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六章 再到中青班

第六章 再到中青班

    早上在餐桌上,冯思哲与外公外婆和大舅二姨小姨在桌上吃饭。

    今天的冯思哲一改往日低头吃饭的样子,昂起头座直身体不住的给外公外婆碗中平着一些平日他们喜欢吃的小咸菜,引得外婆一个劲的说好,而外公是因为不知道冯思哲究竟心中在想着什么,所以没有怎么说话,倒是小姨赵丽珠看着冯思哲大献着殷勤,忍不住嘴上嘟哝了一句“马屁精!”

    “马屁精怎么了,哲儿至少这样做了,你,我养活了这么多年,可是没见你这样殷勤过。再说了,我也喜欢哲儿给我夹的菜。”一听自己的小女儿竟敢说外孙子,马上何家玉就有些不乐意了。

    “妈。”听着母亲把这些话公开讲来,赵丽珠脸上也是一阵的娇嗔,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是三十多岁的人,这样弄太没面子了吧。

    “我看你妈说的对。”赵明远突然的也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赵丽珠除了厥厥嘴巴便再也不敢说什么。倒是冯哲嘿嘿的笑笑,“小姨生气了,那我也给你夹点菜,拍拍你的马屁,向你认个错。”

    冯思哲的笑脸,甚至是有些嬉皮笑脸马上让饭桌上的气氛就热烈了起来。众人听了他的话都是仅不住呵呵一笑。尤其是赵明远中将更是感觉到自己的外孙子明显的有些变化,但这变化是好是坏,他还拿不准。

    吃完了早饭,自然有家里的服务人员把桌子收拾干净。大舅,二姨也是匆忙的收拾了一下各去忙工作,去部院委开会,赵明远中将也在夫人何家玉的“伺候”下穿了一身笔挺的中将服,座上专车向京城军区大院,唯独只剩下了冯思哲与小姨赵玉珠。

    “我说小姨,你快一点呀。”在四合院中站着,冯哲催促着小姨。现在都早上七点十五了,可小姨还是没有收拾好,还在屋中打扮着,不由的让冯哲有些着急了,在他记忆中中青班可是八点就会开课的,这要是再晚一点怕真要迟倒了。

    “哟哟哟,今儿个太阳真是打西面出来的吧,我们的小哲也知道上课着急了?你不是天天巴不得迟倒,巴不得被人开除的吗?哦,对了,是不是中青班中有什么美女你喜欢上了,这才想去学校上课?”穿了一件9o年刚刚流行的白色踩脚裤,上身则穿着的是一件浅兰色的夹克衫,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鸡心领衬衫,完美的包裹出了她胸前那突出的部分,使之看起来很是青春,这也让己经三十二岁的赵丽珠更像是二十三四。

    “呀,要说小姨就是漂亮,这一打扮起来可是比二姨青春多了。”冯思哲这话倒是不假。也许是因为在家当小幺吧,赵丽珠从小就比较顽皮,也会打扮自己,不像二姨赵丽书,明明刚刚三十六岁,确硬是打扮成四十多岁的样子,好像生怕人家嫌她年纪小一样。

    “行了,你今天的话可是有点多呀。”尽管被人夸赞赵丽珠心中也很开心,但一想到早饭时自己因为说冯思哲拍马屁被父母训,她便也扔给了冯思哲一个脸色看。

    冯思哲笑笑,“都说女人爱记仇,看起来还真是。”

    跟着赵丽珠,冯思哲两人出了四合院,也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然后车子启动就向着都中央党校而去。就算是在车上冯思哲心中还在想着也就是小姨是正职处长,且又是中将之女吧,再加上国家部委中纪律现在还不是很严,不然的话以小姨这身装束能进公堂办公吗?这一点值得人怀疑。

    冯丽珠的职务是中宣部人事司干部二处的处长,以她这个年纪就混上了正处级,显然与赵中将的提携的关系是分不开的。平常都是由这个干部二处处长亲送冯哲去党校的中青班上课,为此赵丽珠常常戏言,冯哲这个中青班学员的级别实在是有点高,不过是一个小学员,就开始让正处级的干部当秘书负责接送了。

    车子停在了党校大门口后,冯丽珠就急忙催促司机向着中宣部赶去,现在她己经到了上班的时间,在和冯思哲墨迹一会怕真是要迟倒了。

    冯思哲挥手送别了小姨,然后这就拿出证件让党校门口的武警验明证身,然后走向了校内的中青班。

    中青班是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简称,是党培训后备干部的学习培训班。

    而中青班实际上也是分很多种的,比如说中央级的中青班主要是培养省市一级领导干部,而冯哲上的中青班则是对于本身就有很高学历,但并没有什么参加工作的经验,像这种中青班也叫思想再教育成班,主要学习的内容也是让这些学员可以尽快的对党和党的政策有一个更多的认识,因为一般情况下没有什么关系是进不了这个中青班的,可凡是能进了这个中青班那也就基本上说是一脚踏进了政治的摇篮,只要你能顺利毕业,一般情况下最差的也会得到一个正科的职称,别小看这个正科,那可是很多乡镇干部穷极一生都达不到一个顶点。

    冯思哲迈着轻盈又些心虚的步子走进了中青班,毕竟在记忆中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东西了,说起来,他的确是有些陌生。

