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八十二章 苦战

第八十二章 苦战

readx();    七块高耸的石柱中央,石地坑坑洼洼,呈深陷的山谷模样。
  
      周围怪石林立,地上有灵兽的粪便和毛发之物,一看就知道附近时常有灵兽活动。
  
      太阳高悬,日光照耀下来,山谷中有几个石柱被映照形成阴影,其中三个阴影处,有灵兽蹲着,躲避着阳光休憩。
  
      一头银焰蜘蛛,一头金鬓猿,还有一头毒鳞蝎,都是二阶灵兽,实力堪比开元境武者。
  
      三头灵兽都是身长数米,其中毒鳞蝎浑身绿色毒光闪闪,周身弥漫着一股酸毒味道。
  
      银焰蜘蛛像是一张网趴伏着,如睡着一般,金鬓猿一身的金色长毛,高两米多,凶戾的兽眼金光灿灿。
  
      一个仅能容纳两人并肩通过的石道口,严青松动作谨慎,悄悄冒出头来。
  
      他对身后那诺小声解释,“银焰蜘蛛、金鬓猿和毒鳞蝎都在,它们都不喜欢阳光,此刻全部在阴影处歇息,你过来看看。”他稍稍侧过身子,好让那诺凑上前来。
  
      那诺上前,明眸扫视了一圈,嘻嘻轻笑起来,“不错,消息很准确,这三头二阶的灵兽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吃下来。”
  
      “具体如何分配,就看那边出力多了。”严子骞在后面说道。
  
      那诺点了点头,然后将白玉戒尺抽出,不闪不避的走了出来,往那银焰蜘蛛的方向行去,“那蜘蛛交给我一个人应对,你们和我的姐妹一起对付剩下的两个,就这样分配了。”
  
      在严子骞、冯凯惊讶的时候,那诺手中无相尺一挥,漫天尺影重重,一股磅礴沉重的气势。几乎瞬间充盈了整个小山谷。
  
      银焰蜘蛛、金鬓猿和毒鳞蝎马上意识到危险,都立即从阴影处起身,皆是低吼咆哮,怒气冲冲而来。
  
      那诺身姿轻盈,咯咯娇笑着,一阵风般落到银焰蜘蛛身前。
  
      “呼呼呼!”
  
      一团团银色焰火,像是气泡一样,纷纷从蜘蛛身上浮升出来。
  
      那些亮银色的焰火,不但一点不炎热。还冰寒异常,让空气都传来结冻般的怪异声音。
  
      “笨蜘蛛,以为这样能伤到我么?”
  
      那诺神色轻松,手中无相尺突然抛出,只见漫天尺影携带着厚重的巨力。倾盆大雨般落向银焰蜘蛛身上,将那蜘蛛轰的传出刺耳的啸声。
  
      “不愧是玄级灵器,果然厉害。”后面,严青松看了一眼,羡慕地说道。
  
      “冯凯,你和青松他们对付毒鳞蝎,我帮水月宗的朋友对付金鬓猿!”严子骞喝了一声。就和水月宗的那些少女,一起赶向金鬓猿那边。
  
      冯凯和严子骞都是开元境初期修为,对付二阶的灵兽不会太落下风,再加上几个炼体境同伴帮助。以灵器、功诀轰杀,要灭掉一头二阶的灵兽,并不是很困难。
  
      众人在这片天然石林活动许久,对付灵兽的经验也渐渐丰富起来。一旦行动开来,都是由境界最高者主战。吸引灵兽的主要火力,境界略低者分散开来,从两翼以灵器、功诀、箭矢、长矛袭击。
  
      如此一来,灵兽腹背受敌,顾得了前面顾不了后面,顾得了左边顾不了右边,时常是浑身挂彩,慢慢被消耗到没有力气,被活生生磨死。
  
      这次,也同样没有例外。
  
      在那诺、冯凯、严子骞一众青年翘楚的带领下,二十多名小辈联手,也没有耗费太长时间,硬生生将三头二阶灵兽给轰的遍体鳞伤,一个个最终不支倒地。
  
      “银焰蜘蛛是我单独杀死的,肯定归我们。金鬓猿你也出了力,我们就要猿皮和兽核,其余的都归你,毒鳞蝎完全属于你们,有没有问题?”
  
      三头血淋琳的灵兽边上,那诺满脸堆笑,提出了分配的意见。
  
      银焰蜘蛛、金鬓猿和毒鳞蝎,银焰蜘蛛的价值最大,金鬓猿次之,毒鳞蝎最差……
  
      她先把银焰蜘蛛归在自己名下,又将金鬓猿的兽核和猿皮要走,可谓是占尽了便宜,她笑看着严子骞,忽然柔柔一笑,撒娇般说道:“你们碎冰府财大气粗,肯定不会和我们几个女流计较吧?”
  
