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四十八章 贺家女人们

第四十八章 贺家女人们

    简单的认识了一下这些人之后,冯思哲就想着自己要不要座下来听着大家说话。

    在赵家他当然是有这个特权的,在赵明远极爱护之下,冯思哲何时都可以座下来与宾客们聊天,可在贺家冯思哲确不会如此的莽撞,他知道贺家第三代中是有几个男丁的,可他们确一个都没有在这里,那是不是他出现在这里就会有些不适呢?

    在冯思哲有些为难之时,贺莎莎出现在了大厅之中,她一看到冯思哲来了,马上脸上一羞红,然后叫道:“冯思哲,你怎么才来呀,来了也不知道找我,快,和我一起去后院认识一下我的那奶奶,妈妈还有姑婶们,还有我的哥哥弟弟妹妹们。真是的,和这些老古董有什么可聊的呢。”

    贺莎莎这样一说,顿时引来了众人一阵的哄笑,同时也算是给冯思哲解了围,他感觉的出来这是贺莎莎有意救场来了,不由的他对这个女孩的聪慧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在贺家,贺莎莎也算是一个另类的表现了,也许是她太过心细和有耐心的原因吧,总之她是很得贺传炯的喜欢。甚至于在贺传炯心情不好时,也就贺莎莎可以引得他转换心情,久而久之大家也主认可了这个事实,贺莎莎也就很少回家与在京工作的母亲住在一起,而是一放学就来到爷爷这里精心的伺候他。对于她的付出,贺老也给出了相应的回报,那就是只要事情不大,尽量的都纵容一下贺莎莎,只当是一种回报。

    这样一来,有时候贺莎莎说话就有些口遮拦,当然这也是分时候,实际上她是很知道轻重的。像现在她看到冯思哲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她就急忙的跳出来圆场,开玩笑自己的男人自己不维护还等什么呢?其实从刚才赵明远的车子一进入到别墅门口,她就注意上了,这才有了这么赶巧的救场。

    冯思哲回头向着众人歉身一笑,听到了外公说,“行了,你个年轻人还是去找年轻人说话吧,用不着陪我们这些老古董了,呵呵。”显然赵明远的心情也是不错的,他也引用了刚才贺莎莎的话。

    得到了外公的答复,冯思哲就跟着贺莎莎向别墅后院走去,刚刚走进到后院就听到了一阵的欢歌笑语,赶情贺家的女人们都在这里呢。相对来讲,女人在一起就没有男人在一起那么严肃了,大家欢欢笑笑的,尽说着与过年映景的高兴话题。

    贺家女人之中最高地位的岁数最大的当然贺传炯的爱人也就是贺莎莎的奶奶于老了,她是193o年生人,足足比贺传炯小了十六岁,当年她是做为京都大学的学生与贺老认识的。一个是对英雄很向往的美少女,一个是喜欢活沷好动的少女的英雄,两个人就走在了一起,结合到了一处。因为贺老与于老算是有点前卫的自由恋爱,所以她们的婚姻很受大家的尊重。如今六十岁的于老己经从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她的全部精力也就放在这个贺家身上。

    今年是她退休的第一年,难得能完全放松的过一个好年,她也很是高兴,在看到贺家的子孙们都长大成人,都过的还不错,她的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贺传烨老人的妻子早年得病去世,这样一来,于老就成了贺家第一代中唯一的女性,自然她的身份也是涨船高,在女性之中说话很有份量了。

    现在,一群贺家第二代的女性们就正在说笑着逗于老开心,而于老也是一直很配合的把微笑挂在脸上,说到什么高兴事时,她也会笑出声来。

    在这种气氛之下,冯思哲陪着贺莎莎走进了屋中。一看到贺莎莎领了一个年轻后生走进来,大家的目光都瞧向了这里,当然此刻大家也是心知肚明,也很清楚这个男人即然是在贺莎莎的陪伴之下走进来,那不用猜他的身份也是心知肚明了。

    上一世的冯思哲也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女人,清高的,美丽的,孤傲的,妩媚的,清冷的,势力的,清纯的甚至是红尘之中的也没少见过,但像今天这样一屋子中老年妇女,他确还是头一次,竟然有些不知道怎么样开口。

