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十章 惊世文章

第十章 惊世文章

    一个星期之后,冯思哲所写的东西初稿己经完成。对于用笔写东西,冯思哲还是有些不习惯,上一生习惯了用电脑打字,现在突然间用笔可是感觉到一阵的手胀酸痛,不过好在他的文底还好,只要一下笔那非常连贯的一篇洋洋洒洒之文就写成了。

    晚饭过后,冯思哲拿着自己几天来所写的结晶,进入到了外公的书房里。

    这一阵子外公对冯思哲的表现非常满意,这除了冯思哲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听女儿说就是党校中青班那里的老师也表扬了他几次,说冯思哲对有些问题的看点很是新颖,往往老师同学们听了后都有眼前一亮之感,还夸说留洋的大学生就是厉害,看人家瞧问题的角度和思路也与国人不一样。

    听了别人夸赞自己外孙子的话,赵中将自然是相当的开心了,下一代人有了出息,赵将有后了,他可比自己升成上将了还要开心许多,正在书房中哼哼着国歌就听门外老婆在那喊,“老头子,外孙子来看你了哦。”

    “好。”一听外孙子孙中将就乐呵。本以为冯思哲是照例过来向自己请安呢,可没成想这一次他手中可是拿着一件文件来的。“怎么的,哲儿,有什么事情吗?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外公,一些外孙儿不成熟的想法,您给过过目,长长眼。”经过这些日子冯思哲也感觉出来了,自己越是对外公随意外公越是高兴,如果自己像大舅二舅二姨小姨一样一见外公就恭恭敬敬的反而让他老头子不悦。

    “哦,是你想的,呵呵,不错有进步。”看着冯哲拿着这些样纸,孙中将以为是一些党校的心德呢,这便笑呵呵的接过,想着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在看,如果写的好,自然又少了在自己一些老战友面前吹嘘吹嘘了。

    看着孙中将笑着接过了这些样纸,但确没有马上看,冯思哲不由的嘿嘿一笑,“外公,您现在可以看看吗?我等着听您意见呢。”

    “哦,好,好。”看着外孙子是这样的认真,赵中将也不好说别的,免的打消了年青人积极性,这可不好。

    伸手把文件就拿了起来,凑到眼前来看,别看这个时候赵中将己经六十岁了,但眼神还真是不错,不用带什么老花镜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冯思哲写在样纸的字体,当然了这也是冯思哲文件写的规整,甚至都没有什么图改的地方,不然全是连笔字怕也是让人头疼的。

    赵中将拿过了文件随意一看,光这题目就吓了他一大跳。《海湾战争前瞻——论现代化局部战争制空权,信息代的重要性。》

    要说91年的伊拉克与美国间的海湾战争,的确是让共和国眼前一亮。当时伊拉克军队大量装备中苏传统兵器,本来许多人都认为如果美国真的插手进去,那战争也许会向美越战争一样,托上个数年,让美国彻底的轮陷到这战争泥潭之中去。但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以美军为由的联合**队在使用f-111黑寡妇隐形轰炸机出色的避开了伊拉克的防空雷达,以精确制导武器为靓点的美国武器沉重打击了大量装备中苏传统兵器的伊拉克军,仅是高效突袭了伊拉克38天之后,余下仅用四天时间就结束了大部分的地面战斗,可以说这一高科技的局部战争,当时的确引起了世界军界的哗然。甚至更多并没有特别注重现代化战争,而思想还是停留在小米加步枪的老一辈军人面前,他们都不敢想像,如果当时美国打击的目标是自己,那……

    后世,冯思哲做为社会时事评论员也曾具体的了解过海湾战争的内容,也很为美国当时的军事现代化而感到可怕。有了前车之鉴,冯思哲就提前把自己对这场战争的想法写了出来,当然了冯思哲在内容上有些改变,二十一世纪的一些用词在这篇样纸上并没有太多的记载,说的大都是后世一些军事专家的观点,但就是这样老观点现在拿出来确一样非常有用,能够起到警醒当代军人的很好作用。

    赵中将先是被冯思哲的这个题目所吸引,接着就这样慢慢的看了下去。看的很慢,很仔细,而冯哲似乎早就想到了,为此他是一点也不着急,而是拿着外公身边的一个茶壶私自的给自己倒了一点茶。说实话,冯思哲本人在英国生活,习惯是喝红酒的,尤其是法国波尔多的拉菲红酒,最为喜欢。但在这个都的四合院中确并没有这个,有的只是外公喜欢喝的茅台,那个酒说实话冯思哲也能喝一些,他的酒量一直还是蛮大的,许是身体好,平常一斤两斤难不倒他,但相对来讲还是拉菲好一些。那在没有拉菲的情况下冯思哲也只能喝点茶叶了,外公这里的茶可是上好的龙井,也不是外面随随便便就可以买到的,为此冯思哲也不介意事的时候喝些这个提提神。

    冯思哲就静静的座在那里喝龙井,外公就认认真真像一个学生一般看着他写的文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眨眼间就过了近一个小时,期间外婆也曾进来看过两次,待看到外公那专注的神情时,她知趣的退了出去,她还清楚的记得外公露出这种神情那还只有两次,一次是内战最为激烈的淮海战役,他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做为主攻时,他有这样的神情,再有就是在文革初期,他看到有关中央要罢免德国恩的报告时有这样类似的神情,在就没有见过,而今天在和平年代她又看到了老头子露出这种神情,在惊诧的同时也退出了屋子。两个人相汝以沫这么多年,在很多事情上早就达到了共识,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情。

    随着一声叹息,孙中将终于把文件看完。先是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冯思哲,之后开口问道:“海湾战争现在没有开打呢?你怎么就这么确定?”

    “外公,一定会打,您信孙儿就是。”冯思哲知道外公一定有此一问,为此他特意的装作了非常笃定的神情。“放心,我妈在英国那边得到的消息比我们这里要提前的多,也准确的多。”

    这个理由冯思哲找的并不是太好,试问共和国情报部门难道不比冯思哲清楚吗?这只是为了让外公相信自己,他找的理由罢了。想着和老妈打电话说多买石油期货是从国内得到的消息,又在外公面前说海湾一定会打是英国那边的信息,这种两头骗的方法一旦穿帮真是会让冯思哲地自容的。但没有办法,自己明明知道以后会生的事情,但确还不得不找其它的理由讲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为人的事情。

    孙中将很仔细的盯着冯思哲的眼睛看,在这里面,找不到一丁点的恐惧与慌乱。“你,你真的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