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三十四章 段云鹏来找

第三十四章 段云鹏来找

    亚运会仅仅历时了十六天便胜利闭幕,就在国人中还在回味着这场二十世纪以来共和国最大的体育盛典一个多月之后,公元一九九零年11月26日,申城证券交易所宣告成立,这是国家自成立以来在大6开业的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宣告着国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又迈出了一大步,当时中央总书记谭业亲自到了现场并且进行了讲话。

    这一次申城证券交易所的成立汇聚了许多人的努力,其中有许多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和老一辈产革命家的努力,甚至于连南巡长在其中也出力不少,可以说申诚证券交易所成立同时也代表了国家经济建设步入了新的台阶,国家整体经济迈出了一大步。

    要说这次事件的生,使共和国吸足了国际的眼球,那冯思哲现在就吸引了数国内权势人物的眼神。

    早在约是二个月前冯思哲可就表过有关这方面的文章,肯定了国家将要迈出这一步的必要性。一个年轻人可以有如此的见解,眼界如此之精准的确是出乎了许多的意料。因此,这两天给赵中将打电话的人是越来越多,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个传闻中从英国留学回来有着双硕士在中央党校中青班上学的年轻人到底多么的厉害,又是多么的不平凡。

    赵中将这几日是天天红光满面,那么多人通过自己打听冯思哲的情况更是让他感觉到脸上有光。年纪大的人也许就是这样,有时候在他们看来自己好都不如儿孙好强,有一个好孙子,那赵家才有可能真的扬光大呢。

    这几天赵中将也是天天中午回家陪冯思哲,高兴的时候还不免的是要喝了两口。

    这一日,冯思哲上学归来在四合院正陪着外公喝酒呢,突然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接着赵中将的助理兼贴身警卫李志勇来到了赵中将身旁,小声的冲着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什么?段家的车子?是来找我的吗?”赵中将听完李志勇的话后抬头问道。

    “不是,从车子里下来的是一个年轻人,说是找小哲的。”李志勇恭敬的向着赵中将汇报。

    “嗯?”一听和自己有关,冯思哲也抬起了头,在一听外公说是段家的车子又是年轻人前来,马上段云鹏的身影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这个段云鹏还真能沉的住气,本以为他早就应该来找自己了,可硬是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段家人都不简单呀。

    “是找你的,哲儿,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段家人?”听到李志通的话在看向冯思哲,赵中将有些迷惑。

    “呵呵,一次意中遇到的,就成为了朋友,只是一直没有怎么联系罢了。”听到外公问起,冯思哲笑呵呵的就把那天与同学一起去看亚运会比赛与段云鹏和他弟弟起冲突的事情讲了一遍。

    “哦,如果谈的来那就处着试试。”赵中将听到冯哲这样一说也就释然了,他知道冯哲这个人做事一向很有分寸的,别看年纪不大,也许是受了西方教育吧,从小就独立惯了,总之做起事情来一向让他放心的很。“只是那天的情况的确有一些危险,如果你不会从小锻炼身体的原因,怕就会在段云涛手中吃亏了吧。对了,我不是让万刚给你配了警卫员吗?他人没有跟着你?”赵中将似乎是刚想了什么,问向冯思哲。

    “呵呵,我一个年轻人,总让人跟着我我也不习惯,就让他一直在四合院里呆着,只有我上学时他才跟着的。”冯思哲笑了笑,接下来也不等外公在说什么他又道:“那好,即然是外公担心我的人身安全,那以后我去哪里都带着他就好了。那个段家人找我,我先走了。”

    冯思哲站起了身向外走去。不提警卫员的事情他从外公前句话中听出了别的声音。如果谈的来那就处着试试,这就预示着外公也看出了段家人在地方政治上的能量。可以说段家与赵家是完全不同的。赵家一直是在军界打滚,把主要的精力都用上了军队上,也是近期他们的冯思哲的二姨赵丽书才由中央部委进入了地方在江吴省杭同市任副常委副市长。而这之前赵家人几乎就没有涉足地方政界。

    这几年赵中将也看出来了,国家的重心正在转移,国家经济建议成为了重头戏,而战争似乎正在离人们远去,那样的话赵家以后的话语权只会是越来越小,这样别提什么把赵家扬光大了,赵家不被人挤死就不错了。而现在有段家找上了门来,说起来段家和赵家正好相反,段家从现在的家主段东巨开始就从在政界展,靠其努力成为了政协第一副主席,而这人也不过是刚刚退居二线,其政治影响力还很大的时候其段家第二代段江河就当上了京城的常委,副书记,官任副部级,段江河不过年纪才刚刚过天命之年,可以说未来的政治之路还很风光,可以说段家以后的光风会依旧光耀,而这个时候如果赵段两家可以多走动一些,一个在政界,一个在军界强强联手,那未来不管是对赵家人还是对段家人都是有着莫大好处的。

    赵中将正是想通了这个道理,所以他才提议让冯思哲与段家人处处试试。说是处处试试,这当然是他老人家不想逼着冯思哲做什么,对自己这个唯一三代男性的外孙子,他一向是宝贝的紧,生怕一点点小事让他受了委屈。

    冯思哲用着理解的眼神向着赵中将点了点头,“外公,外孙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说完了这句话,冯思哲抬手把怀中酒干了,然后这才不慌不忙的向着四合院之外而去。

    看着冯哲那不急不慌的样子,赵中将很是高兴的点了点头,此子遇事沉重冷静,将来定可堪当大任,赵家扬光大有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