    有些事情总是要经历的,有点硬着头皮,冯思哲就向着于老一鞠躬,道了一声“于奶奶过年好,祝您身康体健,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福寿疆。”

    说完,冯思哲又冲向周围的贺莎莎的妈妈和姑姑们一鞠躬,“各位阿姨过年好,祝您们事业顺利,越活越年轻,青春永驻,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哈哈,哈哈哈。”冯思哲这话一说完,顿时在屋中的人全都笑了,就是贺莎莎也是掩嘴直乐,心想这个冯思哲还挺幽默的,他也知道女性其实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这句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可算是说到大家心里去了。

    于老很是高兴,她早就听老伴说过了冯思哲的事情,只是前一阵他去南方城市调研,一直不在京城,这一次在过年期间终于有机会看到传说中的冯思哲,这抬眼看去,看着这年轻人长的很帅气高大,说话还算得体,为人也有礼貌,心中不免也是高兴。

    冯思哲看着屋中众女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的心也是一松,对付女性就要这样,要想办法和她们打成一场,完全不像与那些中年男人打交道,处处说话都要透着小心谨慎,那样真累。

    冯思哲的开场白不错,等于是拿到了这些中老年妇女们的认可票,尤其是贺莎莎的母亲李秋娟看着他的眼神那更让人感觉到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意思。

    之前就曾听父亲和小姑子贺立珍提过这个冯思哲,她也曾认真的看过经他手写出的那三篇文章,感觉这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小伙子,在加上有英国剑桥大学双硕士学位的光环照在身上,可以说人没有见到呢,心中就先对冯思哲有了极好的印像。

    今天终于看到本人了,年轻帅气,谦谨有礼更是让李秋娟喜欢的不行。尤其是看到女儿看冯思哲的那种目光,她就更确定这可是女儿的选择了。

    “嗯,思哲是吧,我是莎莎的母亲,以后就托大一些直接叫你小哲了,你不介意吧?”李秋娟很慈爱的看了看冯思哲,笑着问道。

    一进屋冯思哲就感觉到这个李秋娟与贺莎莎像貌上看来差别极小,如今一听她自我承认,便知道这就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了。看着她那对自己慈爱的目光,冯思哲也是微微激动的说道,“阿姨说的哪里话,这样叫当然没有问题,我家里的长辈们也都是这样称呼我的。”

    在没有见到李秋娟之前冯思哲还有一点隐隐的担心,他知道自己这个未来丈母娘可是在中纪委第二纪检室当主任,做为常年在中纪委工作的人,眼光都是很凌厉的,甚至是不怒自威。没来之前他也设想了种种,可是今天一看到李秋娟才知道,原来中纪委的人也一样有自己的生活,他们不可能把工作中的那种目光和态度拿到生活中来的,要是那样岂不是太累了。

    听着冯思哲把自己比喻成他家里的长辈,李秋娟很高兴,点了点头。“嗯,来,小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屋中你的长辈们。这位是莎莎的奶奶于老,这位是你见过的莎莎的姑姑贺立珍在财政部工作,这位是贺胜仗的爱人你杨大娘,在家相夫教子可是我们的榜样,这位是你婶婶贺胜况的爱人文凤芹文婶,现在在文化部上班。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时间的话就多走动走动,在力所能及之下,大家能帮的可都是会帮你的。”

    好一个李秋娟,不光给冯思哲把几人介绍了一下,同时还把大家的职务也间接的告诉了他,就像贺胜仗的爱人杨大娘,因为没有职务闲赋在家,可人家同样的用一个相夫教子的榜样给说明,这足以证明李秋娟说话做事是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不愧是纪委出身的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别人找不到什么把柄。

    冯思哲按着李秋娟介绍的顺序一一向着众人打了招呼,前三位都还好说,尤其是那于老,看向冯思哲的时候还是不住的点头,显然他很满意这个孙女婿。直到最后介绍在文化部上班的文婶时,她也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冯思哲,然后才说道:“哟,真是看不出来,如此的年轻就能表那样惊动高层的文章,你的那些不是抄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