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八十一章 回头

第八十一章 回头

readx();    “咦,这不是星云阁的朋友么?这几天有什么发现?”
  
      严青松忽然从一根石柱后面冒头,瞧见屠泽、卓茜等人后,笑嘻嘻地调侃起来。
  
      在他身后的严子骞、冯凯等人,还有水月宗的那诺,也接连浮现出来,都瞥向了屠泽等人的位置。
  
      屠泽一行人,在一块巨大青褐色石块后面,那些石头堆砌成峰,中间有一条狭长石道。
  
      三头二阶灵兽的方位,就在石道后面几里处,严青松众人要去捕杀,其实可以稍稍绕个方向,并不是非要经过那石道。
  
      严青松也知道这一点,可他还偏偏从这边走,明显就是刻意为之。
  
      水月宗的那诺,一见严子骞和屠泽再次碰面,不由扯嘴轻笑起来,露出饶有兴趣的模样,还摆手让后面姐妹先停下来,做出了想要看好戏的架势。
  
      “青松,到底怎么走?”冯凯皱眉故意问道。
  
      指了指屠泽身后的石道,严青松神色自然,“就在他们后面。”
  
      “让路!”
  
      严子骞冷着脸,将剑鞘内的冰螭剑抽了出来,银白色的剑刃一出,一股森寒冷冽气息,旋即就扩散开来。
  
      霜白寒雾,从他手心流露出来,如同和冰螭剑奇妙融合。
  
      细看之下,会发现冰螭剑的剑体内,有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呈龙形若隐若现。
  
      提着冰螭剑,严子骞一马当先,径直朝着屠泽走去,脸色冰寒。
  
      冯凯和严青松等人,带着碎冰府其余武者,都是不怀好意地跟了过来,也都悄悄摸上灵器,眼中都是挑衅之意。
  
      因为最近几次交锋,都是他们取得绝对优势,所以在水月宗那些少女面前。他们都想好好表现。恨不得再战一场。
  
      “那诺姐,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水月宗一名少女柔美的小脸上,流露出兴致勃勃之色,“很奇怪呀,碎冰府和星云阁和我们一样,也都是森罗殿下属势力。而且,它们还同在一个城市。为什么双方势成水火?”
  
      “会不会打起来我不知道,但你问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点。”那诺神色从容,她看着两边人逐渐接近,细长眉头挑起,嘴角挂着浅笑。“冰岩城以前没有星云阁,南城和北城都是碎冰府的,嗯,以前的冰岩城就是碎冰府独有的。”
  
      身后几名水月宗的美丽少女,都眼睛微亮,认真聆听。
  
      “以前碎冰府不是森罗殿的附庸势力,而是黑铁级势力玄冰宫的附庸,森罗殿和玄冰宫交战多年。最终森罗殿获得胜利。玄冰宫则是逐渐没落。碎冰府身为玄冰宫的下属势力,在和森罗殿交战的时候。自然也被针对。”
  
      那诺脸色也认真起来,“屠泽的父亲屠世雄创立的星云阁,以前还在冰岩城之外的小镇,也是一个连青石级都不如的小势力。可他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众,硬是带着属下踏入了冰岩城,配合森罗殿的人成功击溃了碎冰府的抵抗力量。”
  
      “碎冰府眼见玄冰宫没落,自己也无法力抗森罗殿,最终只能选择归顺。屠世雄因为立了大功,星云阁也被提升为青石级势力,森罗殿又担心碎冰府会有异心,就让星云阁也立足冰岩城,和碎冰府一起管理这座原来属于他们的城市。”
  
      “当年的战斗,碎冰府很多人死在屠世雄手中,这座本来属于他们的冰岩城,又被割了一半给星云阁作为立宗之地,你说碎冰府的人怎么可能不恨星云阁?”
  
      那诺娓娓道明缘由,“所以之后的这些年,双方虽然同属森罗殿,但是私下里暗斗不止,一直都没有消停过。随着双方死亡人数的增多,这两方的仇怨越来越深,现在恐怕连森罗殿都没办法化解了。”
  
      “原来这样。”那些少女恍然明白过来。
  
      “反正和我们无关。”那诺轻松随意地笑了笑,“我们只管看热闹就好,随便他们怎么打杀,我就喜欢看人家斗,他们斗的越厉害越好。”
  
      “是呀是呀。”她后面的少女,很快将碎冰府、星云阁的积怨抛之脑后,欢声叫嚷。
  
      “让路!”
  
