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灵域 > 第八十四章 天不负我!

第八十四章 天不负我!

readx();    那诺和水月宗的少女,俏脸凝现沉重之色,有些不忍目睹地看向屠泽。
  
      浑身伤痕累累的屠泽,看起来已经不堪重负,在她们眼中,屠泽会如那柄断裂的长刀一般,很快就被严子骞给砍成两端。
  
      谢静璇、梁忠两人,端坐在玄冥兽身上,也是远远看向屠泽,看向屠泽手中的长刀……
  
      此刻,康智、韩枫、褚鹏等人,不顾身上多添加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拼命往屠泽这边靠拢。
  
      他们都想拦阻屠泽,劝屠泽不要犯傻,不要这时候和严子骞拼命。
  
      而卓茜,被冯凯的攻击逼的狼狈不堪,连叫喊的间隙都没了。
  
      “不要死!请不要死!”
  
      她只能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呐喊,希望屠泽能冷静下来,不要一味冲动下去。
  
      就在这时候,接过秦烈新刀的屠泽,眼中倏然爆出摄人心脾的精光!
  
      一个一个的碎小星辰光点,神奇地从那长刀光滑刀体上浮现出来,星辰光点闪耀着,依循着一种特定规矩旋转,仿佛浩瀚星海内的一片星云,给人一种瑰丽之极,惊心动魄的美感。
  
      屠泽握着长刀,身体震颤不休,忽然热泪盈眶,仰天嘶吼:“天不负我!天不负我!”
  
      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皆是落向屠泽身上,看向情绪失控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只是一霎,每一个人都是神情一震,目显惊憾。
  
      一股凛然气势,从屠泽身上释放出来,他手中那柄新的长刀。瞬间星光炫目!
  
      一个神秘的星云光团,竟然从刀体上浮升出来,那星云光团如星海坠落,点点星光闪耀,不断旋动着,迸发出汹涌澎湃的灵力波动!
  
      “嗤嗤嗤!”
  
      缀满屠泽全身的晶莹血珠,冰寒之力被瞬间涤荡一空,血珠化为血水,如细密河流在屠泽身上流淌。
  
      这一刻。屠泽形象可怖之极,可他的气势,却攀上巅峰!
  
      “天不负我!”
  
      屠泽提刀,一刀斩向严子骞。
  
      刀起,神秘星云光团凝为灿灿光球。携带着山崩般的惊人力量,飞速旋转着,如巨石朝着严子骞碾压而来。
  
      严子骞阴寒的脸上,首次显出一丝惊悸,他不知道在屠泽的身上突然发生了什么,可此刻屠泽给他的感觉,却是极其危险!
  
      冰螭剑亮银色冰线一条条闪现出来。他身前一片空间寒气森森,冰线似将空间都切割的支离破碎。
  
      然而,那光球般的星云光团,倏一进入那片空间。神秘旋动的星云团,就如磨石般,将所有银线磨的碎光迸射!
  
      银色冰线纷纷绷断!
  
      “咻!”
  
      一束神圣洁白的星光,突地从星团内射出。穿透崩碎的银色冰线,直达严子骞胸口。
  
      “噗哧!”
  
      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汩汩冒着血水,清晰在严子骞胸前出现。
  
      严子骞垂头,茫然看着那血洞,脸上有着明显的错愕,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有感觉到疼痛……
  
      下一刻,一声凄厉的惨叫,陡然从他口中嘶喊而出。
  
      这是屠泽第一次伤到他!
  
      石林中,两人交战数次,都是他在屠泽身上随意添加伤口。
  
      而屠泽,只能被动承受,从没有能在他身上留下那怕一丝痕迹!
  
      但今天,就在屠泽将死之时,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忽然被上天眷顾了,屠泽气势陡然暴涨,似乎终于将星云诀的真正玄妙之处发挥出来!
  
      第一次,屠泽第一次在他胸口留下伤口,一个让他忍不住惨叫的血洞!
  
      “秦烈!”
  
      一击之后,屠泽没有乘胜追击,反而猛然回头,虎目中泪光点点,死死看着身后之人。
  
      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情感,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秦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对着他重重点头,咬着牙齿,握紧拳头,做出一个猛烈锤击的手势。
  
      “好!好兄弟!哈哈!”屠泽看懂了,突然咧嘴狂笑起来,咆哮道:“我就揍死那混蛋!”
  
      他旋即提着长刀,浑身气势如虹,携带着点点星辰光点,再次发动了对严子骞的攻击。
  
      长刀挥动间,一个个星云光团,不时从刀体内凝结浮现出来,那些星云光团如光球,竟然完全受到屠泽牵引掌控!
  
      一个个光球,凝结着澎湃灵力,蕴藏着星辰精华,流转着熠熠星光,皆是围绕着严子骞旋转不休。
  
      冰螭剑内疾射出来的冰线银光,倏一碰到光球,瞬间就迸射为碎光。
  
      冰螭剑被全面压制!
  
      “这,这是?”
  
      “怎会这样?”
  
      “屠泽刚刚都快死了,为什么会这样?”
  
      “看不懂,我完全看不懂!太反常了,这一切太反常了!”
  
