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五十章 首见贺伟

第五十章 首见贺伟

    一走出后院,贺莎莎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冯思哲说:“对不起呀,让你受委屈了。我文婶就是那样的人,心直口快,在加上她本来是准备把我介绍给她的一个侄子的,好像叫什么文如杰,结果赵将军先带你登了门,这样她就多少有些不快了。”

    贺莎莎说这些话也没有什么其它的意思,不过就是告诉冯思哲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罢了。可这话听在冯思哲的耳中,确是让他一愣,本以为由于自己插手了贺莎莎的事情那文如杰就不应该出现在贺家了,可现在看来历史的轨道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意外出现而有大的改变。

    “哦?她是文家的人?”冯思哲终于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个文凤芹会对自己这样的敌视了,感情自己的出现耽误了她文家的好事情。

    “嗯,文婶是文家的人,只是并不属于核心成员的家庭,可能是为了拍文家的马屁吧,她这才看你不顺眼,呵呵她可是很想让我和那个文如杰好的,都是你,插了一杠子呢。”贺莎莎饶有兴起的说着,她就是想看看冯思哲听了这些话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知道这是小姑娘在有意的试探自己。为了满足人家的虚荣心,冯思哲呵呵一笑,“那就让她敌视好了,我不可能为了赢得她一个人的好感,而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吧,你说对不对?”9

    冯思哲反问着贺莎莎。刚开始在要见她的时候,冯思哲是抱着可怜她的心态来的,可是一经接触现贺莎莎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心在纯洁,一点没有生活在贺家这样有背影家庭下的年轻人浮燥和高人一等的想法,更为重要的是小姑娘不光人漂亮也很聪明。这从他今天进了贺家大门就可以看的出来,她是有意在自己尴尬的时候出来给自己解局的,同时也想带着自己去认识一个贺家女人,进而整合进贺家的团体圈里,只是出一个文凤芹的意外,可这也不妨碍什么,至少他得到了李秋娟,贺立珍甚至是于老的认可,这些就够了。

    冯思哲这样一说让那贺莎莎一脸一红,头低了半天轻声问了一句,“你真的认为我是你的幸福吗?”

    “当然了,这还有什么疑问吗?”上一世没有结过婚的冯思哲不知道什么叫做对女人负责,今天有幸他重生了,他就想对重新的审视一翻感情,他要对感情进行负责,而想想贺莎莎就是一人不错的女孩,从自身来条来讲,甚至从背影来讲都还是上乘,与这样的人结了良缘也应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冯思哲当场承认了,那贺莎莎脸上就像开了一朵花般的高兴,接下来她竟然大胆的一把扯过了冯思哲的手,“走,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哥哥还有弟弟妹妹们。”说起来这还是她主动的第一次牵男孩子的手,心中要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冯思哲跟着他向着后院的小楼上走去,在这是聚集着贺家第三代男女九个人,其中年龄也是从26岁到13岁不等。

    做为最小的十三岁的就是贺莎莎表叔做生意的贺胜军的儿子贺大海,最大26岁的就是她的亲生哥哥贺伟了。

    在这些孩子之中,贺伟也是独自而座,任职于南方军区某部连长的他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即有父亲那高大魁梧的身高,有又母亲那美丽如同天上繁星的双眼。就算是在家中,他人确还是像在部队中一样端座在那里,只是目光随和许多,他在看着弟弟妹妹们在这里玩耍,俨然一幅保安人员的样子。

    冯思哲陪同着贺莎莎走上二楼,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倒是贺伟回头看了冯思哲两眼,然后轻声对着妹妹说,“莎莎,你在这里陪一陪弟弟妹妹,我与他出去走一走。”说话也是用着极温柔的声音,似乎就像是声音大了会吓到他的表弟表妹们一般。

