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十一章 压力不小

第十一章 压力不小

    “信我的吧外公,您只管以您和大舅和名言联名把这个文件交上去,我保证赵家会受益就是。”冯思哲知道想说服老头子那要打的第一步棋就是赵家的名号,可以说外公一生最注重的就是怎么样把赵家扬光大。“机会与风险同在。”在说完了那句话后,冯思哲又点了这么一句,就像是在向赵中将说,宝贵险中求,更何况就算是历史上不生海湾战争,那对赵中将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他现在也是都军区第四司令员,这个职位在很多人看来己经不低,需要仰视,但在国家领导人的眼中确并不是一个特别关键的地位置。光在都军区他上面就有三位在加上政委足有四人在压制他,虽然说级别己一是正军正部级,可毕竟实权要小很多,而在和平年代,军人想升职,尤其是到了外公这个年纪那不冒一点险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来的事情是很在有出头之日了。

    听到机会与风险同在这句话时,赵中将明显的颤了一下身子,说实话,他的年纪到了六十岁,才不过是一个中将,他的人生奋斗目标也就淡了许多,想着的也就是怎么样在退休的时候弄一个上将而己。而如果冯思哲这个文件所预测正确的话,那自己就会大大受益,提前的晋入上将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还会因此走上更高的岗位,那他的人生也会有一个大的改变,也许自己也就还能在干上个十年甚至到退下时还会有很大影响力。而就算是预测失误,那也没有什么,最坏的打算就是在中将这个位置上退体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正是因为可以破釜沉舟一战,赵中将终于点了点头。就算是为了表示对外孙的支持,赵中将这一次也要出一次头,而就算是失败了也怨悔,想来这份情冯思哲也会记的,那自己最终还是赢家。

    “那,那我就把你大舅召来,让他回来签字,我明天就送上去。”赵中将下了坚定的决心,向着冯思哲类似保证的说着。

    “好!”冯思哲点了点头,他相信赵家转运的日子就会来到了。“还有这个外公,这是我对国内经济形势的一点意见,您看一下,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可以在一些有影响的报纸上表。”说着话,冯思哲又把另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随眼看向标题《经济展,改革开放,证券市场的健康展与规划》。看到这个赵中将一愣,做为总设计师德国恩长的警卫员,他多少还知道领导对证券市场问题最近是比较关注的,而冯思哲可以写有这方面的文章,看来其眼光也是不错的。

    “这都是我在英国时看到一些事情的经验之谈,想来能够对我们国家的证券业起一定的作用。”冯思哲把早就想好的说词摆了出来。

    听冯思哲这样讲,赵中将点了点头,没错,自己的外孙在英国呆过,又的又是金融经济与企业管理,想来他对证券业是有着独倒的见解吧。对这方面并不是很熟悉,也提不出什么意见的赵中将并没有太仔细的看这个材料,而是放到了一边,“行,我明天把这东西给几个内行看看,行的话就到内参上吧。”

    赵中将这样一说,冯思哲是一愣。内参是什么,他不会不知道,那可是党内的文件,总书记和中央领导们都会看的一份重量级文件,可以说赵中将向冯思哲点头说要把这文件到内参上那就足以说明他对冯思哲的信任,也说明了为了外孙的展,他是舍得下大力气的。

    冯思哲在次向外公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就听到外公在那里拔电话,说是找一个总参招待所里入住的赵万江。

    大舅赵万江本是东北军区第18师师长,正师级,放到地方就是正厅了。这一阵子正好他在都开军务大会,现在因为工作关系住在总参的招待所,听闻父亲召见,马上便由招待所中回到了四合院。

    冯思哲只是看到大舅匆匆的进了四合院,大约还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又走了出来,看那样子步履似乎有一些犹豫,又有一些兴奋。

    第二天上午中青班上讲的是什么冯思哲完全的不知道,他一直在考虑着自己替外公,大舅和自己上的那两份文件表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可是冯思哲重生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希望历史不会改变,自己把估量的不错,只有这样,那冯思哲这次宝才算押对,他想把赵家扬光大的愿望才会得己实现。

    早早就回四合院中等候的冯思哲很是失望,爷爷与大舅中午都没有赶回到家中吃饭,连电话也没有打一个,这让冯思哲想提前知道这样做效果会是怎么样的计划落空。而一直到了晚上,当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冯哲这才把较为严肃的目光看向了四合院的门口,接着就见到外公与大舅一脸严肃的由大门外走进来。

    “外公,大舅,怎么样了?”于天跑到了院子中央,看着外公和大舅。

    大舅是眼睛一怔,然后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倒是外公向着冯思哲笑着说,“呵呵,哲儿你的那篇关于证券的文件我给了好几位经济学家看了,他们对你在文中提出一些论点都很支持,而且也同意你那篇稿子会在明天的内参上表,哲儿呀,了不起呀。”

    的确,做为只有二十二岁的冯哲就可以在内参上表文章,而且还不是所谓的豆腐块小文章,相反确是有着上万字的大篇辐文章,这的确己经是很了不起了。

    冯思哲听着自己的文稿会上内参,当然很是高兴了。但他更想知道给外公和大舅写的那篇关于海湾战争的军事文章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所以冯思哲也仅是脸上笑了一下之后就小声的问道:“那,外公,那篇关于海湾战争的稿子上面是什么态度?”

    “有人批评我们了,说我们是唯恐天下不乱。还有一些人则说海湾根本不可能打起来,美国也不会那么冲动,来一个第二次的越南战争。”大舅倒是直言不诲,直接的把军委一些领导的意见直说了出来。

    “万勇,不要乱说。”赵中将训斥了大儿子一句,然后又转身向着冯思哲说,“没事的哲儿,遇到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的。”

    “嗯,但请外公和大舅放心,我不会的放矢,战争一定会打起来的,你们等着看吧。”冯思哲一听外公与大舅这样讲,就知道那篇关于战争会打响的文章一定是受到某位军委委员的批评了,不过冯思哲并不担心,甚至他还有一些欣喜,像这种事情不同的声音越多,越是能证明外公与大舅的前瞻性。唯一他只是担心外公与大舅是不是可以承受起这份压力罢了。

    看着冯思哲那充满自信的眼神,赵中将又点了点头,“嗯,这一次我和你大舅都做了准备,不碍事的。”

    感受着外公那倍加疼爱的目光,冯思哲知道为了自己外公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由此他心中也就更坚定了要出人头地,哪怕是为了赵家,为了外公对自己的这份期望他也不能让外公等人失望。

    转身回到了屋中,冯思哲提笔之下又写了一篇题目为《现代目光之现代化局部战争——军事革命刻不容缓》,这篇文章主要阐明的思想就是做为一名军人千万不能用经验去谈去世界军事格局,随着社会的不断前进,战争的形态也会变的更加扑朔迷离,而用老思想去看新社会,必然会让共和国的军事变成原地踏步的局势,为了能够跟随世界军事的脚步,军事革命,军事改革己然的刻不容缓。这一次与上次不同的是他还署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