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二十七章 义气的谢志远

第二十七章 义气的谢志远

    段家冯哲心中还是很有印像的,在京都段家绝对是一个响亮的名号,更是一个不能让人忽视的势力存在。

    也许在从政的人并不一定会真的分帮分派,有很多人的确是为着国家的展,为了祖国的强盛,为了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抱负而在努力,他们并没有想过一定要涉及到加入什么门,什么派,只是要真心为国在他们眼中都是同志。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你官当到一定的级别时,一定会有人给你分派,比如你平常和谁走动的近一些,或是与谁家有什么渊源,甚至是你执政的路线偏向哪一方云云,都会使你不知不觉就加入某一派系。

    古人云,一个好汉三个帮。尤其是在从政的道路上,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你如果想实现的抱负,那就势必要有朋友帮忙,人完人,金足赤。只要你是一个人就不可避免的会犯错误,或者说会在某一阶断处于被动低势状态上,而这个时候如果你有门派,有派系,有靠山有背景,那这个时候这些好处就会彰显出来,在你低落时会有人拉扯你,让你不会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吧,很多人当官当着当着不知觉的就加入了门派派系之中,甚至更有一些人,会因为政见不同,认知不同,经营理念,从政理念不同而与别的不同派系的人势同水为,从而引了一些不为人知或是众人皆知的官场大地震。

    但不得不说加入派系有时也像一把双刃剑,即在很多时候可以保护自己,又在很多时候可以害了自己。比如说在完全势同水火的派系斗争时,就难免会有人因此而要付出自己的政治仕途,身在派系之中有时候难免就会做一些自己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做一些自己本不想做的决定。这就是加入派系的短处。

    一时间冯思哲站在体育馆的门口心中思绪万千。他知道自己的外公赵中将本身就是一个派系并不明显之人,他除了对老长老领导尊重并多加走动之外,其它时间并不想去与他人沟通,更不会参与什么派系斗争。而随后在92年贺老去世,97年德国恩老长去世之后,外公就像一个根之木,在没有大的过硬的靠山。正因为此,赵家在共和国的体制之中就变成了一个可有可的家族,有他没人感觉到多什么,少他也没有人感觉到少什么。以至于后来外公年纪越来越大,终于赵家也就走向了衰落。

    也许外公入了某加大派系,赵家还不会这么早衰退,又也许外公选了不合适的派系会让赵家过早的灭亡。总之这即双刃剑不是太好玩的。当然了,这也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讲,可对冯思哲这样重生之人,有着先知先觉的人来说,他闭着眼睛也可以想出未来十几二十年共和国的政治总向,在大的方针上是谁强谁弱。所以如果让冯思哲去选派系的话,那这把双刃剑就只会变成一把宝剑,最终的结果是只杀对手不会碰的到自己。

    早就对这件事情有想法的冯思哲也早就想过派系的事情,只是他的思维在此方面又与别人不太一样。别人是想着怎么样投怀送抱加入别人那里,而他确有点姜太公的意思,他在等着名主找上自己,甚至他更是想过自己建立赵系,但他知道这最后一点是不太现实的,至少目前的状态下不太现实,赵家的影响力太弱了。所以冯思哲这才连替外公和大舅写了两篇关于即将生的海湾战争稿子,为的也是在军中给赵家增强影响力。积少成多,冯思哲相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赵家在有自己这个能人之后,一定会越来越大放光彩,越来越让别人所众视的。

    在体育馆的门外,冯思哲想了很多,也给自己筹划了许多,甚至他为自己的道路都设想过。

    做为中央党校中青校的学生,那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只要你愿意,那都可以在都的各大部委之中任职,虽然级别会低一些,甚至是正科副科也有可能,但终究是在国家部委上班,是会让许多人羡慕的。可冯思哲疑是一个另类,在他看来,在都部委工作也许很有面子,可对于未来的展来说局限性就有些大了,天天座在办公室中喝茶看报过一生,这绝对不是他的想法和要求,他要利用自己的优势扬赵家,利用自己先知先觉的本事为国家为人民谋福利,显然想完成这些在部委当一个正副科长是很难实现的。

    为此,冯思哲有了决定,那就是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他在中青班毕业他要去地方锻炼,哪怕是去一穷困县,甚至是一个落后乡也可以,他要去那里积累自己的政治经验,要去那里找寻自己的人才,找寻可以帮助自己的与自己一样真心为民的人。

    体育馆外人潮涌动,比赛结束了。从那些走出人群的脸上冯思哲就知道这场比赛共和国一定是胜利了,这从大家那欣喜和兴奋的脸上都可以看的出来。

    “嗨,冯思哲,我们在这里。”人群之中谢志远最先看到了高大挺拔的冯哲,他离的老远就高声喊了一嗓子。

    冯思哲也顺着声音看到了谢志远他们,他也是招了一招手,表示自己看到他们了。

    “怎么样?比赛结果如何?”等着谢志远一走近了,冯思哲就笑呵呵的问着。

    “哎,别提了,我这满脑子想着的就是段云鹏和你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心情看比赛,怎么样?他把你叫到一边去没有为难你吧,放心,这件事情是我谢志远引起来的,如果段云鹏想找什么别扭,你只管让他来找我,我们谢家虽然没有段家那么势大,但说实话我也不惧他。”谢志远一来到冯思哲的身边就一个劲的嚷嚷着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