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七十五章 残次品

第七十五章 残次品

readx();    长刀内部,三个灵阵图相互嵌套,主灵阵图他并不认识,结构较为奇特,呈星云的形态,还有点点星光闪耀。
  
      他略一感应,就知道主阵图的星点,是星辰精铁这特殊材料引起的反应。
  
      也就是说,星云形态的主阵图,重点用来催动星辰精铁,将星辰精铁的奇妙之处给激发。
  
      主阵图秦烈并不熟悉,不知道名称,只能隐隐看出功效,无法模仿,没办法动手脚。
  
      另外两个阵图,分别是聚灵和增幅,都是基础阵图。
  
      而且,相比较他掌握的聚灵、增幅而言,长刀内的聚灵和增幅都像是简化版本,不论精细度还是刻画所需的灵线,都弱了太多太多。
  
      聚灵、增幅两个阵图,被嵌在主阵图内部,那增幅阵图刻画成功了,但聚灵……仅仅只是绘刻到一半,然后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将其完成。
  
      也就是说,长刀内的灵阵图,其实根本没有成功绘制出来。
  
      仅仅只是半成品而已!
  
      他眼神惊异,不动声色的又将龙骨鞭取出,继续以精神意识感知。
  
      情况稍有不同,但大体还是一致。
  
      龙骨鞭由四个灵阵图形成,主阵图呈蛇形,狭长扭曲,充斥在鞭子内部,为主脉络,也是龙骨鞭内灵阵图的核心,是真正可以将龙骨鞭优势释放出来的要点——这个主阵图没有问题。
  
      另外三个灵阵图,分别是储灵、聚灵、增幅,其中储灵、聚灵也都刻画完全。
  
      有问题的是增幅阵图。
  
      龙骨鞭内部的增幅阵图,也仅仅只是刻画了一半,然后炼器师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就收手了。
  
      和长刀情况一致。
  
      两样都是半成品,内部除去主阵图比较难懂奇妙外,基础的聚灵、增幅、储灵三种阵图在秦烈来看简直粗劣不堪,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结构也太过松散紊乱,远远比不上他所掌握的三种基础阵图。
  
      长刀和龙骨鞭,主阵图都没问题,出问题的一个是聚灵,一个是增幅,都是基础阵图。
  
      “屠大哥,茜姐,这长刀和龙骨鞭,内部的灵阵图……似乎并没有刻画完成,为什么?”沉默半响,秦烈忽然问道。
  
      屠泽、卓茜两人,都在借酒消愁,情绪低落,康智他们在轻声劝说。
  
      他们也看到了秦烈的动作,都当秦烈好奇,没有当一回事。
  
      如今听到秦烈的询问,屠泽才反应过来,苦笑道:“看来烈哥儿跟了姚大师一段时间,也多少了解了一点炼器。你说的没错,长刀和龙骨鞭内的灵阵图,并没有最终刻画出来。”
  
      秦烈流露出征询的目光。
  
      屠泽放下酒碗,向他解释起来,“因为卢大师在炼制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聚灵阵图和主阵图不能完美契合,可能是前期构造的问题,也可能是材质方面的冲突。总之,聚灵阵图就算是刻画出来,也没办法将他主阵图的特点发挥出来,不能将星辰精铁给完全激发,使得这灵器品阶不可能高过凡级四品,在他来看这样就是残次品。”
  
      “卓茜的鞭子也是这样,增幅阵图无法真正融入主阵图,发挥不出材质的威力。这么一来,就算是将增幅阵图继续刻画出来,鞭子的等阶也会大大降低,达不到他的预期目标。”
  
      屠泽摇了摇头,无奈说道:“卢大师可以接受失败品,但不能接受残次品。所以一见无法绝对成功,宁愿不再继续下去,也不允许低等级的残次品出现。对他来说,凡级四品以下的灵器,那是对他的侮辱,他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卢大师是玄级二品炼器师,他炼制的灵器,至少也要是凡级六品!低于凡级六品的灵器,会令他名声扫地,所以他可以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低阶灵器的出现。”卓茜先补充,然后无奈道:“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秦烈默默点头。
  
      他跟随姚大师有一段时间,对炼器界也有所了解,知道炼器师都有这方面的怪癖——可以接受失败,却不能接受残次品。
  
      大多数的炼器师,都是完美主义者,很少人会随随便便将就什么。
  
      他也知道,一名炼器师为灵器刻画灵阵图之前,往往会先有一个构想。
  
      他们会以基础阵图和主阵图设计一个适合灵器的复合图阵,而且还会在不同的灵板上先行进行验证,只有在各种灵板上通过,检测没有问题了,才会真正在灵器上重新绘刻出来。
  
      只是,根据专门灵器设计的复合图阵,兴许在不同灵板上没有问题,但真正用在灵器上,又会出现很多难以预料的变数。
  
      灵器的材质,由许多灵材混合熔炼而成,比灵板复杂太多,高等级的灵材内部本身还可能有特殊力量……
  
      这么一来,在灵板上没问题的复合图阵,在灵器上就极大可能发生意外。
  
      中途灵阵图忽然崩溃,都是极其常见的,有的炼器师因此受伤的也有很多,灵阵图和材质的冲突,阵图和阵图间的不融合,更是屡见不鲜的常规情况,这些变数都会导致炼器的失败!
  
