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七十一章 与雷共鸣

第七十一章 与雷共鸣

    “那小子是李记商铺的,上次卖给我们聚灵牌的就是他,小姐你看?”
  
      老仆在桥的另一端站定,看着桥上秦烈和冯凯的激斗,微微鞠身,冲那白衣女子说道。
  
      白衣女子眸子清澈如透亮水晶,没有一丝杂质,浑身流露出一股幽寒气息。
  
      她俏生生站在那儿,自成一道绝美的风景线,如将傍晚的晚霞色彩都给遮掩,她的气质令人自惭形秽,让人不敢直视。
  
      “先看看。”她漠然道。
  
      老仆微微点头,就在桥头停了下来,没有扫视严青松一眼,只是望向战斗中的秦烈和冯凯。
  
      “好美的女子!”
  
      严青松回头,只是看了一眼,脑海便轰然一震,视线如生了根一样,在那白衣女子身上凝聚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在碎冰府,严青松身份不凡,还是严子骞的堂哥,见识过的美女不计其数,但是如那白衣女子一样出众夺目的人物,他还是第一次面见,禁不住心猿意马,魂儿都像是丢了一般。
  
      他只是看向那白衣女子,就连秦烈和冯凯的战斗,他都像是给暂时忽略了。
  
      “咻咻咻!”
  
      一道道凌厉剑芒,从冯凯手中银色长剑飞出,剑芒如冷电,在石桥上纵横切割,令石屑纷飞,有不少石块都被斩断。
  
      秦烈手持木雕,被那银色剑芒逼的狼狈不堪,身上已多出一条条细密伤口。
  
      木雕形成的电网,只能护住他身前要害,然而那冯凯的剑芒,如银色细线,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一起激射过来,让他防不胜防。
  
      锋利之极的银芒,一旦刺在他身上,他身躯上立即多次一道血淋琳缝隙。
  
      冯凯在开元境初期,他只是刚刚跻身炼体九重天境界,双方差了整整一个大等级,不论在灵力浑厚程度上,还是战斗经验上,他都处于劣势。
  
      而且冯凯灵技飘逸,走动间脚步如风,手中长剑更是刁钻歹毒,每每能够从死角递向秦烈要害之处。
  
      若非他手中木雕形成的电网能形成强力护盾,若非他身体强悍无比,他怕是早就支撑不住,被那冯凯给活生生肢解了。
  
      “滴答!滴答!”
  
      一滴滴殷红鲜血,从他胸口、背部、臂膀上的伤口滑落,石桥上鲜血如花,朵朵绽放。
  
      “在我吟霜剑的剑芒之下,你身体没有被凌迟撕裂,还真是令我惊诧。”冯凯身形闪掠间,还有闲暇冷言冷语,“你连骨骼都没碎断,看来在肉身的磨砺上,比我所想的还要坚韧,不过还是难逃一死!”
  
      秦烈一声不吭,也没有功夫多言一句,他全神贯注,体内灵力混合雷霆之力,疯狂的运转着。
  
      “轰隆隆!”
  
      一声声天雷爆炸之音,突然从他胸腔骨骸内传来,他浑身穴窍内的狂暴雷霆力量,如决堤江水般陡然怒涌出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他浑身穴窍中,如同也有雷轰传来,朗朗晴空之下,炸雷声竟然不绝于耳。
  
      “轰隆隆!”
  
      傍晚时分,晚霞满天,九霄云层深处,突然传来一声爆裂雷鸣!
  
      “嗤嗤嗤!”
  
      一条粗如巨龙般的炽烈闪电,倏地从霞云中乍现出来,扶摇而下,轰然冲射在石桥之上。
  
      “崩!”
  
      连接灵材商街和南城的石桥,瞬间崩碎,坚硬的石头裂为数百块,石屑纷飞。
  
      石桥上的秦烈、冯凯、严青松三人,似乎同时被如龙般的闪电轰击,在漫天石灰中,三人都惨叫出声,一起跌落在下方宽阔的长河之中。
  
      “咦?”
  
      白衣女子澄清的眼眸的中,流露出一种惊奇之极的光芒,她忽然抬头,看向红霞漫天的虚空,又低头看向断裂的石桥,看向桥下的河流。
  
      流动的河流中,秦烈、冯凯、严青松三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见,如沉入河底,被水流冲向别处。
  
      “这个天色,岂会有暴雷闪电?”老仆一脸讶然,“古怪,真是古怪,那雷电还那么准,就劈在我们眼前的石桥上方?”
  
      “九霄雷霆闪电,不是自然形成,而是被人引动的。”白衣女子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
  
      “啊?被人引动?小姐,你是说?”老仆悚然动容。
  
      “李记商铺的那个学徒。”白衣女子肯定地点头,“九霄闪电从虚空劈射下来前,他体内传来雷霆轰鸣之音,我不知道他修炼了什么奇特功诀,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体内的异变,连接了九霄深处的雷霆,将一道天雷闪电带了下来。”
  
      那老仆惊异之极,“小姐,你见多识广,可知道在我们赤澜大陆上,什么样的雷电灵诀能如此霸道?”
  
