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十九章 贺莎莎

第十九章 贺莎莎

    “嗯?为什么?”突听贺莎莎这样讲,冯思哲一呆,显然他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你就是很特别,你不是我爷爷让我见的第一个男孩,但确是爷爷让我领到后花园的第一个男生。”贺莎莎似乎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想了一想还是实话实说吧。

    “哦!”听到贺莎莎这样讲,冯思哲也一时间来了兴趣。本来他以为这是贺老为了给年轻人相互了解的机会,没想到到目前为止只有自己有这个待遇,呵呵,看来贺老对自己的印像还是很不错的。

    冯思哲想到此不由有些暗自高兴,任谁能够得到贺老这样的人欣赏那心中的兴奋感也是不言而喻的。“你真的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双硕士吗?外国比我们国家好吗?维也纳你去过吗?那里怎么样?”

    冯思哲正在满足于贺老欣赏的自恋当中,一旁的小姑娘贺莎莎就接连的问起了数个问题。听着这些问题冯思哲也才想起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可是国家音乐学院作曲系的高材生,说起来也算是当代年轻人中的天之骄子了。

    “呵呵,维也纳我没有去过,不过听说那里很美,是很多音乐家们开灵感的好地方。你若是问我外国与我们国家谁好,我还要告诉你那还是我们自己的祖国。虽然因为历史原因我们国家在很多方面的展不如国外,但我们是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古国,在我们国家有着最为深邃的内含和最据开力的底蕴文化,这是那些达国家所不能比的。”

    冯思哲想了一想,还是把自己心底的一些认识讲了出来。前一世冯思哲也曾去过很多的国家,从富有的美国,英国,日本等地到最为贫穷的如埃塞俄比亚和一些非洲国家他都去过,都曾或多或少的了解过,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哪里也不如自己的国家好。当然这总结了几十年的东西猛的一拿出来讲给贺莎莎听,还是让她一时有些法理解。

    看了看眼珠子在转的贺莎莎,冯思哲呵呵笑笑,“怎么?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吗?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崇洋国外的物质生活?我告诉你,我们国家只要走上了正确的道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赶上他们,甚至是过他们的。”说到激动处冯思哲不由的挥动了一下手臂,这可是他在重生之后第一次向别人谈及自己的抱负与理想,激动一些也是正常的。

    “你说的真好。”看着冯思哲那略微激动的神情,贺莎莎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去取笑他,而真是很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其实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认为哪里也不如我们自己的国家,自己强大的祖国好,可学校中有些同学就说是国外好,像是许多们作曲系的同学在他们眼中好似如果不去一趟维也纳就创作不出好的歌曲一般,真是有些搞不懂他们,一定非要把自己国家说的一是处,把国外说的那么好他们心中才舒服吗?”

    贺莎莎说到动情的地方时眼中竟然也有少许的激动,这一幕看在冯思哲的眼中触动是很大的。那一刻,冯思哲感觉到贺莎莎竟然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有气质。“嗯,你说的对,我全力支持你。我相信你不去那些地方也一定可以创作出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来,你一定行的。”

    冯思哲的赞美之言听在贺莎莎的耳中让她不由的脸一红低声道:“你也很厉害,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很有抱负的年轻人,你的那篇关于经济展,改革开放,证券市场健康展与规范一文我过了,写的很好。还有你的那篇关于论现代化局部战争中科学技术重要性的文章我爷爷也看过了,他可是连说了三个好字呢。”这个贺莎莎在冯思哲刚夸过了她之后,她又反着夸了于天一通。

    “什么?你爷爷怎么知道那篇关于现代化局部战争的文章是我写的?”要说经济展的那篇文章是自己署的名,不管是错还是对放在自己头上都对。可那军事文章落的可是外公与大舅的名,但回头一想第二自己气不过时又弄了第二篇,那上面可是署了自己的名字的,再说了贺老那么聪明又是那么的了解自己的外公,外公心中有多少墨水他还能不知道,那在怀疑到自己身上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嘻嘻,是我爷爷说的。他说赵疯子有几斤几两的学问他还不知道嘛,还有那个赵万勇也不过是沾了一点墨水而己,以他们的本事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也写不出那样的文皱皱的文章来,想来一定是赵家那留学回来的高才生动的笔是。”似乎是看出冯思哲的疑惑,贺莎莎呵呵笑笑就这样把爷爷给卖了。

    “哦,呵呵,呵呵呵。”一听贺莎莎这样说,冯思哲先是有些尴尬,自己的外公赵中将因为在战场上打仗不要命冲锋在前被领导们起了一个外号叫赵疯子这事他是知道的。但现在一听贺莎莎这样讲,他还是不得不赞叹贺老的心思之缜密,的确事情如自己想像的是一样的。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互相吹捧的原因吧,一时间两人的感情迅被拉近,彼此间不再那么陌生,说起话来不自觉的投缘了许多。

    冯思哲主要讲的是自己在国外的经历,讲那里的科技展到了什么程度,那里的学生思想开放到什么地步,在英国的学校没有像我们国家一般死书的事情,大都是根据兴趣而去书去学习,而最主为要的是在毕业后找工作时,企业们最为注重的也并不是你的在学校期间考试的分数,反之是你的社会经验怎么样,与人沟通的本事强与弱。可以说这和共和国照本宣科完全是不一样的。

    冯思哲在讲这些的时候,贺莎莎总是很认真的在听着,时不时的她也会插上两句,问一下自己没有听懂的问题。好在冯思哲学识渊博,凡是贺莎莎提出的问题他能总一一解答,不至于出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