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五十五章 护犊子典范

第五十五章 护犊子典范

    听了贺胜况这样一说,文英也知道了自己范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怪不得当自己问应该两个是什么意思时,那冯思哲没有回答自己呢。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说自己问了不应该问的问题,可做为一个年轻人见了自己这个副部级的高官怎么样也不能如此态度吧。

    文英在看冯思哲时,脸色就极度黑暗,甚至一幅想活吃了他的样子。

    冯思哲确是没有想那么多。总体来说他这个人还是非常懂礼貌的,更是尊老爱幼的典范,只是有些人不拿自己当回事,那他哪会管对方的想法,你怎么样对我,我还回去就是了,虽然说未来文英上升的空间有很大,可现在不还是副部级吗?再说了自己的外公可是在一旁座着的,赵明远的脾气他是在了解不过的,有他在给自己压阵,他何惧一个文英呢。

    文英沉着脸不说话,冯思哲只顾低头的吃菜,还有那赵明远似乎更没有把自己外孙得罪这个副部级高官的事情看在眼中,这一切看在了贺传烔老人的眼中,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要说关系,他感觉还是赵明远与自己关系近一些,先不说他曾是自己的老部下,单说军队上人的大都是一根筋,你对他好他就会很好的回报你,远没有搞政治的人那么多弯弯绕和心眼。只是贺老也知道贺家想展不能总局限于军队,是要向外走的,尤其现在国家的政策是要开放搞活,那用不了多久,国家就会政治经济当先,那个时候如果贺家只是局限于军队上,在地方上确是没有任何的展,那就迟早会没落的。

    鉴于这个原因,贺老与于老存着同一个心思,只是他的想法要淡一些,就是并不能与文家把关系搞复杂化了。为此深想了一下的他终还是开口说道:“嗯,小哲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要说两个月内可以解决战斗,我认为时间上还是太短了一点吧。”

    这话即是表明他不太赞同冯思哲就战争可以打多长时间的观点,同时也算是帮文英多少的找回了一点面子。他不支持冯思哲的观点,想必文英心中会多少顺畅一些吧。

    果然,文英听到贺老这样说后,他就连忙的点了点头。“嗯,贺老所说不差,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贺老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看问题就是深入的多,不像某些人毛都没有长全呢,就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文英借着贺老的话和威望向着冯思哲起了攻击,在他认为自己这样说一点错也没有,冯思哲更是不会反对自己。一来这话是贺老说的,反驳自己就等于反驳贺老,这熟重熟轻他应该知道份量,在来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说出什么过份的话,那便是以下犯上,不知道尊重长者,这样的人多少也会给旁人留下不好的印像。

    可以说不管怎么样说,冯思哲似乎都必须要吃下这个哑巴亏了。文英的脸色也由刚才的阴郁变的明朗了起来,可他脸色刚刚有点舒缓,随着赵明远的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只是变的更为难看了。

    “嗯?什么叫做毛没有长全?毛没有长全的人能提前预测到海湾战争的来临就是好样的。再说了,我们闹革命那会有多少是毛没有长全的,我十五岁就参军了,接下来在打三大战役的时候我的毛也还是没有长全,可怎么样,不还是夺得了最终的胜利吗?真有意思,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如果这话要是被我的那些牺牲战友知道了,怕他们都会从地底下冒出来找你理论了。”

    赵明远这个人就是直性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别看年纪不大,可是资格够老,许多共和国的大事他都是经历过的,这样就一些事情他实际上就有了话语权。此刻由他把这些话说出来是一点都不唐突,这话一弄出口,顿时的引得那文英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好了,论资历,职务甚至是辈分他可都是不能与赵明远相比的,此刻被这样一个人一顿的抢白,他的脸色除了更坏没有最坏。

    所有人都想不到赵明远如此的护犊子,不过是语言上刚刚有点要攻击冯思哲的样子,赵明远就直接的跳了出来,还抬出了在场之人除了两位贺老与于老不过经历过的事件来反驳文英,这也还真够决的,至少就资历这件事情还真没有几个人可以比过赵明远,所以别人就是想插话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好在那贺胜况反应还不慢,一看文英被人抢白不知所措,他就连忙的冲着赵明远一笑,解释道“其实文主任也没有其它的意思,就是感觉到冯思哲还年轻,如此大谈海湾战争有些不合适罢了……”

    还没有等贺胜况说完,赵明远又有些火了,这是怎么的,出来吃个饭,怎么人人都拿自己的外孙说事,这是真的欺负外孙年轻还就是欺负赵家没有能力呢?

    本来若是只有文英说一些让人倒胃的话倒还罢了,赵家与文家一直不对付,这也是事实,双方找一些事情相互拆台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贺胜况一参与进来效果就完全的不一样了,他怎么样也姓贺,代表的贺家,难道说贺家根本就没有看好过自己的外孙,根本就没有联姻的意思吗?

    赵明远有一种被人看低甚至是被人耍了的感觉,顿时在贺胜况刚把话说到一半,还没有完全的讲完时他就猛然的在桌旁站了起来,“年轻人怎么了,有志不在年高,志空活百岁这也是一句名言了,连我这个大老粗都懂,你这个上过学的书人还会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