      白衣女子蹙眉,认真想了一会儿,轻轻摇头,“连开元境都没有达到,居然就能引动九天神雷,这么霸道狂暴的功诀,我还真没有听过。”
  
      此言一出,老仆愈发惊愕了,他沉吟了一下,又说:“从天而降的雷霆闪电,将石桥瞬间摧毁,那三个家伙不知道怎么样了……”
  
      “能引雷霆闪电下来的那学徒,定然不会有事,至于另外两人……就难说了,就算是不死,至少也要脱成皮了。”白衣女子淡然道。
  
      两人讲话的时候,这个偏僻之地引起的爆炸声音,终于将诸多武者吸引了过来。
  
      等那些人过来后,发现石桥爆碎,都是惊奇不已,纷纷议论着,想要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白衣女子和那老仆,则是换了一个方向,从另外一个石桥去了灵材商街。
  
      两人径直去了李记商铺。
  
      李记商铺内,李牧坐在他那摇椅中,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眯着眼懒洋洋看着外面。
  
      待到他看到白衣女子和那老仆进来,李牧依然神色随意,笑着说话:“两位这是第二次光临小店了,这次想看些什么?”
  
      “还要上次收购的聚灵牌,我们这趟愿意以两块凡级七品灵石的价格购买,过了这么久,不知道你有没有进货了?”老仆说话道。
  
      “价格翻了一倍,嗯,看来你们认识到聚灵牌的价值了。”李牧微笑,然后说道:“暂时没货,过段时间可能再进一批过来,你们下次再来吧。”
  
      “离你这里最近的一个通往南城的石桥,刚刚被天雷摧毁了,你应该能听到声音。”白衣女子忽然道。
  
      “听到了。”李牧点了点头,讶然道:“但管我什么事?”
  
      “你店里的那个学徒,刚刚恰好就在桥上,我们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老仆解释。
  
      李牧眼瞳微缩,神情陡然严肃起来,他那摇椅也停止了摇晃。
  
      白衣女子和那老仆,都深深看向他,似乎想通过李牧知道点什么——能引动九霄雷霆降落的秦烈,已成功勾起两人的好奇心,让他们认为李牧应该知情,所以两人暗暗期待。
  
      李牧忽然闭上了眼。
  
      白衣女子和那老仆,都眼神熠熠看向他,可惜压根不能从闭上眼的李牧身上,瞧到那怕任何一丝异常。
  
      “你们过段时间再来,不送了。”李牧没有睁开眼,婉言送客。
  
      白衣女子和那老仆,目露诧异,心里觉得莫名其妙,然后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退出了李记商铺。
  
      在他们离开不多久,那条通体雪白的大狼狗,从后面小院悄然走了过来。
  
      它奇怪的看向闭着眼的李牧,似乎从李牧身上觉察到了什么动静,所以前来看看情况。
  
      过了一会儿,李牧睁开眼,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冲着那大狼狗微微一笑,“我刚刚只是找个人,没想到连你也惊动了,嗯,没事,那小子活的好好的,只是受了点皮肉伤罢了,呵呵。”
  
      大狼狗摇了摇尾巴,似乎觉得无趣,又重新回到后院,蹲在树下闭目养神。
  
      ……
  
      通往星云阁的一条巷子内。
  
      秦烈突然出现,他全身湿透,背部、胸口和臂膀上,伤口上血迹明显,他沉着脸,忍着伤口传来的刺痛,避过人群,专挑僻静的巷子钻。
  
      “严青松,冯凯,你们这次要能活下来,下次,我会让你们尝尝更刺激的滋味!”咬着牙,秦烈低喝一声。
  
      从天而降的雷霆闪电,瞬间粉碎石桥,将他和严青松、冯凯一并轰入河中。
  
      他不知道严青松、冯凯状态如何,落水之后,他一路潜游,在大家都朝着爆炸场聚集的时候,他悄悄上岸往星云阁而去。
  
      “这次真是万幸,竟然误打误撞引起九霄雷霆降落,不然非要死在冯凯、严青松手中不可。导引九天神雷轰落,不是要修成天雷圣体之后么?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还达不到天雷圣体的程度,怎么会这样?”
  
      巷子中,秦烈皱着眉头,默默想着,表情越来越疑惑。
  
      “咦?身上怎么会有浓烈的酒味?我没喝酒啊,酒味从何而来?”他忽然嗅到酒香,神色奇怪的开始检查着身体,“伤口!酒香从我伤口散逸出来,怎会这样?这酒,是李叔那烈酒的气味!”
  
      秦烈一脸愕然。
  
      ……8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