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四章 冯思哲的改变

第四章 冯思哲的改变

    赵明远想不到今天为什么外孙子会对自己这么好,现在他也法去想那么多,即然说了自己有点不舒服,那也只有装到底,先上自己的房间床上躲着再说了。

    一行人七手八脚的把赵明远放在了床上,然后烧水的烧水,叫医生的叫医生,总之大家都是忙开了。而赵明远的夫人何家玉也连忙的走进了内屋,看看老头子这是咋了。

    在内屋之外,冯哲的大舅赵万勇,二姨赵丽书,小姨赵丽珠也是匆忙赶来,听说老头子身体突然不好,大家也是紧张的要命,甚至赵丽珠还连忙的给在公安部工作的二哥赵万刚打了电话,让他快点由单位那边赶过来。

    赵万刚因为其工作的特殊性,是不与赵明远住在一起的,就算是赵万勇与赵丽书平常也不在都老爷子身体在,而这阵子正好都来京都开会,这才聚在了四合院中,谁想到就碰到了老头子身体有恙这种事情呢,一个个可以说都是心急如焚。

    更着急的莫过于冯思哲了,他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正想着凭借自己先知先觉的能力为家族做一些什么,为振兴赵家,光耀赵家门庭做些什么,可没成想这老头子身体就突然间不好了,难道说他重生的这个世界其轨迹与自己生活过世界的轨迹完全不同吗?如果是那样,自己重生可就没有任何的优势而言了,冯思哲不由有些气馁了。

    在内屋之中床上躺着的赵明远更是心急如焚,他想不到自己不过就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身体不舒服,竟然就引得一大家子人都如此的慌忙。想来也是,自己身体什么时候出过异像,那可是连针都不打的人呀,现在忽然间就病的要倒在床上了,换谁不急。

    “我说老头子,你这身体是怎么了?哪不舒服快和我说说。”看到老头子一脸憋红的倒在床上,冯哲的外婆何家玉可是着急的很。她确不知道赵明远脸红是因为羞的,是不好意思的。

    “我,心里不舒服。”一起到自己的外孙子很可能就要与自己摊牌并重新的回到英国去,赵明远就一阵气结,真是的自己的祖国差在哪里,为什么要去别的国家做贡献,去光热,为祖国贡献力量不一样嘛。

    “怎么不舒服,何家玉还是不知道赵明远的心思,她还以为是身体真的不舒服呢。

    看着老太婆把手伸手了自己的额头,赵明远就气的一下子由床上座了起来,然后手一推就推开了老伴伸来的那只手,“你懂什么。去,告诉孩子们,我没事了,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赵明远在家中是很有地位的,他这样一怒,何家玉马上就软了下来,“好,我去说。真是的,你说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老急眼呢。”

    看着老伴何家玉走了出去,赵明远心中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也躲不过去,想自己好歹也是一名久经考验的老战士了,当年横冲沙场,现在位极将军之列,怎么可以用身体不好为由来与外孙子耍小聪明呢,实在是可笑呀可笑。”

    何家玉听了老头的话,出门对着外屋们一脸紧张的儿子女儿说了一声老头没事,让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听说老头儿真的没有什么问题,赵万勇,赵丽书和赵丽珠便都点了点头,默然的离开,他们对自己父亲那说一不二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而且看母亲的样子老头子的确没有什么病,那大家也就放心的离去了。只有冯思哲一直在原地站着没有动,引的何家玉走过来问着,“哲儿,你怎么还不走呢?”