      严子骞提着冰螭剑,周身弥漫着霜白寒雾,走到屠泽身前方向停了下来,冷着脸说道。
  
      酷寒森冷的气息,从那冰螭剑内蔓延开来,剑体内的龙形痕迹渐渐清晰,似乎要跃剑而出……
  
      屠泽觉得胸前的伤口,似乎又隐隐作痛起来,他咬着牙,神色狰狞,不断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突然闭上眼,不去看严子骞脸上的讥讽嘲弄之意,低喝道:“我们走。”
  
      他率先离开身后石道。
  
      “走!”卓茜低着头,用手扯了扯韩枫衣角,硬是拉着他离开。
  
      韩枫目眦尽赤,浑身颤抖着,像是一头频临绝境的野兽,仿佛下一刻就会忍受不了爆发出来。
  
      若非卓茜死死拽着他,不断低声让他冷静,这外面俊秀的韩枫,怕是真会愤然出手。
  
      康智和褚鹏等人,也都强忍着羞辱,一个个脸色难堪,低着头跟着屠泽、卓茜离开。
  
      他们将率先发现的果实给拱手让了出来。
  
      “真让我失望。”
  
      “这真是屠泽,真是卓茜么?”
  
      “以前可不是这样。”
  
      “真没种。”
  
      “……”
  
      碎冰府的武者,冷眼看着他们离开,还不忘冷嘲热讽,刻意挑衅。
  
      “真可怜……”水月宗那个名叫小雀儿的少女,有点看不下去了,摇了摇头,叹道:“屠泽境界和严子骞一样,如果两人都不用灵器,实力其实差不多。哎,屠泽就是运气差了点,没有一件厉害的灵器,要不然肯定不会遭受这种羞辱。”
  
      “我听说,屠泽失败四次了,卓茜失败了三次。”那诺眉头微皱,“为了给他俩筹集足够的灵材,他们的父亲也是煞费苦心,在森罗殿欠了不少人请呢。也真是倒霉。这么多次都失败了。看来真是命不好了。”
  
      “要说命好,还是那诺姐厉害,一次就成功了。”一名少女崇拜道。
  
      那诺扬眉,从袖口中抽出一根白玉戒尺,傲然道:“你那诺姐我,那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向,我这根‘无相尺’卢大师不但一次性就炼制成功了。还说这是他的得意之作。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那诺玉手轻摇无相尺,玉尺幻化出层层叠叠白色尺影,看得人眼花缭乱。
  
      “严子骞的冰螭剑,只是凡级七品灵器,而我的无相尺,却是玄级一品灵器!这有着本质上的差距!凡级灵器。一般只能用到开元境后期,突破到万象境了,往往就要换成玄级灵器了。”
  
      她脸上流露出倨傲之意,“等严子骞突破到万象境,那冰螭剑就不能用了,会成为束缚他实力的壁垒。而我的无相尺,就算我突破到万象境,依然可以继续使用!这就是差别。也是他严子骞不敢招惹我的原因!”
  
      她身后的那些少女。听她这么一说,都是羡慕不已。看向她手中玉尺的目光,也都火热起来。
  
      “那诺,我们可以继续出发了。”严子骞在远处回过头来,他脸上的冰寒早已消褪,还挂上了和煦笑容,“你我两方加起来,定然可以将三头二阶灵兽杀掉,我们都将有巨大收获。”
  
      对待那诺的时候,他表现的谦逊有礼,一方面是因为那诺美貌非常,但最主要的方面,还是因为那诺的实力惊人。
  
      “嗯,你们继续带路,真是令人失望,你们竟然又没打起来。”那诺似乎倍感无趣。
  
      “是屠泽没种。”
  
      严子骞嘿然笑着,然后示意严青松走到前面,自己则是和冯凯一起拉在后方,主动和水月宗的少女混在一块儿,边说边笑地穿过石道,往石林更深入的方向进发。
  
      ……
  
      屠泽、卓茜等人让出石道后,去了另外一边,一行人脸色阴沉,都没有人讲话。
  
      他们已经这么沉默很久了。
  
      “呼呼!”
  
      一团黑魆魆的云簇,从他们头顶方向掠过,往他们先前离开的方向飘去。
  
      他们并没有注意。
  
      半个时辰后,高宇忽然出现,他手上的鬼脸戒乌光熠熠,有强烈的精神波动传出。
  
      高宇脸色阴沉,眉头深锁,一边感应着鬼脸戒上的波动,一边辨别方向,往严子骞、那诺等人越过的石道那边走去。
  
      他看到了屠泽、卓茜,但却选择无视,没有理睬一句。
  
      “高宇!”
  
