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五十六章 爷孙演戏

第五十六章 爷孙演戏

    收藏票昨日过十,今特加更一章,感谢亲们的支持,浪子会更加的努力下去,还是那句话,浪子写书的更新度不取决于我,而是你们说了算,只要大家支持的到位,纵然一天十更二十更也不是没有可能。

    收藏票一天过1o加更一章,推荐票一天过15再加更一章,打赏的红包或是礼物每过3oo币立马为打赏人加更一章,浪子从不实言,说到做到。

    浪子小说从断更,请大家放心看吧。

    ————————————————————

    赵明远突然的站了起来并来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让那贺胜况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他也是没有想到赵明远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事实上冯思哲的确是很年轻呀。怎么,难道一定要说冯思哲是少年老成,甚至是老谋深算他才愿意听吗?见过护犊子的,可是没有见过这样护犊子的,贺胜况一时间也是有些不悦,只是他确不知道要怎么样来反对。

    “好了,胜况还不快给你赵叔叔道歉。小哲虽然是年轻了一些,可就有些事情的目光的确非你我等能及的。”贺传炯看到赵明远终被人激怒了,心中不由的好笑,这个赵疯子都多大岁数了,还是这样的脾性。不过还好,他能这样的袒护冯思哲,就越的证明他对外孙儿的爱护,这样的话把莎莎嫁给冯思哲他也就放心了,有赵明远的庇护,想来冯思哲的未来一定不会太差,至少自保过一个安定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有些人虽然没有强大的背影,可问题是他的家族一切力量都在支持他,这种人要远远比那种虽有强大背影光环,但确不被家里人重视的年轻人要强上许多。显然冯思哲就是前者,从今天的事情来看,只要冯思哲有需要,那赵明远是一定会拼尽了全力去支持他的,到那时,只要不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相信都会做出一定成绩的。

    相反对于赵明远呵斥自己的侄子贺胜况,贺老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这件事情终是因为贺胜况话语不对引起的,从根上论还是因为文英这文家人引起的,不过是牵怒到了贺家人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贺老突然的让贺胜况去道歉,虽然说他还是有些不服,可是硬于贺老的话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向着赵明远一低头,“赵叔叔,我有些激动了,你别向心里去。”

    “是呀,外公,说起来我的确也年轻,是应该被长辈们好好摔打摔打的,呵呵,正所谓严师出高徒,贺叔叔也是为了让我以后说话做事能更谨慎一些,想必不会有什么恶意的,外公您老人家也就消消气,再不然我回去给您捶捶腿好了。”冯思哲终于适时的站了起来。他生怕外公脾气一硬,连贺老的面子也不卖,那样的这结局就不太妙了。

    要说冯思哲的确是赵明远的心头肉,他这样一站出来说话,赵明远的气就明显的消了一半。“呵呵,哲儿,我怎么好让你给你捶腿呢,我现在还能动,我自己来就好。快,快座下吃饭吧。”

    好一个赵明远当着大家的面也丝毫的不隐藏自己对外孙儿的爱,就是这两短短的两句话后他竟然真的就又重新的座回到了座位了,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一般。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刚才横眉冷对怒之人。都说赵明远性子直,喜怒形于色,可是现在看来谁还敢这样说,能做到京都政委的高位上,如果说没有两把刷子那谁会相信。

    一场冲突就因为冯思哲的几句话给扼杀掉了。谁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是这个年轻人起身来劝自己的外公,这件事情是因为他而起,文英和贺胜况都说了不应该说的话,此刻他应该是生气才对,年轻人嘛,有时间就是气性大,冲劲足。可难得的冯思哲确很快的想通一切,甚至还附合着贺老劝起了自己的外公,哪怕就是用撒娇的方式也要来缓解一下赵明远的怒气。

    赵明远看到贺老说话,贺胜况道歉,他也知道是时候下台了,不然自己就真有一点不上道。这个时候冯思哲正好来了这一番话,他也就就着这个台阶正好座下,如没事人一般。

    不管冯思哲的话是不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起了一定的作用,不可否认的是他行动了,有了行动就等于表了态,就证明他知道进退有据,那这就足够了。

    看着这个冯思哲才刚二十出头就知道对事情要把握火候,贺老不由的又是在心中给他加了分,更是感觉到把孙女贺莎莎介绍给他没有错了。一个真正能够成大事者,身后的背景强大与否是极需要的,可同时他这个人本身是不是有两把刷子也同样的重要,这个冯思哲就符合了自身过硬这一点,不出则己,一语惊人,所需要的条件与火候拿捏的很准确,这是贺老所欣赏和欣慰的。

    赵明远这一站起来火,虽然说很快就被贺老,冯思哲包括贺胜况的道歉给缓解了下去,可是在一旁桌子上座着的文如杰与文凤芹确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文如杰还好一些,他还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说两个桌子离的也不是很远,可刚才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怎么讨好于老包括是贺莎莎身上,桌子上人多又嘈杂,根本就听不清旁人在说什么,再说了纵然就是赵明远冲着贺胜况火了也与他没有关系,说起来这人虽然是他的表姑夫,可是离的实在有些远,在加上他姓贺,这里又是贺家,文如杰就想这一定是赵明远被父亲和这个表姑父给激怒,这才忍不住在贺家向贺家人了火,哼,若是这样不给贺家人面子,那还有你赵明远好果子吃。

    文如杰毕竟还是年轻,想法就单纯一些,那一旁的文凤芹可就完全不这样想了。好歹也是在文化部上班的人,见惯了部委之中暗斗,虽然说这里是贺家不假,可为什么赵明远不向别的贺家人火,确偏偏向自己的老公怒?难道说是不满自己帮助文如杰给贺莎莎两人牵线不成?一想着若真是这个原因那她就要好好的反醒反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