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三十六章 朋友的朋友

第三十六章 朋友的朋友

    “呵呵,哪里,让各位见笑了,只是当年随着母亲去了英国而己,在那里取得一些学历并不是很难的。”冯思哲一听段云鹏是如此隆重的介绍自己,连忙自谦了一翻,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不然就会讨别人不喜欢了。

    再说冯思哲也看出来了,堂堂的段家长公子段云鹏过一个生日竟然只请了四个人,足以说明他没有想要大办的意思。要说以段云鹏的影响力他如果把这个风撒出去,那不知道多少人会趋之若鹜赶来给他庆生。而自己又能做为这四人中的一员,其份量可见一般了。

    而从今天没有请多少人的场面来看,段云鹏可能也有不让冯思哲为难的心思,想着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弄来太多人话都说不了太多,还有可能让人有想法。这些可能是段云鹏的意思,可至少冯思哲是这样想的。

    想着段云鹏做事情还算周细,冯思哲在心中又给他加了些分,然后他分别的与段云跃,段云涛和祖杰握了手之后,这方才找一个位置座了下来。

    段云鹏看冯思哲等人座下了,也笑呵呵的把衣服脱下,“嘿嘿,咋一穿的这么正式真是有些不习惯呀。”说完,他又从衣服中拿出了一个一斤重的大哥大放在了大的餐桌之上。

    大个大这个东西在冯思哲的印像之中并不陌生。早在1987年大哥大就流进了共和国,只是因为其价格昂贵,通话费用也高所以能用的起的人并不多。而冯思哲看了一眼段云鹏这个大哥大,正是摩托罗拉32oo模拟手机,当时因为技术的限制,这款大哥大还只能在本地使用,法漫游,如果拿到外地就是废物一个。曾经赵丽蓉也打电话给过自己的儿子让他买一部大哥大,这样两个人通起电话来就方便了许多。但冯思哲确知道这样的大哥大,不光笨重,最为要紧的是通话时间也不能过长,而且是双项收费,自己现在还根本用不着这种东西,再说用不了几年就会出现数字机,那个时候就会好很多,现在没有必要花那个冤枉钱。

    段云鹏也不是特意的要在冯思哲面前显示什么,他之所以把这个大个大放在桌旁,全是因为没有地方放这个玩艺,刚才穿着西服可以放内兜里,现在脱了西装,自然这个东西也要见阳光了。

    “呵呵,吃的东西都点好了吧,如果可以就让他们上菜。”段云鹏一幅大咧咧的样子笑说着。

    “上菜。”听到段云鹏这样一说,他的弟弟段云涛也马上向着身旁不远处站着的中心服务人员说着。

    今天的段云涛穿的是一身警装,使其更显精神。看着这个曾经在自己手下吃过亏的小子,冯思哲冲他笑笑。但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尝过于天的拳头,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怎的,总之段云涛是尴尬一笑,然后就把目光转向了其它地方,显然他不想与冯思哲对视。

    倒是他一旁座着的祖杰确把目光一个劲的看向冯思哲。

    冯思哲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把眼光瞧去,看着这一个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西裤的祖杰,冯思哲脑海之中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大脑一过,接着一个人名就进入他的脑海之中,他是那么像在十几年之后在政坛上跺跺脚就会颤三颤的中央宣传部部长祖友京呢?

    冯哲毫不避讳祖杰的目光反倒是一个劲的向他看,这一下子反让他快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冯思哲的目光深遂而带有一定的侵占性,这几十年才酝酿出来的历光可不是祖杰一个年轻人可以承受的了。

    祖杰把目光转了过去,冯思哲这才想到自己刚才的目光可能过于关注,略显凌厉了,其实他也是意的,中看到了祖杰就想起了他的父亲祖友京,这目光才多盯了一会,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和段云涛一样把目光转向了别处,看来自己气势有些逼人呀。

    冯思哲把目光从祖杰的身上移到了段云跃那。此刻的段云跃并没有把目光放在冯思哲身上,他没有像祖杰一样要观察冯思哲的意思,相反他目不斜视,身子做的特别直,一幅完全不受任何外界影响的样子。看到这样的人,冯思哲心中点了点头,这才是职业军人应该有的范呢。

    通过这一番观察,冯思哲基本上对这三个人有了初步的认识。段云涛是那种看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不弱的人,可这种人只要你能给他吃一点苦头,让他知道你的厉害,那接下来与他的相处就很好办了。祖杰,给人第一感觉好像是有些高高在上,看人的目光都有些居傲之气,但实际上这种人不过是靠着家庭背影走来的二世祖罢了,只要你能展现出绝对的实力,他马上就会奉行实时物者为俊杰的思想不但不会欺侮你,反而会高看的,其实越是这种人,他们的内心越是虚弱不堪,只要你可以捅到他的痛处,那他必然会被你降服,甚至在能带给他巨大好处的同时就算是让人维你马是瞻也不是没有可能。剩下段云跃这种人就更好分析了,军人吗?他们往往内心并不复杂,性格也较为直爽,只要你把他当朋友,实心实意,那他就会把你当朋友,肝胆相照。对军人,因为有外公和大舅在那里做例子,冯思哲对这种人看的由为透彻一些。

    这三个人都分析完了,弱点和怎么沟通的方法他也找到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也就是今天的寿星段云鹏。

    对段云鹏冯思哲现在还不能完全看透。他可以感觉的出来,他对自己是很客气的,但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客气呢?要说以段家的威望,根本不必要真的把赵家人放在眼中才是。而要说是因为冯思哲写的那篇有关证券业的文章那更不对头了,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再说那不过是说国家的政治走向与商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虽然事实证明冯思哲说对了。但那不过也就是让人高看一眼,远不用这样来巴结自己。对,现在段云鹏就是在巴结自己。

    事出反常即为妖,此刻他真是弄不懂段云鹏是什么意思,但即然人己经来了,就一切看着办吧,他相信只要对方有目的,那就一定会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