      康智听到动静,忽然抬头,旋即叫喊起来。
  
      卓茜、屠泽从郁闷境况中走出,一看到高宇往石道那边过去,都皱起眉头。
  
      他们和高宇完全不熟,因为听说高宇曾经虐杀过一个少女,屠泽、卓茜等人更是视高宇为异类,从心理上排斥他。
  
      高宇本人在星云阁也孤僻之极,除了秦烈外,他不和任何人同龄人接触。
  
      高宇为人又是睚眦必报,谁背后说他两句闲话,他都敢将人打成重伤若非叶阳秋庇护,高宇的一些极端做法,早被刑堂严惩了。
  
      屠泽、卓茜对高宇并没有好感,可高宇毕竟是星云阁的人,见他要去的位置可能遇到严子骞等人,屠泽赶紧提醒:“高宇,那边你不要过去,碎冰府的严子骞、冯凯、严青松都在那边,你一个人过去怕是要遇难!”
  
      高宇脚步一停,回头看了屠泽一眼,本就阴沉的脸,陡然变得阴邪狠厉之极,“严青松也在那边?”
  
      天狼山的时候,严青松当着高宇的面,将他一个族弟的头割了下来,高宇心中早将严青松当成了第一号要杀之人,一听到严青松也在,之前的一幕画面又在他脑海浮现出来,这让高宇心底阴暗面瞬间攀上高峰。
  
      高宇的目光,让屠泽、卓茜看了都是心中发毛,“嗯,严青松也在,冯凯、严子骞还有几个碎冰府的家伙,都在那一块。”屠泽回答。
  
      “知道了。”高宇点了点头,旋即不再理睬屠泽他们,阴沉着脸,速度还陡然一快,直朝着石道的方向而去。
  
      “这家伙神经病吧?都说了碎冰府的人都在,他还要去送死?”康智立即骂了起来。
  
      “有病!”褚鹏也沉着脸,“他以为他是谁?他不过才炼器九重天境界,他过去干什么呀?找死么?”
  
      屠泽和卓茜也脸色难看,都被高宇的举动给气道了,认为这小子脑子有问题。
  
      “怎么办?”卓茜跺了跺脚,俏脸上写满了烦躁,“他过去肯定死路一条,严子骞他们绝不会放过他的,这家伙真是疯狗,秦烈怎么认识他呀?”
  
      “他认识秦烈?”屠泽一愣。
  
      这段时间他要么闭关修炼,要么就去森罗殿求卢大师炼器,对阁内的事情还真不清楚。
  
      “嗯,秦烈是他在阁内唯一的朋友,两个家伙经常一起在格斗室交锋。真是看不懂,秦烈这么聪明的人,居然会认这种心理扭曲的家伙做朋友,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他!”卓茜咬牙切齿。
  
      “不管怎么说高宇都是我们星云阁的人,他还是秦烈的朋友,这人脑子有问题我们没办法,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屠泽沉着脸,也是咬了咬牙,“走!我们跟过去!”
  
      “屠大哥?你?”康智愕然。
  
      他们刚刚还被严子骞等人羞辱了一番,最近也都是尽量避免和对方产生冲突,对严子骞,他们现在是唯恐避之不及,屠泽却要因为高宇,过去自讨苦吃?
  
      康智想不通,也无法理解。
  
      但他可以肯定,只要屠泽回去,再见严子骞的时候,一样占不到任何便宜,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他们,也将跟着屠泽一起吃亏,可能身上再次挂彩。
  
      “我们回去,最多吃点亏,谨慎小心一点,不会有大问题。至多,我胸口再添一道伤痕罢了……”屠泽嘴角苦涩,“可如果我们不回去,高宇却必死无疑!他是我们星云阁的人,而我,姓屠!姓屠的,绝不会放任别人杀掉星云阁的人而不管不问!”
  
      屠泽义无反顾回头。
  
      卓茜、康智等人眼睛红了,一个个一声不吭,握着拳头也紧跟了过去。
  
      他们明知回头没有好下场,明知道要吃亏,明知道要被羞辱……
  
      可还是全部回头了!
  
      ……
  
      ps:有月票的兄弟,请投上一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