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二十八章 冯思哲请客

第二十八章 冯思哲请客

    “呵呵,没什么事情,你不用多心。”冯思哲口中虽然这样说,不过能听到谢志远口中这样说着,他还是很高兴。

    谢志远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不是遇到问题就退缩,反而是敢做敢当,这让冯思哲很是欣喜,感觉到这个朋友自己没有交错。

    随着谢志远等几位同学走了出来,白志飞和白彩霞兄妹也跟着走了出来。白志飞还是那个什么都所谓的样子走到冯思哲面前,“嗨,这场比赛很是精彩,选手们都打出了我们的国威,你没有看到真是遗憾呀。”

    听着白志飞这样说,冯思哲又是笑了笑,他可是知道在那个时候乒乓球可是共和国的国球,那可是强项中的强项了,就算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到了冯思哲生活在的那个年代,乒乓球也一样长胜不衰,在二十一世纪初它更是演绎过共和国打世界的传奇事迹。“呵呵,你们看比赛也累了吧,来,我请大家去吃饭。”

    从中青班放学就跑来看比赛,一直看了近二个小时,到现在时间己经到了下午一点,一直都没有吃饭,现在一经冯思哲这样说,大家可不是都感觉到肚子里在咕咕的叫嘛。

    “好,我们去吃饭,冯思哲难得请吃一次饭,大家不要和他客气。”谢志远一听冯思哲要请吃饭,他是第一个叫着。当然请吃一顿饭没有什么稀奇的,只不过这是一个极好的增加大家友情的方式罢了。

    说冯思哲好不容易请吃一顿饭,这倒也是实话,因为他几乎第一次都是放了学就回家,除了上课时间几乎是很少和大家在一起,自然的想吃一顿冯思哲请吃的饭就会很困难了。

    冯思哲挑头着和谢志远并排走在一起,向着亚运村附近的饭店走去。

    那个时候个人的饭店还并不是很多,主要的还是以国家经营的招待所为主,但好在亚运村附近的人思想都前,有很多看到商机的人在亚运村开建的时候就建好了饭店,所以冯思哲一行人还是有的选择。

    一家名为正宗京菜馆的门口,冯思哲停下了脚步。从外向里看饭店还算是干净,他就回头冲向大家说“我看就在这里吃饭吧?”

    “啊?”一听冯思哲选了这里,谢志远等人一愣。他们都看的出来这个饭店的档次不算太低,瞧人家里面的服务人员可都是穿着统一的服饰,这可是体现他们的档次问题呀。这要是在这里吃一顿饭那需要多少钱?大家听冯思哲说要选在这里都有些犹豫。

    说起来,冯思哲中青班的同学虽然人人都有些背景,可是因为他们还都没有工作,一个个口袋中也都不是很富裕,想着如果在这里吃一顿饭那少说也要三四百块吧,这可是当时普通阶层的工人一两个月的工资?这是不是也太破费了一些。

    “冯思哲,我看我们随便找一个地方吃一点就是了,没有必要讲排场在这里吃东西吧?”谢志远做为同学中和冯思哲最近的人,此刻他必须是要站出来说话的。

    “是呀,小哲子,我看也是,随便找一个地方吃一点就好了,其实有些许风味小吃不比这些大饭店东西做的差。”白志飞也看出来在这里吃一顿饭消费一定不低,做为冯思哲的老同学,又是刚刚见面,他当然不想让冯思哲这样的破费了。

    “呵呵,这算是什么排场,我看不过是普通的饭店罢了。再说我们现在都饿了,即然走到这不如就在这里吃吧,在走下去我可是没有劲了。”冯思哲知道这些人是为了他好,但即然自己说要请大家吃饭,总不能寒渗,在者要说有钱,想必这些人中最有钱的就是冯思哲了吧。在英国的妈妈赵礼蓉似乎生怕自己宝贝儿子在共和国吃不好,每一个月他都会给冯哲邮寄一笔钱,告诉他如果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千万不要苦了自己。

    对于妈妈的溺爱,冯思哲自然不会拒绝的。可以说算是一个小资的冯思哲平时要钱还真没有什么用,上学放学有车接,回家就吃饭,钱对他还真是没有什么用处,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请同学和朋友吃饭,他自然是不会吝啬了。

    冯思哲的坚持让众人不得不跟着他走进了这间饭店。要说饭店的档次高了服务态度也的确是好一些,等着冯哲他们一行人进来后,马上就有人带路来到了一个大桌旁,接着就有服务员上茶水。

    冯思哲则是拿起了一张菜店,随便的向着谢志飞面前一放,让他点菜。

    谢志飞当然不好意思让冯思哲破费,拿着菜单点了一个小葱拌豆腐,一个肉炒椒,然后就把菜单递给了身旁的白志飞。

    白志飞先是看了一下那有些骇人的价码,接着只点了一个家凉就给了一旁的许媛媛。

    冯思哲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菜单,大声的点了几个,有爆肚,排骨蛋,当然少不了烤鸭,接着又向服务人员征寻了一下饭店的自身特色,总之一共点了八个菜。这才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又要了六瓶啤酒两杯饮料。

    一看冯思哲点了这么多菜,而且有几个价格是一点都不便宜,白志飞就小志的向着冯思哲说:“简单吃一点就好,我看用不着这样破费吧?”

    “哎,怎么用不着,吃饭就要吃好,况且大家肚子也饿了,不多要一点怎么够吧。大家先吃,一会不够吃在要,总之就是要吃饱吃好。”冯思哲呵呵一笑,向着白志飞就挥了挥手。同时他心中也很是感慨,这个时候共和国还是清明的,还没有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一词横行,想到用不了多少年,与那些人在一起出去吃饭,动不动一顿饭下来就要上万的时候,冯思哲也只能感叹社会变化实在是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