着身子,身穿炼器师长袍的黑瘦中年人,眼神冷厉。
  
      刚刚藏身人群中,他就在暗暗观察,发现杜娇兰那一块多了一个炼器师,当时他就肯定了那名炼器师就是破坏药山石道奇阵的家伙,这让他对杜家恶感暴增。
  
      后来,眼见那杜娇兰、杜海天一家子满口恶言,逼迫的凌语诗眼眶通红,几乎要绝望悲痛地哭泣出来,他愈发压抑不住内心的暴怒,终于按捺不住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以恶毒言语来对待杜家人。
  
      他没料到杜恒突然冲出,一过来就要对他痛下杀手,这让他内心狂怒彻底被点燃,轰然爆发了出来。
  
      “谁敢乱来,休怪刑堂治罪!”叶阳秋又是一声冷喝。
  
      一听到“刑堂”两字,快要失控的局面,竟然奇迹般瞬间平复下来。
  
      不但凌承业众人停了下来,就连杜海天也脸皮子一抖,yīn沉着脸约束麾下,让他们都冷静下来,都不准冲动出手。
  
      “凌家和杜家的纠纷,我不想多管,也完全没有兴趣!”在大家冷静下来后,叶阳秋皱着眉头,冷冷看向两边人,“我这趟过来,只为调查凌家有没有勾结碎冰府,有没有背叛星云阁!”
  
      他讲话的时候,刑堂武者四散开来,目光yīn森地jǐng告先前妄动者,示意他们安分一点。
  
      众人各自分开,都站回原来的位置,凌家和杜家也被隔开,不能立即交上手。
  
      只有秦烈和叶阳秋还站在所有人中间。
  
      秦烈还被叶阳秋扣住肩膀,依然无法动弹,这时候他不由皱眉道:“行了,不会动手了,松开吧。”
  
      此刻,那边杜恒也重新站好,脸sè难看之极,眼中蕴藏着怨毒恨意,毒蛇一般看向他。
  
      叶阳秋yīn森冷冽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终于把他松了开来,然后冷声道:“有着碎冰府标志的百脉丹和辟海丹,究竟是你身上的,还是凌家家主的?”
  
      “我的。”秦烈干脆道。
  
      “从何处得来?”叶阳秋再问。
  
      “在极寒山脉一个山谷中,杀了几个碎冰府的人,从尸体身上缴获的战利品。”秦烈又答。
  
      “如何证明?”叶阳秋眯着眼。
  
      秦烈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从怀中取出那块有着一团星云图的玉牌,随手递给叶阳秋,自己也不确定地询问道:“这个能不能证明?”
  
      ……
  
      ps:诚恳地求推荐票支持,请大家投几张,谢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