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二十四章 初遇段云鹏

第二十四章 初遇段云鹏

    段云涛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冯思哲也向他们身上看去。在段云涛的身后跟着的那个年轻人映入了冯哲的眼帘,一看此人,冯哲就断定这个人应该就是段云涛的哥哥,因为光看其长相两人就像了七分,在加上后来之人比段云涛明显的年纪要大一点,在成熟一些。

    “哥们,你就是段云涛打哥哥吧,你来的正好,刚才你弟弟出手打了我的朋友,快叫他向我朋友道歉。”不等段云涛他们说什么,冯思哲就来了一个先制人。

    “你认识我?”一见冯思哲,段云鹏也感觉到他的不同,虽然看外貌冯思哲是很年轻,但他身上确是散出一种成熟稳重的气势,这种气势如果不是仔细观察也是感觉不出来的。

    “你不是段云涛的哥哥吗?”听那人问自己认不识他,冯思哲眉头一皱,张口回着。

    “不是,我是问你我之前见过吗?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是云涛的哥哥?”段云鹏一看冯思哲所答非所问,便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只是这一次他的问题问的很清楚了。

    冯思哲站定了身子,一幅饶有兴志的样子说道:“我们之前应该没有见过,我说你是段云涛的哥哥是根据长相来分析的,怎么?有错?”

    “哦,没错,没错。”段云鹏摇了摇头,他惊讶于冯思哲的观察力,他怎么敢如此肯定自己就是段去涛的亲哥哥呢,不过对方说从长像上论也并不是没有依据,自己长的和弟弟的确有七分像。“嗯,你叫什么名字,看你还有一些眼力价,而我也知道刚才就是你打了我的弟弟,如果你现在赔礼道歉,那我还可以当先前的事情没有生过,怎么样?”

    段云鹏感觉出了冯思哲的与众不同,感觉到像这样的人也不会是全背景之人,这他说话才先客气了三分。

    “呵呵,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是你弟弟先打了我的朋友,我过来劝架,接着他又动手打我,我这才还的手。怎么,你莫非要不讲道理吗?”冯思哲看着这个段云鹏似也是一个大气之人,不向是一个蛮不讲理之辈,可是怎么说起话来和他弟弟一样那么冲呢。

    “哥,你别听这丫的胡说,是那小子先向我动手,不过被我挡了去的。哥,快帮我揍这小子,我打不过他丫的。”段云涛一看哥哥没有马上动手,而是打算讲理就有些晕,自己打哥哥可是正了八经的转业兵,那功夫深着呢,一般情况自己吃了亏,只要找到哥哥,他是一定会帮自己的,可这一次为什么确还犹豫上,开始讲理了呢?这完全不是他段云鹏作风呀。

    段云涛的话一说完,段云鹏与冯思哲的目光就对上了。显然段云鹏是听信了弟弟的话,在看向冯思哲时,他是想听解释了。

    而冯思哲该解释的都解释完了,多余的话他不想多说什么了,如果这个人真是听了糊涂弟弟的话想对自己动手,那他也只有接着了,从小母亲为了能让他有一个好体质,那是逼着他练功,这么多年下来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信心的。

    段云鹏盯着冯思哲的目光看了好一会,在对方的眼中他没有看到一丝的胆怯之意,这完全是一个极有自信的目光,段云鹏在心中这样想的。他甚至在犹豫,如果冯思哲的眼中出现了一点惧怕的意思,那他就会马上出手教训一下他,可是直到现在他没有看到胆怯退缩之意。

    “我叫段云鹏,家父是新任京都市委的段江河,不知道朋友是……”段云鹏感觉出冯思哲的不同,直觉上告诉他冯思哲也应该不是名之辈,这他才出言试探,想探探底。

    “呵呵,冯思哲,一个名小辈罢了。”冯哲不想像段云鹏一向提及自己的家世,因为父亲过早的离开自己,这隐约成了他心中的一块疤痕。不过听到段云鹏的名字他还是想起来了,刚开始听这名只是感觉到有些熟悉,现在一听他父亲就是段江河,他便马上明白了他是什么人。前世在京城这么多年冯思哲不是没能听过段云鹏的名字,只是他一直在经商双方没有接触过罢了。

    “冯思哲?”听到这个名字,段云鹏心中开始思索着。

    段云鹏可是不相信冯思哲会像他说的一般是一个名小辈,因为他把自己父亲的名号报上去时,除了冯思哲之外,他身后的朋友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他就知道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小年轻,至少他们对政治体系还是清楚的,不然不会有这个表情。倒是这个冯思哲听了这个名字竟然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变色,还是和刚才一样平静如水,这倒是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在冯思哲的内心中他何偿不知道段长江是什么人,现任京都的市委副书记,原国家政协主席的儿子,这两样光环论照到谁的身上都会大放异彩。显然这个段云鹏就是段长江的孩子了。说到段长江可是比外公的赵家光显了很多倍,甚至冯思哲还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段长江可是国务院总理级别的人物,就是在包京国这个铁腕总理任期一满后他上的任。

    现在冯思哲面对的就正是段家的第三代段云鹏,要说他一点不紧张那是假的。但紧张何用,现在的紧张只是怯弱的表现,面对一个和自己同样大,可在生理年龄上比自己小的多的人冯思哲是不会露出一点害怕的意思。再说了段长江是段长江,段云鹏是段云鹏不可同日而语。

    “冯思哲?哦,我想起来了,前一阵那篇关经济展与证券市场的文章是不是就是你写的?”忽然间段云鹏好像想起了冯思哲这个名字,的确他是听过这个名字的,那还是自己的父亲向爷爷念叨时他意中听到的。那时只听父亲向爷爷说有一个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年轻人很有思想,看事情的眼光很独到很前,此子非池中之物。现在想想说的这个年轻人就应该是眼前的冯思哲了。

    “没错,正是我写的。”冯思哲想不明白段云鹏怎么说起了这个事,可这事的确是自己做的,他不想否认。

    “哈哈,还真是你呀,我可是久仰大名了。”一看冯思哲承认了,段云鹏呵呵笑着就把手伸了过来。

    一把握住了冯思哲的手,段云鹏是哈哈大笑。他突然间这样的热情是让冯思哲和在场的人都是一阵的愣神。他们都不明白不过是写了一篇文章罢了,怎么会让这个段家的少爷这么激动呢?

    ——————————————

    感谢q726688845对《鬼才的打赏》特为其本人加更一章。

    感谢亲们的不断支持,浪子将会更加努力的写好《鬼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