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四十九章 文凤芹

第四十九章 文凤芹

    文凤芹突然这样一说,冯思哲就是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贺家竟然会有这样的评论自己,顿时他是一呆。

    接下来那文凤芹看到冯思哲被自己说愣住了,就不由的心中一喜,“哼哼,你们年轻人在国外上学的时候到考试时为了有一个好成绩倒是可以做作弊,打一打小抄,但是回到了国内,那一套怕就是行不通了吧。”

    文凤芹突然的刁难冯思哲是大家谁也没有想到的,一经她这样说,大家也全部都是一愣。接着那李秋娟就有些不乐意的话了,“我说他文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这样说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凭证,如果没有,这己经构成了诬陷罪你可知道吗?”

    果然是中纪委出身的人,一张口就把职业习惯都给讲了出来。

    “是呀,你有这个疑问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证据,现在小哲的三篇文章己经引起了一定范围内人群的注意,而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三篇文章中所说的事情都成了现实,这是铁的事实不能改变的,不知道你这样说小哲是不什么意思呢?”贺立珍不满文凤芹的话,也在一旁向着大嫂说话,当然也是间接的向着冯思哲在说话了。

    文凤芹突然的抛出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引得在场气氛有些紧张了起来。冯思哲看着未来丈母娘和莎莎的姑姑替自己说话,先是向他们抱以感激的一笑,然后他挺身站出来。做为一个男人虽然应该遵循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可是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他也有必要说上几句才是。

    “文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想来您肯定是有什么证据了,那就不妨讲出来,我冯思哲做事光明磊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您直说好了,也好让我这个做晚辈的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冯思哲不卑不亢,其用意也是十分的简单,那就是你即然这样说就请拿出证据来,不然你这个做长辈的就有点为老不尊的意思了吧。

    文凤芹不过是看不过冯思哲罢了。说起来很简单,就因为她是文家的人,而文家的老二文如杰弟弟也是看中了贺莎莎,很想和贺家通婚。本来文家把她下嫁给了贺家就等于是有了政治联姻的基础,只是这在文家看来还不够,这便又把主意打到了贺家第三代身上,而正好一次意中文如杰看到了貌美如花的贺莎莎,这就动了心思,回家把事情向父母讲了一遍。

    想到文家在政界有一定实力,可是在军界相对的确有些弱,如果可以让文如杰与贺莎莎成婚,那也是好事一桩,这便通知了文家的文凤芹,让她帮着撮合撮合。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冯思哲,竟然抢在文凤芹还没有开口之前就和外公一起来到贺家见了贺莎莎。事后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文凤芹自然是十分的生气。可回头一想,见了面又怎么样,以赵家的那点威望怎么配的上贺家的儿女呢,为此她就一直在想着怎么样搅和一下贺莎莎与冯思哲的好事,这样就有了今天这一出戏。

    本来文凤芹想着的是怎么样激怒一下冯思哲,她猜想像这种从国外回来的双硕士毕业生那都应该是很骄傲的,只要自己这话一说,他一定会暴跳如雷,甚至是口不择言,这样她就可以以长辈的身份好好的说道说道了。但没有想到先出头的竟然是贺莎莎的母亲和姑姑,难道说她们己经认可了冯思哲了吗?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冯思哲竟然不急不缓,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还是以晚辈自居,只不过句句的意思都向自己明示他做事情不怕别人说,不怕别人抵毁,甚至还要伸手向自己要证据。

    她哪里来的证据,这些话也不过是随口一说,想打击一下冯思哲,让他出丑罢了。这一下情况有些不妙,事情没有像自己所想一般走下去,文凤芹也只好强装一笑道:“哪里来的证据,我这不过是好心的提醒一下他,让他千万不要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来搏取一些明声罢了。”

    文凤芹这样一说,可算是点了炸药包了,当即那李秋娟就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好一个好心的提醒,你知道吗?如果这些话被传到了外面,外人不知道情况的会怎么样说,弄不好大家真以为小哲的那些观点都是抄袭别人得来的了,你可知道这对于有一个有展的年轻人会起到什么样的负作用吗?”

    “是呀,亏你还是文化部的高级干部,怎么说话就这样的不注意呢。”贺立珍又是从旁加了一把火。

    顿时,那文凤芹脸上就是一阵白,一阵黄的。说起来她虽然对文家有些私心,可也是为了贺家好不是,心想着贺家与赵家联姻哪有与文家这个如日中天的政治大家联合好处多呢。心中道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就闭上了嘴巴。

    文凤芹这一闭嘴,让李秋娟与贺立珍一时间也找不到了开火的对像。那一旁看着的莎莎大娘杨爱红连忙就站了出来打着圆场,“呵呵,好了,都是一场误会,凤芹不过是嘴快一些罢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看看今天是大年初三,我们还是琢磨着给前面那些老爷们做什么好吃的吧。”

    杨爱红最拿手就是做饭了,这家庭出身来平民的她嫁给了贺胜仗之后也知道自己是高攀了,为此不能在事业上做出什么成绩的她就在饮食上下了苦功夫,不管走到哪里,只要知道哪一个饭店的大厨有名,那她都会前去用心学习一番,久而久之,她竟然真的烧的一口人吃人夸的好饭。此刻由她提出来了做什么给前面的那些大老爷们食用,这也算是把大家的目光转了过去。

    “嗯,我看做错的事情就交给爱红吧,她可是有着不次于京西大饭店大厨的手艺呀,呵呵,秋娟,立珍和凤芹你们都去搭把手,在个人事业上爱红比不了你们,可是在伺候自己男人和照顾家方面,你们确是要向她学习的。”于老怎么又会不明白杨爱好的想法。虽然说文凤芹这样说话是有些唐突了,可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李秋娟和文凤芹都是贺家的儿媳妇,虽然说李秋娟是自己的亲儿媳,可想一想那文凤芹关系也不远,她也不好在此说些什么。最后也就是事后提醒一下文凤芹好了,做婶婶的就要有婶婶的样子,怎么可以这样和冯思哲这样的小辈年轻人说话呢。

    不过说话回来,于老心中也是有心偏着文凤芹一些,这倒不是因为她同意刚才那些话,实在是她也认为文家要比赵家势大。从兴旺贺家的角度为看,与文家联姻好处是要多一些的。

    好在冯思哲表现的很好,不急不燥,没有像一般有才的年轻人那般恃才而立。如果刚才冯思哲真的被逼的了火,那于老也一定会说他两句的,年轻人该敲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的。可冯思哲这的种反应确完全的让于老满意,她感觉到贺家是找了一个好孙女婿。

    文凤芹看到老太太的大姑姐都替自己打圆场了,她也是脸色一缓好看了一些。在于老的威势之下,几人便向着厨房走去,于老手一挥说自己有些累了,贺莎莎也就带着冯思哲从后院之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