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四十九章 八重天

第四十九章 八重天

readx();    叶阳秋和刑堂武者,暂时在凌家镇住下,等候来自于阁内的回讯。
  
      经历了凌家大院的那个大事件,如今,所有凌家族人再看秦烈的时候,目光都充满了好奇和惊憾。
  
      许多凌家武者,都对秦烈心怀感激敬意,凌鑫、凌霄两人更是时常来找秦烈饮酒谈乐。
  
      有不少大胆的凌家少女,还会打扮的光鲜亮丽,时常徘徊在秦烈石屋旁边……
  
      秦烈每日来往药山之间,凌家族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他身上,有时候连星云阁的武者,也会对他笑着打招呼。
  
      一时间,秦烈在凌家镇忽然变得炙手可热,连凌语诗想单独和他说些话,都变得麻烦起来。
  
      ——他太吸引人注目了。
  
      五天后的一个中午,一只信鹰出现在凌家镇上空,落到刑堂一人肩膀上。
  
      信鹰带来了星云阁那边的回讯。
  
      当着凌承业一家人的面,叶阳秋将信笺看完,然后冲着凌语诗点了点头,说道:“刘延将事情说明清楚了,你凌家不但一点错误没有,还为星云阁立下大功。尤其是秦烈……他在星云阁的贡献点攀上到三千了,韩庆瑞长老都记载下来了。”
  
      凌承业彻底放下心来,连声道谢,脸上终于展露轻松笑容。
  
      凌语诗美眸闪亮,恬静淡雅说道:“多谢叶长老还我凌家清白。”
  
      “不,是我应该谢谢凌家,谢谢那个……秦烈。”叶阳秋脸色依旧淡漠,“我那下属刘延能大难不死,全然是因为秦烈让魔狼王转攻颜德武,不然,刘延绝然无法存活下来,高宇他们也将尽数被杀。”
  
      他这么一说,凌家一众族人,也都是感叹万千。
  
      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预料不到三番五次拯救凌家于水火之中的人,就是他们轻视五年,视之为傻子的秦烈。
  
      ——尤其是凌萱萱,这几天一直都在愧疚中,没脸找秦烈表达歉意。
  
      “凌家虽然证明了清白,可冯家的诡计也达成了,已经得到了消息,冯家迁移到碎冰府掌管的地界了,再想动冯家也有点麻烦了。”叶阳秋冷着脸,沉吟了一下,忽然对凌承业说道:“有关十年前杜海天暗算凌家,导致你妻子葬身和众多族人牺牲一事……我会进行调查,就算杜海天是长老,我也会尽量弄清楚真相,为你们凌家讨个公道。”
  
      他这么一说,凌萱萱、凌语诗眼睛通红,激动的不能自禁。
  
      凌承业和凌承志两兄弟,只是一味的道谢,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不能百分百保证,一定能让杜海天获得严惩,他毕竟……也是和我同级别的长老。不过当年替他下达命令的那些爪牙,应该逃不掉刑堂的惩罚,还请你们有个心理准备。”叶阳秋又道。
  
      “明白,我们明白叶长老的难处。”凌承业连忙道。
  
      “就这样了,我们在凌家镇逗留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交差了。”叶阳秋拒绝了凌承业的挽留,将事情交代清楚后,便率领刑堂麾下离开凌家镇。
  
      当天傍晚。
  
      秦烈从药山矿洞走出,一眼瞧见山脚下,立着一道优美淡雅的身影——凌语诗。
  
      一身藏青色的贴身长裙,将她典雅宁静的气质完全衬托了出来,一头漆黑长发柔顺披散下来,如飞泻的瀑布,令她平添了几分美丽高贵。
  
      夕阳下,伊人如从画中走出的仙子,让人悠然神往,心驰摇曳。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秦烈走过来,自然而然地问道。
  
      “我爹在家里设了宴,让我亲自过来请你,还希望你赏脸一叙。”凌语诗温柔笑着,明眸饱含深意地说道:“这几天,不少凌家的小鸟雀儿,都花枝招展的围绕在你石屋旁边,我都找不着机会见你……”
  
      秦烈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无奈道:“这就是我一直害怕的事情。”
  
      他真正苏醒过来后,还是宁愿以木然痴傻来伪装自己,就是怕吸引凌家人的注意,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影响他的修炼。
  
      如今,他只要一出现在凌家镇,所有凌家族人都会目光锁定他,一路上还有各种问话,就算是回到石屋也不安生,旁边有很多人叽叽喳喳,有时候凌霄、凌鑫还直接闯过来找他喝酒谈心。
  
      现在,连凌承业都开始设宴了,他忽然觉得以后怕是要不得安生了。
  
      “你不用担心太多,那些人的热情也就一阵子,等过去就好了。”凌语诗劝慰着,歉意说道:“都是因为我,才搅乱了你的生活,将你扯进凌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
  
      秦烈淡然一笑,“也不全是因为你,杜家悄悄让炼器师破解药山的阵法,也是触犯了我,我也不想让杜家人顺畅。”
  
      “你这家伙,真实的境界到底在炼体几重天?那杜恒在八重天境界,居然被你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你境界一定很高吧?”凌语诗微微鞠着身子,主动凑上前来,一双明眸熠熠生辉,一瞬不移地凝视着他。
  
      凌语诗现在比他还要略高一点,这般弯腰放低身段后,丰泽唇角离他只有一拳距离……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悄然从她吐息如兰的唇瓣逸出,令秦烈心中一荡,体内如有不知名的火焰燃烧起来……
  
      “七重天,我只有炼体七重天境界,嗯,就是七重天。”他讲话都有点不利落了。
  
      凌语诗深深看着他的脸庞,忽然“噗哧”一笑,美眸溢满笑意,“才不信你呢。”
  
      “不信拉倒。”秦烈嘿嘿笑着,“我穴窍被别的力量充盈着,灵力无法渗透进去,穴窍不能贯穿,就是七重天境界,不是么?”
  
