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三十三章 满意而归

第三十三章 满意而归

    “好。”看到冯思哲这样的趾高气昂,贺莎莎心中就没来由的气愤,这一张口还就真的叫了出来。“救命呀,救命呀,冯思哲你不要这样呀……”

    这一开始叫贺莎莎也是脸红脖子粗,因为她也意识到这样叫所代表着是什么意义。

    但此刻更让贺莎莎一脸囧像是冯思哲果真没有出手阻拦她,而借着屋中的户向外看去,这第一声喊叫的确是引来了冯思哲外婆和小姨的注意,但跟着她们两人呵呵笑笑摇了摇头竟然压根就没在有什么其它的动作,这一下子可是把贺莎莎气坏了。她怎么样也想不到赵家人竟然把冯思哲惯到了这个程度。她虽然听爷爷说过冯思哲与赵家的故事,知道赵家感觉到亏欠了冯思哲父亲许多,在加上他算是有着赵家血统的第三代唯一男丁,连带着冯思哲在赵家也是地位猛涨,但她论怎么样也想不到赵家竟然袒护一个人会到了这种程度,在听到贺莎莎呼救的声音如同未闻,这可真是让她哭笑不得了。

    冯思哲很清楚贺莎莎怎么叫也不会引起外婆和小姨的注意,这是因为她们都知道别看冯思哲年轻,但他这一阵子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稳重,甚至赵中将也很听冯思哲的话,这不是说惯孩子而去敷衍,实在是真心的佩服冯思哲,有了这种感觉,他们就认为冯思哲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着他的必然性,哪怕就是包括他要对贺莎莎做一些什么也都是应该的了,再说贺莎莎是赵家内定的外孙媳妇,如果真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也不是不可原谅,也算正常了。

    大叫了几声之后,没有人理自己,贺莎莎识像的闭上了嘴巴,她现这个冯思哲真是一个不能威胁的人,至少她现在找不到冯思哲什么弱点。

    “冯思哲,我……我不叫了,你把那天你哼的那曲子谱给我吧,好吗?”贺莎莎在认真了事实之后终于软了下来,学乖了。

    “嗯,你不叫了?那你知道不知道你错了?”冯思哲看着贺莎莎没有了脾气,便呵呵一笑,想着怎么样压榨一下这个小姑娘,让她也好长长记性。

    “我……我错了吗?”贺莎莎很有心眼,一听冯思哲在套她的话,便在关键时候摇了摇头。

    “我还没有错吗?你威胁我,你诬陷我,这难道不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冯思哲一看贺莎莎竟然不想承认错误,顿时脸一板,想着是不是要在吓唬吓唬她,给她一点厉害。

    然没有等冯思哲在做出什么,贺莎莎竟然双手一摸眼睛,开始哭了起来。“呜……你就会欺负人,把我骗到你家里来,答应别人的事情又不办,你……你是一个大坏蛋,呜……”

    真是没有想到贺莎莎是说哭就哭,咋一见这个场面冯思哲也是一愣,待低头看到贺莎莎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哭出眼泪来时,他有些手足措,马上就从身后把那张早就谱好词曲的小芳拿了出来。“给,你别哭了,答应你的,我早就办好了,你快看看吧。”

    贺莎莎哭是因为她感觉到委曲,好不容易开口求一次冯思哲,但确被他百般刁难,甚至自己都大喊救命了,可对方还是不依不挠,为此她才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可冯思哲一把那张谱好曲的纸拿了出来,她就马上一把夺过,脸上也是由阴转晴。待大约看了一下这个词曲之后,人竟然有些欣喜的笑了出来。

    看着贺莎莎的表现,冯思哲摇了摇头,这个女孩不去表演系真是白瞎了呀。要么人家说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这果然有一定的道理的。

    “冯思哲,这曲子真是好听,你这里有口琴吗?我想现在就吹一下感受感受,可以吗?”看着冯思哲给的词曲,显然贺莎莎把刚才生的不愉快都忘记了,一时间她进入了忘我的工作状态之中。

    冯思哲找出了口琴递给了贺莎莎,两个人一个吹着口琴音乐,一个哼着歌词,一个美好的曲子就这样由两人口中诞生了出来。

    冯思哲虽没有学习过系统的音乐,可胜在基础好,本人基因好,五全也全,唱起歌来调子很准,再说了小芳这着曲子并不难唱,由他的口中这一哼出来,还是别有满像那么回事的。

    两人合过这曲子之后,贺莎莎放下了嘴边的口琴,眼中露出喜色。“冯思哲,这曲子不论格调还是要诠释的背景都很符合现在的时代潮流,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对音乐也有这样的天赋,怎么样?有没有考虑到我们音乐学校来进修,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求我爷爷给你想想办法。”

    贺莎莎说起这些来很认真,可她确不想想像冯思哲这样的人,他怎么会去改学音乐呢?做为赵中将看中的赵家未来之星,他的展只可能在政治上或是军事上,其它的方面那是想都不要去想的。

    “呵呵,我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再说了我外公和你爷爷估计也不会同意的。”冯思哲摇了摇头,为贺莎莎的想法天真而感觉到好笑。

    冯思哲这样一说,贺莎莎也是点了点头,“嗯,你这话说的倒还是有些道理。哎,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感谢你帮我完成了作业,嘿嘿,明天交作业的时候我的作品一定可以一名惊人的。”

    贺莎莎是连说边露出喜色,显然她对冯思哲给她谱写的这曲子是相当的满意和开心。

    足足的在冯思哲的小屋中呆了两个小时,贺莎莎这才离开,走时和冯哲的外婆与小姨打了招呼,一想到自己刚才大呼救命的声音她就不由的把头低下,赶快的把羞红的头埋了起来,跑出了四合院。

    贺莎莎这一走,赵丽珠是连忙的来到了冯思哲小屋前。“嗨,小哲,你这个人看起来很稳重,但是做起事情来很大胆呀,不愧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人,思想很前卫呀。”

    冯思哲当然知道小姨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去纠正什么,只是呵呵笑笑,有些事情是越想解释清楚偏就越容易让人误会,最好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如此慢慢的就不会有什么人再说些什么了。

    当天晚上,当赵中将从老伴口中得知贺莎莎今天来了,而且还在冯思哲的房间中呆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之后,很是兴奋。他现在最为操心的事情就是冯思哲娶亲,在他看来,赵家想人丁兴旺,那希望只有在冯思哲的身上了,而在他这种老思想的骨子里,根本就将当时国计计划生育抛在了脑后,在他心中未来的冯思哲就是制造人的机器,将来一定要为他,为赵家生下许许多多的小男婴才行。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冯思哲也的确是够努力的话,那他会想办法让冯哲生下的第二个男婴改冯姓赵,不管怎么样冯思哲身上还是留着他赵家的血,将来等他百年之后也可以向老祖宗们有一个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