    说起来贺伟与贺莎莎之间差了五岁,而因为从小到大贺家对男孩子的要求和女孩又又不太一样,所以从小就被管教极严的贺伟与天性被性格活沷的贺莎莎并没能太多的语言。往往小的时候一到放假时,贺莎莎就可以满院子跑着玩,可做为大哥的贺伟确不得不去完成父亲教给他的各项体能锻炼,久而久之贺莎莎就以为自己这个哥哥只知道用功学习各种本领而不愿意和自己玩耍呢,慢慢的他们兄妹俩感情就淡了许多,后来直至贺伟十六岁破格上了军校,两人间接触的机会就更少了,转眼十年间竟然没有说过多少话,现在贺伟一见到冯思哲就要带他单独出去聊一聊,贺莎莎就有些不乐意,一步挡在了冯思哲的面前,“哥,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他可是咱家的客人。”

    贺伟没有想到一向看起来软弱的贺莎莎竟然会当着他的面袒护一个男人,他不由把即奇的目光看向了冯思哲。

    冯思哲感受到了贺伟那丝毫没有恶意的目光之后,一伸手拍了拍贺莎莎的肩膀,“没事的,莎莎,你哥哥有事情和我说,听你哥的,好好在这里陪着你的弟弟妹妹们玩,一会我就会回来的。”

    贺莎莎也知道自己虽然和哥哥的感情远了,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在自己选男朋友的时候,做为亲哥哥也是有权过问一下的,现在冯思哲又这样说了,她也只好道:“那好吧,你放心和我哥去吧。不过哥,我话先说在前头,人家可是从国外回来的高才生,你不要把你那当兵的一套在他身上,不然我可不依你,到时候真的告到爷爷那里,不要说我告你黑状。”

    前一句话贺莎莎是对冯思哲说的,意思告诉他不要有什么压力,后一句话就是对贺伟说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甚至她都不惜直接的把爷爷给抬了出来。要知道贺莎莎与哥哥这么多年可是从没有威胁过他的,更不要说这一次还抬出了爷爷呢。

    贺伟也先是一愣,这才感觉到妹妹对冯思哲的重视。在听了贺莎莎的话后,他也不具体回话,只是点了一个头,然后先昂阔步带头走了出去。

    冯思哲在给贺莎莎打了一个不会有事的手势之后也跟在了贺伟的身后向外而去。他也清楚想和贺莎莎有什么结果,贺伟这一关是必然要过的,虽然他倒不一定能起什么关键的作用,可就算是为了帮贺莎莎维护好这断兄妹感情,他也是必须要努力一下的。

    冯思哲与贺伟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后院小楼,来到了两院之中的花园里。

    在这里,贺伟开口说话了,“你的那三篇文章我都有看过,虽然说关于经济的文章我并不是太懂,可是从国家展方向来看,你还是说中了,这就说明你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两篇关于军队建设的文章更是让我感觉到了其必要性,可以说是一语中的。”

    冯思哲并不会在乎贺伟这样一个年轻的连职军官会怎么样看待他的文章,不过即然别人说好了,他也是要谦虚一下的,“谢谢。”仅是两个字就代表了冯思哲对贺伟这些话的总结。

    突然间贺伟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一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冯思哲,口气有些严厉的说着,“我就莎莎一个妹妹,我很爱她,我希望她能幸福,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能给他幸福吗?”

    也许是贺家人遗传基因的原因,贺伟虽然年绩不过是比冯思哲大了三岁,但那眼光也极是凌厉,多少己经含有了贺老目光之中的深遂之意。

    早就有准备的冯思哲面对这种可以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直目望去,“我会给莎莎幸福的,我会尽我所能。”、

    冯思哲刚刚说出了这句话,就感觉到贺伟的目光是明显的一软,接下来那贺伟身子一转又继续的向前走去。“很好,我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然的话至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贺伟那越走越快的脚步,冯思哲这时才感受到为什么上一辈子凭文如杰有那么深厚的背影,可是在玩弄了贺莎莎并把他逼死之后还是弃了政从了商,感情贺家纵然是贺老不在了,维护贺莎莎的人一样很多,他们加在一起的能力也是不容小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