    “嗨,冯思哲座这儿。”一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小青年看到了冯思哲便连忙的喊了一句。

    一看到这个年轻人,冯思哲就是一乐,他想起来了,这个看起来比自己稍矮一点的年轻人叫谢志远,其爷好像是国家粮食局的干部,级别好像也不低,其它的就没有什么印像了,好像没过多久就退休了,是以冯思哲印像并不是很深。但他确知道自己与这个谢志远关系确是很好的,就算是后来冯思哲在上个平行的世界不再从政了,但他与谢志远也是常有来往,在冯思哲最后的记忆中好像2o1o年他当上了某市的市长,四十二岁的市长那个时候己然很是年轻了。

    “嗨,志远。”冯思哲看到谢志远向自己打招呼,也就客气的挥了挥手,来到了他身后的那一排座位座下。

    “怎么的?冯思哲同志,又不想来呀呀,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可是除了咱们班的那位太子爷你就算是最后一个进班的吧。”看到冯思哲座到了自己的身边,谢志远便与他开着玩笑,他知道冯思哲是不愿意上这个中青班的,这个从海外留学回来的人好像不太热衷于政治和权力。

    “谢志远,你小声一点,别被人家听到。”另外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冯思哲的耳边响起,这冯思哲转头一看才注意到原来他身边座着的是一位留着长的女孩,她好像是叫许媛媛吧。脑海之中马上闪过了对方的姓名。

    对许媛媛冯思哲脑海之中还是有些记忆的,只是知道她也是京城某高干之后,因为当时的冯哲并不太愿意与同学接触,所以对有些人的事情知道的就很少,这位许媛媛冯哲当时不过就是把她当一个同学,一个人生过客来看的,所以就算是现在对她和她以后的事情也是了解的不多。

    “看看,女孩终究是胆小的,不要怕,他又不在,再说了我们有自己的言论自由嘛。”谢志远一听谢媛媛的提醒,就呵呵笑笑,在笑着她胆小的同意,又在说着言论自由。

    其实那个时候,国家的言论自由并不是很明显,人们对外界的感知除了电视和报纸之外基本上就是道听途说了,甚至就算是电话也不过只有那么几个台,且报道的东西也是中规中矩。现在由谢志远说起来言论自主的确有些好笑。

    听了这言论自由,许媛媛也是捂嘴呵呵笑笑。怎么说呢,许媛媛还算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好像年纪也只比冯哲与谢志远小一岁,且听说她也有些背景,其实当时能在中青班上学的谁没有背景呢,只是大家彼此不太清楚罢了。

    三个人正说笑着的时候,在课堂的门口就走进来一个看起来明显要比冯哲他们老成些的男孩,他迈着大步就走进了课堂,步伐很稳,目视前方,仿佛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别人存一般,一看就是非常的居傲。

    眼看着这个人就在第一排座位上座了下去,谢志远鼻中不由哼了一声,“牛什么牛嘛,不就是出身更好一些罢了,看那样子,眼睛都要看到天上去了。”当然了,谢志远说这个话的声音很小,只限于冯思哲与许媛媛两人听到而己。

    冯思哲确是知道,这个男孩就是刚才谢志远所说的太子党了。但其实冯思哲确非常的清楚,这个名叫文如杰的年轻人只是比他大一岁,而以后他的政界之路走的也并不是太顺畅,许是因为他心眼太小,眼界太低吧,总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表现倒并不是很抢眼,最后就直接下海经商了,只是他的哥哥文如豪反倒是成为了不久之后的政界新星,成为了最年轻的中央委员,且看那样子很可能会成为下一界国家领导人之一。但其实在上一个平行世界中做社会社会评论员的冯哲确并不喜欢文如豪这个人,因为他的政绩大多是以牺牲普通百姓利益为基础的,其本身并没有真正的为国家为民族做几件好事,而最为重要的是当赵家在另一个大派系卢派的打压下挣扎时,也是这个文派的核心人物之一文如豪做了手脚,使赵家彻底的在高层失去了话语权,以使赵明远老爷子受不了打击,得了中风偏瘫在床上。是以,冯思哲在看到这个文如杰之后,就由心底潜意识的把他当成一个对手。

    那座在第一排的文如杰似乎也是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凛冽的目光,不由的他回过头来,看向冯思哲这边。可冯思哲反应很快,早就在文如杰身子一动的时候他就座正像个没事人一般,只剩下了谢志远还在与许媛媛向着那文如杰的背影比比划划。直到那文如杰回过头来看到了谢志远,我们的志远同志身子一僵,才慢慢的座了下去。那文如杰也以为是谢志远在议论他,便把目光看向了那边一眼后,又转过了身。

    看着成了自己替罪羊的谢志远,冯哲轻笑着摇了摇头,以自己这有些变态的心理年龄,不管是文如杰又或是谢志远怎么可能斗的过他呢,况且他又有着可以预知未来二十多年的能力,可谓是有绝对的先知先觉权,于天心中不由的踌躇满志,他相信凭着自己现在的条件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会比别人少付出很多的努力。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为官,不为别的,他不想在看到外公那失望的眼神,不想看到有人可以骑到赵家的头上做威做福,他——冯思哲,要用重生的特异来改变赵家的历史,要为祖国的展尽一份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