      水月宗的少女,一个个睁大了眼睛,都看向屠泽、严子骞的战斗,看着屠泽突然大发神威,反将严子骞逼迫在一个方寸之地,压着严子骞狂轰滥炸,在严子骞身上留下一个个崭新的伤口。
  
      她们无法理解,也不明所以。
  
      “只有一个解释。”
  
      那诺俏脸流露出惊异之色,她明眸注意力不在严子骞身上,也没放在屠泽身上……
  
      她看向了秦烈!
  
      “那柄新的长刀,极其适合屠泽,它能真正将屠泽星云诀的威力给完美展现出来!那刀,等阶上必然超过了冰螭剑,所以瞬间将屠泽的实力提升到全新高度!”那诺娇喝。
  
      “啊?这,这怎么可能?屠泽的那把新刀,不是炼坏了么?”
  
      “对呀,一件残次品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一定不是这样!”
  
      “残次品?”那诺眯着眼,脸色怪异,“那刀的等阶,绝对和我的无相尺一个级别!这种程度的灵器如果都是残次品。那你们用的灵器都是废铜烂铁!”
  
      此言一出,所有水月宗的少女,都是惊骇莫名。
  
      也在这一刻,她们的视线,终于从严子骞和屠泽身上转移,全转移到了秦烈的身上……
  
      “小姐。”玄冥兽身上的梁忠,也眼睛微亮,看向屠泽手中长刀轻轻点头,“那件灵器能大大增强屠泽的实力。就像是为他量身制作,专门为了配合他的灵诀来淬炼的。就连品质等阶上,似乎,也要强过那冰剑一筹。”
  
      “嗯。”谢静璇心生讶然,也是暗暗点头。
  
      “屠大哥!屠大哥你没事吧?”
  
      “咦!怎么回事?屠大哥发飙了?”
  
      “他反败为胜了?老天!我没看错吧?”
  
      “……”
  
      康智、韩枫、褚鹏反应过来。也纷纷叫嚷起来,一个个神情振奋。
  
      另一端,卓茜激动之下,胸襟皮甲突然被一剑划过,一块皮甲飞落,将她胸口一片白皙酥胸给裸露出来。
  
      冯凯哼了一声,视若无睹。心如铁石,依然剑剑夺命。
  
      “秦烈,别在我这里!快去帮卓茜!”屠泽围着严子骞狂轰滥炸,长刀内不时有新的光团凝现出来。没有回头,而是扬声高呼。
  
      突然反应过来的秦烈,赶紧去看卓茜,立即就发现卓茜险象丛生。
  
      然而。他并没有立即动身,而是对着卓茜大喊:“茜姐。试试腰间新的龙骨鞭,说不定……你会喜欢!”
  
      之前,他也不敢肯定长刀就真的适合屠泽,所以将长刀扔给屠泽之时,他也在全神贯注着,随时准备加入战场,帮屠泽抵挡严子骞的攻击。
  
      他心中也忐忑,生怕他补全的灵阵图,无法将灵器的威力释放出来,反而导致屠泽的境况更差。
  
      ——他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经历。
  
      可现在,通过屠泽的反应,他发现经过他补全灵阵图后的灵器……似乎效果还不错。
  
      所以他相信那龙骨鞭,应该也不会太差,兴许也能帮到卓茜,所以这才扬声高呼。
  
      “卓茜!听秦烈的!”屠泽竟然还有了余暇大声提醒。
  
      “新的龙骨鞭……”
  
      那边,卓茜又后撤一截,趁机顺势摸向秦烈缠绕在她腰间的龙骨鞭。
  
      入手的那一刻,卓茜明眸泛出奇异光泽,她心中忽然有了一种感觉——这根新的龙骨鞭,就是因她而生!完全是由于她而存在!
  
      这个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卓茜几乎瞬间就扔掉了老的龙骨鞭!
  
      她立即就将腰间那根新的龙骨鞭抽了出来,那鞭子一抖出来,在一霎那间,如突然化为一条翱翔的风龙!
  
      “呼呼!”
  
      鞭子迎风而动,凝聚厚厚风之力量在鞭体上,形成风之壁障,化为一条蜿蜒扭动的风龙。
  
      风龙和卓茜仿佛心灵相通,可以完美随着卓茜心意飞舞,可以完美将她修炼的灵诀发挥出来!
  
      握着龙骨鞭,她有种左手按在右手上的奇妙感觉,这感觉无以伦比,让她觉得难以置信。
  
      “这,这就是我做梦都想要的的灵器啊!”
  
      卓茜心中在嘶喊,激动的娇躯微颤,美眸绽放出熠熠神芒,气势在瞬间攀升一筹。
  
      “呼呼呼!”
  
      一条灵动蜿蜒的风龙,长数米,随着卓茜起舞,在冯凯身前做出各种扑杀撕咬的攻势。
  
      冯凯忽然觉得周边风阻提升数倍,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腾怒跌宕起来处处受制,如在狂风中赶路,被狂风压的各方面都觉得压抑难受。
  
      “咻咻咻!”
  
      凌厉的风刃,忽然从龙骨鞭内激射出来,惊人啸声中,一道风刃在冯凯腹部掠过。
  
      “哧啦!”
  
      冯凯的小腹处,一条狭长入骨的伤痕,忽然清晰浮现出来。
  
      “冯凯!给我受死!”
  
      先前还一味狼狈退避,满身血迹,似乎很快就要不支倒下的卓茜,忽然泼辣的大喊大叫,如完全换了一个人,浑身洋溢着惊人的活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