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二十五章 态度的改变

第二十五章 态度的改变

    打开一看,收藏票突然一下子大增了十八票,虽然差两票到二十,可浪子还是决定加更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浪子知道有些人是想等养肥了在看,可因为你们支持力度的不同也能决定《鬼才》是不是可以早一些成肥羊呀,呵呵。浪子更新一向更新力度大家的手中,而且浪子还从不会断更,这一点请大家尽管放心就是了。

    ——————————————————

    其实只有段云鹏自己心中清楚,他是多么的渴望见到冯国哲。从部队退伍之后,段云鹏像是突然间长大的孩子没有在爷爷和父亲的安排下进入政府部门工作,而是毅然来了一个停薪留职下海经了商,他认为未来的世界将是经济社会,经商成为一代富豪就成了他的志向。

    对于段云鹏的选择,段家老人并没有说什么,孩子长大了,他应该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再说段家人丁可是很旺,不在乎一个段云鹏,更何况一个家族想屹立而不倒,的确是需要有人去经商,有了钱,做很多事情才会往而不利。

    段云鹏初入商海也是一头的雾水,刚开始的兴奋劲很快就过去,他突然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生意,在他看来哪一个生意似乎都有风险。为此为了累积一定的原始资金,他终还是像许多权势家子弟一样开始捣弄起了批文。一些在普通商人眼中很难弄到的批文在段云鹏这样子弟的眼中那就是手到擒来之物,商家需要批文,段云鹏能弄到,这就有了需求关系,有了利益关系,为此段云鹏最近是小挣了一笔。

    有了一点钱的段云鹏也开始琢磨着怎么样把自己的生意做大,但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那次意中听爷爷与父亲谈冯思哲是一个对商机有前眼光的年轻人,他就想结识了,想着是不是有机会和冯思哲聊聊,看看他能给自己出什么好主意。但未成想还真就让他碰着了,虽然场合有些不太对,但段云鹏心中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冯思哲的确像他所想像一样的年轻,而最主要是这个人定力好,明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背景确一点也不打怵,凭着这一点他就不应该是普通人。

    抓着冯思哲的手,段云鹏就是一个劲的摇,终于把冯思哲给摇烦了。他一用力把手扯了回来,“段云鹏先生是吧,有事说事,再说眼前的事情你还没有处理完呢,你看怎么办吧?”

    冯思哲不清楚段云鹏怎么就对自己这样的热情,但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便是以段家的背景根本不用惧怕赵家,更不用看自己的眼色。

    “哦,哈哈哈,这事好说,好说。云涛,快给冯思哲的朋友道歉,快。”段云鹏这才想到现在时机的确不对,双方的误解还没有化解,如果自己冒昧的问冯思哲投资什么买卖好做,那自然是会碰一鼻子灰的。

    “什么?哥,你让我赔礼道歉,刚才可是这个叫冯思哲的丫动手打了我。”一听哥哥让自己赔礼道歉,段云涛一愣,接着就用有些迷惑的目光看向哥哥。

    “少废话,我让你道歉,你就道歉。”段云鹏根本就不看自己的弟弟,而是微笑的看向冯思哲,一幅很友好的样子。

    段云涛不知道哥哥什么意思,玩的什么景,可即然哥哥都这样说了,他也只有照做。“你,对不起了。”

    “我让你好好道歉你没明白什么意思吗?”一看弟弟态度不诚肯,段云鹏就是一个暴粟打到了段云涛的头上。

    “好了,好了,他知道错了也就罢了,现在没有事情我们可以走了吧。”冯思哲看到段氏兄弟在自己面前演戏,虽然他弄不清对方是什么意思,但感觉的出对方对自己态度还算是友好。而现在他还并不想与段家生什么关系,便想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哎,等等,等等。”一看冯思哲这就要走,段云鹏马上迈了一步挡在了于天的面前。

    段云鹏一这样做,跟在冯思哲身后的谢志远就不干了。“怎么的,你们想干什么?告诉你们,不要以为你们是段家人就想怎么地就怎么的,这里是四九城,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不容任何人为非做歹。”

    谢志远是知道这件事情全是因为自己而起,尽管段家权势很大,可他做为惹事人,这个时候万不能退缩,他必须要挡在冯思哲的面前,与他一起承担这件事情的后果。

    对于谢志远的挺身而出,冯思哲很满意的笑了笑。这至少说明他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这样的人可交。

    冯思哲挥了挥手让谢志远从自己的身前让开。他不相信段氏兄弟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怎么样,况且真打起来,冯思哲也不怕他们。“说吧,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言。”看向挡着自己的段云鹏,冯思哲慢慢说着。

    “哈哈,聪明人,聪明人呀,我段云鹏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说实话,我的确是有些事情想向你请教。”笑着说完了这句,段云鹏向着跟在冯思哲身后的站着的众人道:“好了,你们不是要去看比赛吗?快走吧,票不够云涛你把咱们的也给他们。”

    显然,段云鹏接下来想请教的事情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才想挥手让冯思哲身后的跟班们先离去。

    “这……”一看段云鹏的确没有想害冯思哲的意思,而那段云涛又把手中的票递向了自己,谢志远就把目光看向了冯思哲,显然经历了这件事情,谢志远等人把冯思哲都当成了主心骨,拿主意的人。

    “嗯,那你们就先去吧。志远,你带着同学们去,还有我朋友白志飞和她妹妹一并带去看比赛,我与段云鹏聊了一会,不会有事的。”冯思哲看着谢志远似乎有一些为难,这便给他出了主意。

    冯思哲说话了,谢志远也不再客气,接过了段云涛手的票,然后带着许媛媛等同学还有白氏兄妹向着就要开始比赛的乒乓球馆而去。而段云涛的哥哥的示意下也是喝退了身边跟着的两个女人,自己拿着最后一张票也进了体育馆。如此场中就只剩下了段云鹏还有冯思哲两人。

    “来,我们找一个地方座一会吧,想来他们看比赛还需要一会时间的。”看着没有了旁人,段云鹏微笑着向冯思哲出了邀请。

    冯思哲也很想看看段云鹏究竟是什么意思,便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向着体育馆不远处的一个冷饮店里走了过去。

    冷饮店里有不少的情侣在这里座着,大多都是成双成对,冯思哲与段云鹏也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座了下去,然后段云鹏做主替自己和冯思哲各要了一个炒冰果之后两人就这样对面的座了下来。

    “好了,段云鹏这里没有外人了,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尽管开口吧。”冯思哲看不出对方心中卖的是什么药,但即然是听说过自己的名字,而且态度还算友好,想来不会是害自己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