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三十九章 利益的共和体

第三十九章 利益的共和体

    “合作?”一听到段云鹏这样讲,冯思哲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

    “哦,我想你在英国有那么多的朋友,而且我听说阿姨也是英国大学经济学的副教授,而且还在那边开了一家公司是吗?如果是这样,那这一次由我拿钱,由你和阿姨在英国那边操作这个石油期货怎么样?”段云鹏一脸期望的向冯思哲说着,最后还不忘记插上了一嘴,“赚了钱我们就七三分,如何?”

    这个段云鹏自从打算经商之后也了解过了一些国际商业用词,其中期货这个词汇就是那个时候跟人家学来的,但那时他只是了解了一下,有些具体的事情他确并不清楚。但他不清楚不要紧,他相信冯思哲即然如此的笃定这场战争会打起来,石油会大涨,那他一定与他母亲早做了准备,而自己现在只要拿出钱来做一趟顺风车就可以了,这样他才提出了这个问题。

    冯思哲是没有想到段云鹏会把自己调查的是那么的清楚,竟然母亲在英国做什么和开公司的事情都知道了。看来这一阵子他虽然没有主动联系自己,但确真的仔细的了解了自己的背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回自己想不帮他都不行了。

    冯思哲向着段云鹏点了点头,当即就美的他一个劲的乐。说实话国内的证券业不过才刚刚开始,甚至就是申诚的证券还没有正式挂牌,以使许多国人对股票和期货都很不懂,就算是有些商人也只是听说,具体是怎么回事,需要怎么操作他们也不太明白,而像这种事情交给冯哲来办,那就变成很简单的事情了,冯思哲在英国上过学,有着经济学硕士学位,在加个其母还开着公司,那操作的事情交由冯思哲在好不过。

    “好的,冯思哲,那你把阿姨公司的帐号给我,回头我让助理把钱打过去。”在极相信冯思哲的情况下段云鹏准备大干一场,虽然说他的公司规模不是很大,甚至没有具体的业务可称之为所谓的皮包公司,但要说在资金的积累上确是着实不弱。一方面许多京城有钱的大少段云鹏都有结交,可以从他们那里先弄一些钱,在者实在钱不够还可以贷款的,别人去银行想拿出钱来不好办,但对他段云鹏确是并不复杂的一件事情。有着当京城市委副书记的爹,还愁别人不会给他面子。

    冯思哲也猜到段云鹏手中有钱,想着遇到这样的机会,资金当然是多多益善,投入的越多,挣的就会越多,他实在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与冯思哲敲定了石油期货的事情之后,段云鹏又笑嘻嘻的端着杯子说:“那个,冯少给看看现在有没有什么商机适合我做的?”

    好一个段云鹏这一会与冯思哲的关系就拉近了,这连称呼都给改去了。

    “你要做什么?只管等着仗打起来,石油涨价你分钱就是了。”冯思哲笑着看向这个段云鹏,他知道这一次双方间因为利益的关系绑到了一起,想着凭此关系,两人的感情可以拉近不少,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与段家关系越来越好,对在地方政务上并没有什么强力靠山的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情吧。

    一看冯思哲这样回答他,段云鹏连忙是摇了摇头,“不是,冯少,我不是说这个,我是在问你看在国内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项目,比如说是像你的老同学白志飞开的那家产品包装公司一样,嘿嘿,我看那生意真是火呀,我也想搞这样的实业,过过瘾。”

    冯思哲没有想到段云鹏会突然的提到白志飞的包装公司。一说到这个公司冯思哲也是有些意想不到,他意想不到的这个包装公司会如此之火。按照冯思哲所提供的思路和资金,由母亲在英国特购了一些在国内买不到的设备,在几位中青班同学的帮助之下公司很快就在京城建立起来,取名飞达包装公司。

    公司虽然目前地方还不是很大,可有好的经营项目根本就不怕那些,包装公司定做各种礼品盒、礼品袋、手提袋,设计及制作各类中、高档彩色印刷高档画册、台历、挂历、企业宣传册、海报;承接各类书刊印刷、商标印刷、不干胶印刷。因为这当时在京都甚至在全国都是一个冷门产业,一时间公司业务大增,业绩大涨,一度的因为承接了太多的业务而不得不一而在,再而三的扩大规模。

    经包装公司包装出来的产品往往拿到市场上马上可以翻了好几倍,巨大的利益摆放在那里,引得许多公司和工厂纷纷都找飞达公司洽谈业务。看着冯思哲不过是随便的出了一个点子,公司就是大赚特赚,段云鹏怎么不动心,这才借着自己生日找来了冯思哲,想着让他给自己出一个金点子。

    冯思哲也是直到这时才知道为什么段云鹏会对自己如此的恭敬,原来他是看到了飞达公司的辉煌,事实摆在眼前,就由不得他不动心了。

    冯思哲面含微笑,其实心中是在想着他要介绍一个什么项目给段云鹏去做,靠着重生的能力,他当然知道什么行业会成为未来的趋势,什么行业可以在近期之内大火赚到大钱了。但总有一些适合与不适合的,凭着段云鹏的条件,一些小买卖倒是需考虑让他去做。

    段云鹏把冯思哲的笑看在眼中,心里很急,他不知道冯思哲是什么意思,不由有些焦急的催促道:“冯少,你倒是说话呀,我知道你这种从国外回来的人脑子灵,眼光毒,一定有不少的好点子,你……你就教我一个吧。你不知道其实我家有些人一直反对我经商,认为我除了会靠他们的关系混吃混喝外,自己并没有什么能力,这一次你论如何要给我一个好点子,我要改变家里人对我的印像。”

    段云鹏很着急,向着冯思哲说话都用了教字。而其实这些话倒也不假,做为政治而言,段云鹏的确很被家里人看中,爷爷和父亲都希望他可以子承父业,投身政场。可段云鹏确是极讨厌政治上的尔虞我诈,为了目的有时不惜用任何手段的做法,为此他很早就立誓自己不会做官而会从商。但一直以为,他自从违背了家里人的意愿下海从了商之后确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建树,为此让他在家人面前很是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现在好不容易让他遇到了于天,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又怎么会轻易的松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