      “别的力量?”凌语诗露出思索之意,和他并肩走向凌家镇,蹙眉认真想着,好一会儿才说道:“按照道理来讲,只要穴窍能容纳力量,能够贯通,都算是炼体八重天呀?就算是你穴窍中的不是灵力,只要是力量,也算是贯通了穴窍,应该也算炼体八重天了……”
  
      顿了一下,她说道:“这样吧,一会儿用测境石测试一下,看看灵力精纯浑厚的程度,以此来判定一下好了。”
  
      秦烈心神一动,“别的力量贯通淬炼穴窍,也算是炼体八重天,不是必须要灵力么?”
  
      “对呀,我听我爹以前说过,修炼特殊力量灵诀的,能够通过别的力量打通穴窍,令其容纳特殊力量,只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稀少罢了。”凌语诗认真说道。
  
      秦烈眼睛亮了,暗暗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就去用测境石来测试一下。”
  
      “大小姐回来了。”
  
      “秦烈你好啊!”
  
      “哈哈,大小姐过去等秦烈了,真让人羡慕啊。”
  
      “人家都订婚了,走到一块儿理所当然啊,真是大惊小怪的。”
  
      “……”
  
      当秦烈和凌语诗在凌家镇镇口现身,立即有不少凌家族人,大声地笑着打招呼,善意地调侃起两人。
  
      秦烈注意了下,发现凌语诗俏脸微红,眼中略有羞意,不过并未动怒,似乎并不介意族人地调笑,这让他有些讶然。
  
      在众人一路的调笑招呼声中,两人来到凌家厅堂,里面一桌子丰盛的酒菜刚刚摆好,还都冒着热气,凌承业兄弟和凌萱萱,还有族老凌康安此刻都在,一见他走了过来,几人都流露出笑意,起身过来招呼。
  
      “算算时间你们也快到了,我就让下人提前准备了,秦烈啊,当年你爷爷在的时候,我们也偶尔一起坐下来吃饭。后来你爷爷走了……我就疏忽了你,是凌叔我不对,今天我先自罚三杯!”
  
      也不等秦烈开口,凌家家主拿起酒杯,就自斟自饮来了三杯酒。
  
      “秦烈,我以前……以前,总之我有错,我也自罚一杯酒,还请你见谅。”
  
      凌萱萱垂着头,不敢去看他,小脸泛着羞赧愧疚之意,也喝了一杯酒,然后低着头坐在那儿不吭声。
  
      “秦烈,来来来,过来先坐下。”凌承志热情招呼,“小诗,你愣着干嘛呀,快带秦烈入座啊?”
  
      “爹,秦烈要用一下测境石,来确定一下境界,等会再喝酒吧。”凌语诗看着家人热情谄媚的模样,有点不好意思,无奈地说道。
  
      “我去拿!”
  
      凌承志猛然站起,极快出了厅堂,然后又很快回来,将一块棱形晶体的测境石放在秦烈身前。
  
      “多谢。”
  
      秦烈极其在意境界一事,也不管凌家一家人都在,就将掌心按在测境石上,一点点地将灵力涌入测境石上。
  
      一道道蓝色光线,从测境石上浮现出来,初始六道极快,到第七道的时候明显缓慢下来。
  
      凌家人凝神看着,看着测境石的蓝色光线,一道蓝色光线代表着一重天境界,此刻,已经到第七道蓝色光线了……
  
      秦烈持续增强着灵力输送,眼睛也是紧紧看着测境石的晶面,随着灵力的不住增强,那测境石的晶面上又是一道极浅的蓝色光线,略显模糊的出现出来,旋即才慢慢地变亮,而且越来越明亮!
  
      “炼体八重天!”凌语诗惊喜不已,娇喝道:“我就说吧?你肯定达到炼体八重天境界了,你这家伙自己还不相信,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反观凌承业等人,则是一点不意外,在他们来看,能够打的杜恒没有反抗之力的秦烈,就应该在炼体八重天,一点不出奇,听到凌语诗的娇呼声,他们才奇怪,“不是很正常么?”凌承业询问缘由。
  
      凌语诗旋即将秦烈的忧心之事道明。
  
      凌承业愕然,然后对秦烈说道:“不论何种力量,只要能贯通穴窍,能通过穴窍释放出来,都算是达到炼体八重天境界。而且,据我所知能够以别的力量打通穴窍的,往往都是极为罕见神奇的灵诀……”
  
      看着测境石上第八道明晰的蓝色光线,听着凌承业的解释,秦烈也放下心来。
  
      他抽手后,测境石上的蓝色光线快速消失掉,看着光滑如镜的测境石,他眼中流露出思索目光,暗暗想着。
  
      “我动用的只是丹田灵海的灵力,只是这样就是炼体八重天境界,而浑身穴窍内储藏的雷霆闪电之力,却一丝没有运用出来。如果,如果连七百二十个穴窍的雷霆闪电之力,也一起汇入测境石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
  
      当时和杜恒交战的时候,他以为杜恒的不堪一击,是因为轻视自己,因为没有尽全力,因为金灵鸟释放的灵鸟被电网击溃,这才导致杜恒猝不及防下全面崩溃,连心神都被震慑住,这才被他一击给轰的倒飞。
  
      这一刻,他才明白,不是杜恒没有尽全力,而是他本身就很强大!
  
      ——是他小看了自己的真正力量!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达到炼体八重天境界了,以和杜恒相当的境界实力,加上额外的雷霆闪电之力,还有他肉身的强悍程度,打的杜恒没有还手之力,根本就是理所当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