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十六章 热心的小姨

第十六章 热心的小姨

    “哲儿,哲儿,你外公问你话呢?你是怎么样的呀?”看着老伴连续问了几次冯思哲意见,但孙儿就是不说话,何家玉便提高嗓音问了一嘴。

    “啊?外公,外婆,这个事情容我想一下好吧?”冯思哲的思想被外婆突然的打乱后,考虑了一下没有马上答复。

    “嗯,终身大事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出奇的是听到了冯思哲的答案,赵中将并没有催促,反而是向着于天说了这句话。

    看着父亲又向着冯思哲说话,赵丽珠禁不住鼻子中哼一声,当时给自己介绍对像的时候父亲那个急呀,双方父母一说定,马上就见面,订亲,接着没过几天就结婚了,哪有什么给自己考虑的时间了,可怎么换上了冯哲确不一样了?

    不过赵丽珠心中尽管有一些不服气,但她终究还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外甥的,话说自己因为运气不好男人早亡,在这里没有几个人不说自己命运悲惨,但偏偏就刚刚回国的冯思哲确说了一句,生老病死天命难违,小姨不要有什么负担。

    话说当时因为刚结婚赵丽珠的男人就死了,当时没少有人说闲话,什么她是克夫命呀等等。但就因为冯思哲这句话,赵丽珠可是回屋趴在被子上哭了半天呢。而现在冯思哲长大了,终于也要面对婚姻了,那自己这个过来人一定要给外甥好好的参谋一下,也是对他那名话的报答吧。

    吃完了饭冯思哲就回到了自己的屋中,他要好好想一下自己和贺莎莎的问题。前世自己并不看好这段感情,为此在贺老去世之后,贺莎莎竟然因为没有人陪她,在出了事情之后心理极度的紧张与害怕自杀了,而今世在明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之前自己还要那么做吗?

    两世为人,冯思哲对于感情之事看的并不是太重,现在他想的更多是怎么样利用自己的优势为赵家争光,为国民造福,相对而言自己的幸福倒还是次要的了。况且做为在英国生活了多年的人,在感情生活方面他早就开放的很,他不敢保证以自己的心态会一生只对一个女人好,如果自己娶了贺莎莎也未见得会给她幸福。但要是自己不去怜悯她,对,就是怜悯她,那她今生的人生路可能与前世一样还是会在忧郁之中死去。这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呀,自己应该怎么做。自己上一生时就一直未婚,这起初也是出于叛逆心理,谁让外公天天催着他总让他结婚儿子,他就来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和女人的感情问题是不少,但就是不结婚,这看似是当时对外公一定要留他在祖国的一种惩罚。

    重生之后的冯思哲第一次有了苦恼,为自己的重生而苦恼。如果自己不知道贺莎莎今后的命运那现在就会放松很多了,大不了去了贺家见了这个贺莎莎自己就对外公说没有感觉好了,那样自己就可以从这个世件之中解救出来了。但这样做贺莎莎怎么办?

    沉思之中冯思哲昏昏欲睡,想着一切还是等见了贺莎莎这个女孩之后在做决定吧。毕竟他并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如果说她本来就是一个病怏怏的女子,或是说极度高傲且自大的女孩那也就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救的了,这种人的死活与自己关系也不大了。他并不是救世主,对许多事情他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再说了牺牲自己的婚姻那就等于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拯救一个并不优秀的女孩,那根本就没有必要。

    星期天,一早小姨就给冯思哲送来了一套崭新的阿玛尼黑色西装。这可算是当今高级的西服了,甚至在当时的共和国都还没有专卖店,这还是冯思哲的母亲从英国给寄来的。冯思哲从小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知道收拾东西,当然也包括衣物,这也许是大多数男人的通病。为此冯思哲的衣物都是交由他小姨来保管,知道今天要去相亲,这小姨一早就把衣服熨平给送了过来。

    “来,换来给小姨看看,我看看的我外甥帅不帅。”冯丽珠笑嘻嘻的拿着衣服进了冯思哲的房门。

    “唉呀小姨,人家还没有起床,你怎么就进屋里来了。”只穿了一件大裤衩的冯思哲惊叫了一声在打开了门的插销之后又重新的跑回到了被窝,用被子把身子捂了一个严实。

    “呵呵呵。”看着冯思哲这幅害羞的样子,赵丽珠哈哈的笑着,“小哲,你小姨我什么没有见过,再说了你很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还给你冼过澡的,你难道都忘记了吗?快,把这套衣服给我穿上,让我看看。”

    赵丽珠说的没错,在冯思哲小的时候除了母亲也就小姨赵丽珠疼爱他,曾经也给他洗过澡。可那毕竟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突然被小姨拿这个当笑料讲出来,他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小姨,你先出去好吧,我马上换,马上换还不行吗?”

