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三十七章 再论海湾战争

第三十七章 再论海湾战争

    酒菜上齐,段云鹏率先的举起了酒杯,“呵呵,哥几个能来这里给我庆生,我很高兴,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缘分,我看啥也不要说了,我们一起干了吧。

    “好,哥说的好,丫的我们一起干了。”配合着段云鹏的人不用说就是段云涛了,于天感觉的出来,他似乎对自己这个哥哥很服气。

    段氏兄弟这样一说,五个人都举起了杯中酒,然后一仰脖,五杯茅台就这样喝下了肚。

    当时国家最出名的好酒就是茅台了,一般好的酒店中国人也喜欢喝这种酒。当然这种市面上卖上的茅台法和国家领导人喝的内贡茅台相比较,但就算是市面上的茅台质量也不错,很有劲且不上头,当然价格也不便宜。

    酒就是男人间沟通的最好的工具,几杯酒这一下肚,本来略有些拘谨的酒桌上几人也慢慢放开,说话的时候大家也随意许多。

    祖杰一看就是能言善辩之人,马上几人的话题就围绕着他说开了。做为中组部的一名科长,本身他对政治体系就非常的熟悉,顿时由他口中就会听到这今年就要过去了,在明年初的七界人大四次会议以前,哪哪个省的省委要变革,谁要升一步由副部晋升正部哪哪个省长要升为省委书记,又有哪哪个省委书记要进部委或是年龄到杠要进全国人大政协了等等。

    虽然说不过是一个中组部的科长,向这样的大事情远不是他能接触更不要提他说了算,可怎么样也是中央组织部内部人,对于有什么风声会传来也是正常的。在加上祖杰说起这些的时候能够微妙微翘,语言上也算是吸引人,这道听的段云鹏与段云涛兄弟俩听的很是认真。

    段云跃做为一名军人显然对这些政治并不太关心,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目视前方,时而动手夹下菜,时而端起酒杯自饮一口,当然有时他也会端着酒杯向别人敬酒,比如做为寿星的段云鹏了,期间他也向冯思哲碰了一杯酒,冯哲也没有客气举手就喝,很是痛快,这样的人通常都可以给铁血军人留下好的印像。

    冯思哲在英国的时候就常和同学去喝酒。虽然那个时候他们大多是喝红酒,但国外有很多经酒度数也是不低的,而且经酒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当时喝的时候感觉还好,但回过头酒劲上来了,就难免会醉。冯思哲起见也是醉过的,醉过在喝,喝了再醉,久而久之,时间长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慢慢的在喝酒方面也练出来了。直接后期那几乎是天天有饭局,顿顿少不了酒,慢慢酒量也很不错。这一重生之后他现虽然年纪回到了青年时代,可是很多那时留下的东西确依然存在,比如良好的身手,比如这酒量。

    祖杰在那边吹了半天,见除了段云鹏与段云涛之外似乎冯思哲与段云跃并不感兴趣。段云跃还好怎么也是段云鹏的本家。但冯思哲做为寿星段云鹏特意请来的好朋友,怎么也不好冷落了人家。这他就话峰一转面向冯思哲问道:“冯思哲是吧,呵呵,你那篇关于证券业的文章我看过了,说实话我当初并不怎么能看懂,但现在看来你的确有着这样的经济眼光。”

    “呵呵,不过是拙见,瞎猫遇到了死耗子而己。”冯思哲谦恭的一笑,向着祖杰点了一下头,人家把话题引向这里明显就是不想冷落自己,应该有的姿态还是必须的要的。

    “嗯。”祖杰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冯思哲的这个态度很满意,接着他又问道:“我还听说随着这篇文章的面世你外公和大舅还写了另两篇关于海湾战争会在近期爆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还是你署了名的,不知道那海湾战争会打起来的观点是你爷爷还是你大舅或是你的呢?”

    由话题一下转到了冯思哲外公的军事文章上,这就是祖杰给他出的难题。其实在很多知情的人看了这三篇文章的面世之后,都会仅不住的把这作者归结到一个人身上去,那就是冯思哲。

    赵中将可是军内有名的大老粗,人没有太多的文化,他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又有这样的眼光呢。除了这是冯思哲提笔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其它的说法了。而冯思哲也猜到了大家会是这个想法,也早就这个问题想好了说词,呵呵一笑回道:“那两篇文章都是我起草的。”

    冯思哲这一承认顿时让在场的人都一愣,就是那看起来对万事都漠不关心的段云跃此时都把目光盯在了冯思哲的身上,在他看来这个话题还是比较能吸引他的。

    “真是你的主意?”本来还是猜疑,但是现在一听冯思哲承认了,祖杰又追问了一句,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他年纪那么轻,怎么对军事也有这样深刻的看法?难说从外国留学回来的人都是这么强悍吗?

    共和国的教育在当时来讲当然有问题,太注重于考试的分数,而呼略了社会的实践性。但也不能说从外国留学回来的人都是这样的厉害,试问?谁又能和重生之人相比较呢。

    面对着祖杰的这种态度,显然冯思哲很是满意。他呵呵笑了笑,“文章的词汇是我组织的,可思路确是我外公和大舅两人的,这都是他们想的事情,只是由我写出来罢了。”

    冯思哲的补充让众人更是一愣,这个回答与他刚才的那句话截然相反,但似乎这样一来才更能让众人去理解与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