    对自己这个外孙子何家玉也是非常的喜爱,只是从小不在身边的缘故,好像大家的感情没有那么深,至少在一起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找不到共同语言。是以,平常除了在生活条件上给冯思哲一些关心外,这个外婆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外孙子相处。

    “外婆,我想看看外公,并和外公聊聊天行吗?”尽管外婆己经说老头子没有问题了,但冯思哲还是有着一丝丝的不放心。做为心智己然是相当成熟的人,他对孝这个词有着更多的感受。

    “哦,你要找外公聊天,好呀。”何家玉没有想到一向见了自己除了叫一声外公外婆的冯思哲此刻竟要和老头子聊天,不由她很是高兴。这一高手就有些忘乎所以,一把就扯过了冯思哲的手臂,然后向着里屋而去,一边走还一边喊着,“老头子,咱外孙子来看你了,还要和你聊聊,快起来吧,呵呵呵。”

    正在里屋中呆着的赵明远正想着怎么样躲开冯思哲,是不是回头找一个机会下地方去转悠转悠,这样一来见不到外孙子了,他也就没有办法提走的事情了吧。可万没有想到今天冯哲似乎就盯上自己了,一向不愿意搭理自己,对自己避而远知的外孙子竟然先是去了操场,接着来到自己的卧室要和自己聊。“唉,是福不是祸,留的住人留不住心,罢了罢了。”赵明远摇了摇头,决定与外孙子好好谈谈,至少他还要做一些努力,看看能不能挽回冯思哲要走的心思。

    “老头子,老头子,看,外孙儿来了。”何家玉是手看着冯思哲的手臂就走进了内屋。

    赵明远一抬眼看着老伴何家玉是手扯着冯思哲的手臂进来的,当即他就以为这是老伴自做主张叫外孙子来看自己,想想自己躲都不及呢,可老伴竟然把冯思哲领了进来,不由更是叹了一口气,心道一切是造化弄人呀。

    “哲儿,外公身体很好,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快去准备上学吧。哦,如果是有些累那就打报告休息两天,在京都转转换换脑子也是好事情嘛。”不管赵明远心中高兴不高兴,但外孙子还是来到自己面前,他的心里还是很欢喜的,只是为了堵住冯思哲提要回英国的事情,他特意的找了一个借口,那就是借让冯思哲休息两天放松心情好忘记了要回英国的事情。

    “外公,您的身体恙就好,学还是要上的,我不想请假。”冯思哲看到外公果然是红光满面,不像是身体出现了什么不适,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这就开口问候了一下后,表示自己会好好上学。虽然冯思哲也不知道为什么外公突然的让自己休息两天,但以他现在的心理还是认为在中青班的学习过程中不要请假的好,这样组织纪律的行为难免会给人不好的印像。

    听了冯思哲的话,赵明远是一愣,他真没有想到自己的外孙子仅仅只是来看看自己,只口不提回英国的事情,而且自己格外开恩给他假期都不要,这可让赵明远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哲儿,你真的确信你不用去好好的休息两天?”

    “不用,谢谢外公的关心。外公,外婆,那我出去了。”冯思哲很有礼貌的向着赵明远与何家玉鞠了一躬,看着外公的确事他也就放心了,这就转身走出了房门,向着西操场小跑而去。

    看着冯思哲的背影,确信他真的这样说了,而且这样做了,赵明远不由是兴奋异常。“呵呵,好,好,知道上学好呀,好呀。”

    看着老头子连说了四个号,何家玉虽然还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但看起来老头子很高兴,那就行了。何家玉这种时代的女人面前,老伴好就是真的好,因为赵明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她的天。

    从外公的卧室之中出来,冯思哲就小跑的来到了西操场上,在这里大舅,二姨,小姨赵明远的司机以及勤务人员正在这里运动身体。

    做为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赵明远,十五岁就参了军,然后先当了现在国家军委德主席的警卫员,接着三年后就进入了野战部队,不久就参加了那震惊世界的三大战役。对于有着这种经历的人来讲,他更是清楚有一幅好身体那是多么的重要,为此他从小就要求自己的孩子们要锻炼身体。久而久知,这种家教也就养成,就算是冯思哲虽然离开外公很多年了,但在英国母亲还是这样要求他,因为当年冯思哲的父亲也就是因为身板不好,这才没有经历多少斗争就早早离开了人世,赵丽蓉经此事后也是越来的对冯思哲的身体看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