    看着冯思哲真的是不好意思,赵丽珠也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嗯,那行,我在门外等着你哦。”说完,赵丽珠还就真的转身离去了。

    小姨对自己的关心让冯思哲有些“受宠若惊”,看到小姨真的出了门,于天这才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洗了一把脸,这才把衣服换上。

    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还真是不错。本来就高大帅气的冯思哲此刻穿了这套阿玛尼西装更显英俊挺拔,在黑色西装的映衬之下人也显的更加精神,甚至就是皮肤也显的更加白皙。

    穿着这一身的冯思哲走出了房门,让赵丽珠是眼前一亮,“哎呀呀,看我的外甥换了衣服就是不一样,那真叫一个帅气,你这个样子出门不知道要迷倒我们都多少少女,不知道要搅动多少怀春女孩的芳心呀。”

    看着小姨竟然以一幅花痴的样子看着自己,冯思哲摇了摇头:“小姨,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没有穿这套衣服之前就不帅气了,就土包了是吧?”

    一听冯思哲竟然这样问自己,赵丽珠先是一愣,接着就呵呵一笑,“哟,小姨说错了,小哲千万不要怪罪呀。呵呵。”对于赵丽珠与冯思哲的关系虽然名为外甥与小姨,其实因为只相差十岁,两人之前并没有太多辈份之差,相反因为冯思哲母亲不在跟前的原因,两人的关系倒较一般的甥姨关系要近一些,像今天这样的玩笑倒也是时常会开。

    一听赵丽珠这样讲,冯思哲也只好摇了摇头笑了笑。

    冯思哲这一笑,赵丽珠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禁不住就走了前,轻轻的又整理了一下那本就十分平整的西服口中还不忘记念念叨叨:“我说小哲,像这种家长式的婚姻现在己然不流行了,像你这种出国留学回来的人就更加看不惯,所以小姨和你说一声,如果对方的那个女孩子你真的没有看中,那就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可不要走小姨的老路呀。”想当初赵丽珠就并没有什么感情,后来一结婚没几天对方竟然就出意外死了,背负着很多流言蜚语她回到了赵家,这件事情虽然赵家人不在说,可从赵明远那里大家都明显的可以看出来,他似乎是感觉到有些愧欠自己这个女儿。

    赵丽珠就是这种家长式婚姻的失败品,当时也是为了两方的政治联姻,双方家长见了面根本就不顾及孩子的感受直接就把婚事订了下来,结果一个惨淡的婚姻勉强维持了五年,一个本就不幸福的家庭便因为男主人意外身亡而使这段爱分崩离析。事后男方虽然也没有向赵家说什么太难听的话,但这件事情给赵丽珠所造成的阴影有多大,谁又知道呢?

    听着小姨说出了这一番话,冯思哲先是嘻笑了一下,接着就郑重的点了点头,“小姨放心,我心中有数。再说了外公现在的心境也不是你那个时候了,你不用太担心。”

    冯思哲说的不错,自从赵丽珠的事情之后,赵中将便不再看好这种政治婚姻,而是一切以当事人心情为主,可以说这是赵丽珠婚姻意外夭折后带给赵家的唯一好处。再者说冯思哲是谁?那可绝对是赵中将的掌中宝,他的婚姻如果冯思哲不点头,赵中将是断然不敢做主的,他可是生怕自己这唯一的外公一个不高兴回到英国去,那他真可是欲哭泪了。

    赵丽珠点了点头,她相信冯思哲不会在这个方面任人摆布,想一想自己当年抱着的光腚娃现在都要考虑终身大事了,不觉间她突然也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在找一个人了呢?自己己经三十二岁,女人的花季己经过去,如果现在在不选择将来怕是可预先的空间就会更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