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五十一章 意外之人

第五十一章 意外之人

    与贺伟两人并肩回到了后院小楼,早在这里等的有些焦急的贺莎莎连忙就迎了过来。

    她当然知道哥哥找冯思哲是什么意思,说起来也是为了她好。但她确不知道冯思哲的心里会怎么样,如果真的话有些重了,会不会引起他的反感呢。她就在哥哥两人走后一直有些心绪不宁,一直在这里等待着。

    现在好了,看到哥哥与冯思哲回来了,从两人表情上看,似乎还不错,贺莎莎便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嗯,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刚才妈妈来过了,说是要开饭了,弟弟妹妹都己经去了前院大厅,我们也走吧。”贺莎莎看着两个男子相安事,松了一口气便把要开饭的事情讲了出来。

    冯思哲看到这后院小楼中的人都走光了,知道可能就差自己与贺伟和贺莎莎三人了,便一点头,跟着这两兄妹一起向着前楼走去。

    刚刚进了前楼大厅,冯思哲就看到原本挺宽敞的大厅中己经摆好了三个桌子,其中一大两小。看着这个布局,他就想大的一桌一定是留给贺家大人座的,那两桌小的分别会是贺家女人和贺家第三代吧。

    在冯思哲考虑一会他是要去与贺家男子座大桌呢还是与贺家第三代座小桌的时候,由大厅一侧的卧房之中走出了三个人,一看这三个人冯思哲不由的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看到他。

    这个他不是别人,正是前世冯思哲的对头文如杰。他此刻正与文凤芹一起左右搀扶着于老从卧室之中走出来,一抬头看到了冯思哲,目光之中一道阴冷的光芒闪过,接下来就有些脸色不太好,不过很快还是回转了过来,又是说笑着搀扶着于老慢慢走来。

    以于老的年纪根本就不必要去搀扶,文如杰这样做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冯思哲也没有多想,而是把目光一转看向了正与两位贺老聊天的外公那里,这时仔细一看才注意到在贺老身边的现在不光只有外公一人,在外公的对面还有一人,对这个人虽然说冯思哲今世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做为上一世他对这个人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他便是文如杰的父亲文英,现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是一个极具实权的人物。而如果一切没有改变的话,在过十年,他将进入中枢,成为像他父亲文国跃那样的中枢九大员之一。

    文家之所以能够常胜不衰,除了有像文国跃那样曾在中枢人物,也有文英这样具有实权且不久之后也会进中枢之人,在他们这一代也是英才辈出,他的大哥文义己经是政治局委员,弟弟文松也是国家部委的一个副部长,除这些外更有年轻的一辈如文如豪,文如杰这样的优秀年轻人,正是因为他们一代代很好的相传和继承,所以一直以来总有许多人靠向了文家,使文家能够一直在政界具有强大的影响力。

    冯思哲上一世中的赵家没有斗过文家,最后惨败,逼的外公重病不起,他也是因为去看外公而出了车祸得以重生,今天他在知道了大势展方向之后就决定要改变这样事实,他要靠努力和在事情没有生之前提前布局,而此刻光靠他一人基本上是很难实现的,这他就更加肯定了要与贺家联姻,先不说以后贺家会对他的未来有什么样的助力,单说为了改变贺莎莎的历史,他也要与贺家联姻的。

    好吧,即然你文如杰喜欢装成一个尊老爱幼的年轻人,那我就成全你。冯思哲向着文如杰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转身他奔着外公座的那里就走了过去,即然这次遇到了文英,那就很有必要去打一个招呼,年轻人缺少了礼数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呵呵,来哲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央办公厅的文主任,你叫文伯伯就是了。”赵明远看着冯思哲走了过来便呵呵一笑,指了指文英笑着说道。

    叫文伯伯这不过是礼数上的需要而己,事实上按年龄来算是应该叫文英一生伯伯的,因为现在文英都己经是五十一岁了。而如果冯思哲父亲在世的话也不过是刚刚四十出头而己,这一声伯伯叫的不亏。

    说起来赵家在传承下一代人身上的确步子迈的很紧凑。赵明远十五岁参军之前就与何家玉订了亲,之后在十六岁时他们就有了夫妻之实,接下来在三大战役最紧张的那一的,才刚刚过了十七岁还不到十八岁的赵明远就当了父亲。而在两后之后又有了冯思哲的母亲。赵丽蓉当年更是为了与冯康盛在一起在十七岁时就又有了事实,接下来第二年就有了冯思哲。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赵明远也不会才刚刚进入花甲之年就有了冯思哲这么大的外孙儿了。

    按外公的意思,冯思哲恭敬的向着文英低了一下头叫了一声文伯伯。

    “哈哈,好,好。说实话呀,赵政委,你家思哲可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呀,不愧是国外回来的高才生,见地就是与国内教育出来的人才不一样,他的那几篇文章我也看过,我是很欣赏,当然也是很赞同的了。”文英看向冯思哲笑呵呵的说着。

    如果单看文英对冯思哲的这个态度,别人一定以为他是很欣赏眼前的年轻人的。可冯思哲心中确很清楚,这个人完全就是一个笑面虎,如果谁会以为他冲着谁笑,说着几句表扬的话那就说明他喜欢面前这个人那便是大错特错。就冯思哲从赵明远那里所知,自己的文章递上去之后,反对的最凶之一便是这个文英了,现在倒好,一切成为事实了,那文英竟然有如此厚的脸皮说自己一直是支持的,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