      严子骞等人脸皮子抖了抖,无奈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分配方法。
  
      “那就这么定了!”那诺一挥手,“你们这些男人负责分割,一会儿材料都整理出来了,将属于我们的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她扭头,冲身后的姐妹们得意的笑了笑,那些水月宗的少女,也是嘻嘻直笑。
  
      “就知道找上你们,肯定赚不到便宜,呵呵,辛亏一开始就没那打算。”严青松擦拭着身上沾染的灵兽血迹,潇洒道:“一会儿灵材分配完了,大家一起喝点酒庆祝一下如何?各位小妹不会不赏脸吧?”
  
      他这么一说,严子骞和冯凯,还有那些碎冰府的武者,都是期待的看向水月宗的少女。
  
      ——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没问题,像你们这么顺眼的家伙,姐妹们也想认识认识。”那诺一口应承下来。
  
      严子骞、冯凯等人,眼睛都明显亮了一下,神情振奋。
  
      “兄弟们,把活儿做好,一会儿大家喝点酒,和小姐妹们聊聊人生什么的。”严青松欣然道。
  
      碎冰府的武者,旋即都兴致高昂的忙碌起来,在灵材上吃的小亏,早被忘的一干二净。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头顶上的,不知何时漂浮过来一片黑魆魆的云……
  
      炎炎烈日下,本没有一块云团,这一片突然冒出来的黑云,显得极为诡异奇特。
  
      一簇簇正常人看不见的灰褐色烟雾,从三头灵兽尸体上漂浮出来,似乎受到那黑云的牵引,慢慢浮升,悄悄没入那黑云之中。
  
      本来磨盘大小的黑云,经过一段时间的停留。明显变大了一圈。
  
      然而碎冰府的众人,心中只想着一会儿和水月宗少女的结识,并没有留意天上,也都没有注意到异常。
  
      过了一会儿,三头灵兽身上不再有灰褐色烟雾浮出,那黑云也大了更多。
  
      这时候,一路追踪黑云而来的高宇,终于来到此地。
  
      他一出现,水月宗和碎冰府的人。立即察觉,都凝神看向他。
  
      “高宇,嘿嘿,真巧啊。”严青松扯嘴一笑,眼神微冷。“天狼山的时候
  
      ,你不是说要杀我么?我可是等了很久,一直等你动手,你却一直没来,太让我失望了。”
  
      “高家的高宇。”冯凯脸色一沉,“我弟弟在天狼山断了一臂,你高宇也逃不脱干系!”
  
      “严青松!”高宇俊脸阴鸷。一双眸子闪出邪诡的光芒,他如一条毒蛇般,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极为危险的感觉。
  
      然而。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严青松,他到来后立即看向天上那片黑云。
  
      那黑云,在高宇到来后。似乎被惊动了,也悄悄浮动着离开。
  
      “今天没空对付你。下次再见之时,必杀你!”一见那黑云挪移离开,高宇脸色一急,急忙欲要跟过去。
  
      “呵呵,你以为我会给你下次的机会?”严青松皱眉,“听说你已经突破到炼体九重天,境界和我已经一致了,我这个人啊,就是胆小,从来不会托大,不会等你更进一步后真能威胁到我。”
  
      顿了一下,严青松突然扑向高宇,“所以为了防止你变成我的后患,我今天还是先把你杀了比较放心!”
  
      严青松在碎冰府一向以心机阴狠闻名,他这人非常谨慎,不会给敌人留下太多机会。
  
      从高宇曾经说过要杀他起,他就在暗暗留心高宇了,当他知道高宇进入了星云阁,突破到了炼体九重天,就感觉到了压力,将高宇当成一个欲除之而后快的目标,如今高宇突然送上门来,他怎可能放高宇轻松离开?
  
      几乎瞬间,严青松就冲杀过来,挡在高宇前方,率先出手。
  
      “你找死!”高宇心急那黑云,见严青松坏事,也是瞬间点燃了杀意,马上就和他斗在一块儿。
  
      “妈的,真打起来了!高宇这神经病,看不见人家那么多人?”
  