      “哎,本打算等这两样灵器成功炼制出来了,就带大家一起出去捕杀灵兽,给大家都挣点贡献点的,现在失败了,行动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屠泽喝了一口酒,有些遗憾的说道:“要被严子骞给抢占风头了。”
  
      “嗯,听说严子骞突破到开元境之后,近期在冰岩城外面活动,已经杀了两头二阶灵兽了。好像森罗殿那边,都有人听说了他的名字,对他暗暗留心了,能够被森罗殿的人记住名字……这可是极大的荣幸。”
  
      褚鹏皱着眉头,“这对将来进入森罗殿,都有很大的好处,这家伙,还真是懂得在什么时候出风头。”
  
      “严子骞的冰螭剑,就是请卢大师度身量造而成,和他修炼的功诀完美融合。之前在炼体九重天境界,他以冰螭剑和我交战,我都觉得狼狈。那冰螭剑,炼体境期间还无法真正发挥其威力,如今他突破到开元境,冰螭剑将会更加凌厉可怕。”
  
      屠泽沉着脸,吸了一口气,“以后,这严子骞将会越来越难对付了,下次如果碰到他,没有趁手的灵器在身,我可能会吃亏……”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表情沉重起来,一个个眉头深锁。
  
      碎冰府和星云阁关系一向不好,屠泽和严子骞更是死敌,双方积怨很深,一照面就会爆发冲突。
  
      以前,严子骞境界稍低,没办法将冰螭剑的真正威力发挥,屠泽还能招架。
  
      现在两人都突破到开元境,冰螭剑的厉害将会让严子骞实力大涨,没有趁手灵器,无法将功诀力量彻底发挥的屠泽,要和现今的严子骞对上,落败的可能性将会极大。
  
      “我修炼的星云诀,是我父亲当年建立星云阁的核心灵诀,这法决很强大,一旦运转会形成簇簇星云,内中玄妙很多。只是,我原先使用的长刀,偏向炎热,和我星云诀根本不是一路,完全无法将星云诀的厉害展露出来。”
  
      屠泽看向那件残次品,遗憾道:“这柄长刀,里面参杂了星辰精铁,传言星辰精铁为星辰爆炸的碎片,这是能真正发挥我星云诀的好东西。如果这长刀淬炼出来,我和严子骞对上将会信心十足,可现在……哎。”
  
      “屠大哥,茜姐,我对炼器比较好奇,这刀还有这蛇骨鞭,能否让我揣摩一段时间?”秦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要求道。
  
      屠泽耸肩,无所谓道:“已经是残次品了,还不如我原先的趁手,你拿去玩玩也无妨。”
  
      “灵阵图没有完全刻画出来,连灵器都谈不上,你要玩随便了,反正都报废了,随你折腾。”卓茜也表态了。
  
      “那就谢谢了。”
  
      ……
  
      第二天。
  
      由于姚泰忙于修复灵器,无暇继续教导他熔器,所以他白天很空闲。
  
      他的贡献点几乎耗费尽,也没办法去藏经楼借阅书籍,不能继续使用修炼室淬炼武技。
  
      所以,短时间他在星云阁无所事事,没有适合他的活动。
  
      他以油布裹住那柄长刀和蛇骨鞭,悄悄离开了星云阁,往灵材商街的李记商铺而去。
  
      近期,严青松、冯凯这两人伤势恢复后,因为灵兽的威胁,他们都在严子骞身旁做帮手,和严子骞一起猎杀灵兽,都是风头正劲,连赤炎会和水月宗那边,都有人说起这三人来。
  
      严青松、冯凯不在冰岩城,秦烈不用担心路上出现什么变故,轻松中还有点小遗憾。
  
      “你小子,最近都窝在星云阁,好久没有过来了,难道怕了那两个碎冰府的家伙?”秦烈一走进来,李牧的调笑声就响了起来,“我听说,好像他们下场更惨,你倒是没什么大碍啊。”
  
      “李叔你怎么会知道?”秦烈讶然。
  
      “买聚灵牌的那个丫头,又来店里了,她全程看到你们交战的过程,和我提了一下。”李牧笑了笑,“那丫头对聚灵牌很有兴趣,这次出价两个凡级七品灵石购买,你有没有兴趣赚点灵石?”
  
      “呃,还有多少灵板可用?”秦烈问道。
  
      上次走前,他将很多灵板带去了星云阁,去练习刻画储灵阵图。
  
      一个新灵阵图的练习,是极为耗费材料的,所以他已经损耗了很多灵板,今天给李牧一说,才记起可能灵板快要不够用了。
  
      “还真不多了,只有三十五块灵板了,你如果以后还要练习刻画灵阵图,真要继续补充灵板了。”李牧笑着说。
  
      “看来是需要赚点灵石了。”秦烈摸了摸头,想了一下,说道:“聚灵牌内加上增幅阵图,能增强聚集天地灵气一倍的速度,增强型的聚灵牌,应该要贵一点吧?”
  
      “你小子。”李牧嘿嘿一笑,“你尽管去炼,我保证帮你处理掉,给你要个满意的价钱!”
  
      “多谢李叔,我先回屋想点问题。”秦烈笑容灿然,拿着油布包着的长刀、龙骨鞭,就往后院而去,快走出店铺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脚步暂停,回头看向摇椅上懒洋洋的李牧,认真说道:“还要多谢李叔你的好酒。”
  
      话罢,他这才走开,进了后院内的小屋。
  
      ……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