      屠泽、卓茜一行人急匆匆过来,才入山谷,就看到高宇和严青松已经干了起来,小胖子康智跺脚大骂,双眸喷火的瞪着高宇。
  
      “屠大哥,这是我们发现的三头灵兽,你看?”褚鹏看着地上灵兽尸体,冷着脸说道。
  
      “我说你们先前为何暂避,原来是打着捡便宜的念头,屠泽,你还真是好算计!”严子骞一愣,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眼睛猛地一寒,冷声道:“你真以为我们杀了灵兽后,灵力会大幅度消耗,就能重新占到便宜?”
  
      话罢,他提着冰螭剑就冲了过来,喝道:“这帮人是准备捡便宜的!”
  
      冯凯和碎冰府的人,都不认为屠泽他们是为了保护高宇而来,都当高宇和他们本来就是一道儿的,偏偏赶在他们杀死灵兽后出现,分明就是趁着他们消耗了力量,过来抢夺战利品的。
  
      几乎瞬间,双方战火就重燃了,一下子就激烈混战起来。
  
      双方最近交战数次,彼此熟悉,对各自的对手都清楚了,直接就找准了目标。
  
      严子骞对屠泽,冯凯对卓茜,本来康智对严青松,因为现在高宇疯了一般瞄准了严青松,他就换了一个人,其余人都各有对手,就在山谷内轰杀起来。
  
      “那诺姐,这……”
  
      水月宗的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发现山谷内乱成一片,碎冰府和星云阁的人相互大打出手,倒是让她们成了旁观者。
  
      “管我们什么事?”那诺也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我们只管看戏就好!”
  
      水月宗的那些少女,听她这么一说,也都轻松下来,嘻嘻笑着,叽叽喳喳地兴奋讨论起来,指着双方的战斗者评头论足。
  
      “哎,屠泽手中的长刀,在前几次交战中都被冰螭剑砍出好几个缺口了,这还怎么打?”
  
      “看现在的架势,屠泽还是要吃亏呀,真是的,那严子骞完全是凭借灵器的优势嘛。”
  
      “冯凯和卓茜灵器品阶差不多,但冯凯年龄大一些,很早之前就是开元初期了。卓茜刚突破开元境,甚至还不太熟悉开元境的战斗方式,她和冯凯战斗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嗯,估计会和以前一样,也是被冯凯给压着打,没办法,双方毕竟还是有点差距的。”
  
      “果然,屠泽和卓茜受伤了!”
  
      “咦!倒是那个叫高宇的家伙,好像挺生猛呀!那严青松……叫的挺厉害,可似乎没占到便宜吗?”
  
      “高宇?我听过这个人,据说……有点变态,曾经虐杀过一个少女。”
  
      “竟然是这种人?真恶心!”
  
      “嗯,看他那样子就不是好东西,一会儿要是严青松吃亏了,我兴许会帮他一把!那种变态的家伙,死了才好!”
  
      “……”
  
      水月宗的少女,和那诺一样置身事外,一边观望着双方的战斗,一边热烈讨论。
  
      屠泽和卓茜,在前几次战斗中,本来就不是严子骞、冯凯对手,这次,也一样没有占到便宜。
  
      屠泽手中的那柄赤红长刀,刀口多了很多缺口,在和冰螭剑的交锋中,全面落在下风。
  
      这时候,屠泽胸口又多了三道血淋琳的伤口,那血迹被寒气渗透后,还都结成了血色晶体,看起来颜色很鲜艳,可只有屠泽知道那伤口处,寒气正一点点渗入胸口,让他浑身酸麻,行动力渐渐迟缓。
  
      “如果我的灵器炼出来,我怎会吃这个亏?难道老天故意要压我,就是要让我不如他严子骞!?”
  
      屠泽脸色狰狞,红着眼和严子骞交锋,内心却在不甘心的嘶声呐喊。
  
      “你这该死的叛徒,若不是卢大师将我的龙骨鞭又一次炼废掉,我早打的你满脸鞭痕了!”卓茜咬着牙,俏脸凶狠的骂道。
  
      她那雪白右手臂上,多出两道细密的新伤口,伤口触目惊心,隐隐都能看到骨头了。
  
      “咻咻!”
  
      就在此时,灵兽如风掠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很快,两头阴森森的玄冥兽倏然出现。
  
      “到了。”梁忠皱眉,看了一眼山谷,讶然道:“居然在内斗,还挺激烈的嘛。”
  
      “屠大哥!茜姐!”
  
      玄冥兽停住,秦烈也看清楚了谷内的场景,他眼睛一下子红了,如被激怒凶兽,忽然变得歇斯底里。
  
      他那张清秀的脸上,瞬间被一种暴躁和疯狂之色填满,身体也传出了一阵怪异震颤。
  
      ——他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