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五十八章 准备过生日

第五十八章 准备过生日

    相比文如杰的表现,冯思哲座在那里沉稳如山,除非主动有人问及自己,不然大多数情况之下他是什么也不多说一句。就是这样给别人的感觉确是越的神秘起来,一般情况下年轻人都是很活跃的,尤其他又是从国外高等学府回来的高才生,更应该在这个时候就很多问题出自己的观点,证明自己的不同和学富五车。

    但冯思哲确偏偏没有那样做,除了刚才与外公唱了一出双簧之外,在就没动了动静,他这样的表现看起来好似是沉寂下去了,可偏偏给人的感觉又不是这样,更是给人多了几分神秘感和不可琢磨性。

    一顿饭还是在友好欢乐的气氛之中结束。

    贺老的年纪大了,有吃完饭后要午休一下的习惯,哪怕就是过年也不例外。看着贺老的精神有点不太旺盛,其它人也纷纷知趣退下,赵明远更是与外孙儿一起离开了贺家,今天来并不是商量什么事情的,来就是拜年。这年也拜了,饭也吃了,是应该离开了。

    赵明远与冯思哲出了贺家之后座回到了车上之上,车子不过是刚刚启动,赵明远那爽朗的大笑之声就响了起来。“哈哈哈,太好了,今天你我爷孙两人联手好好惩治了一下文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实在是痛快之至。”

    显然赵明远还沉静在刚才智斗文英的事情当中不能自拔。看着外公那高兴的样子冯思哲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适时的配合着外公。直到外公足足笑过了几分钟之后他过才话语一转,有点担忧的说着,“外公,文家势力不小,我们这一次给文英吃了一个哑巴亏,让他当众出了丑,你说他会不会回过头来报复我们?”

    “哼,文家是势大不假,可我们赵家的主要精力在军队上,他还奈何不了我们,再说了老长还在,他们文家纵然对我们心存想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怎么样。”赵明远也是一改刚才大笑的面孔,有点深沉的说着。

    对文家的势力赵明远不是不了解,不过他也有所依仗,那就是他的老长德国恩。虽然说只是给他当过了两年警卫员,之后因为赵明远的学问太少,在很多问题上与老长的观念不大相同,为此双方间的距离并不是太近。可大家还是认为赵明远是他的人,就这一点便足够了,正所谓打狗看主人,谁想对赵家怎么样,那就势必与德国恩过不去,这一点做为任何一个想动赵家的人来说都是必须要去考虑的。

    冯思哲也一直好奇外公与老长的关系,上一世因为他的消沉,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见过外公的老长,自己与外公的不合也就没有从他的口中听过一些有关老长的事情。今世冯思哲有了一个完全的改变,他就想着去观察一下老长对赵明远的态度,虽然说在过几年,老长就会面临世人都所遇到的生死病死,可如果有老长的关照,赵家在这几年之中还是可以过的很好,甚至就是有一个长足的进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时自己经过锻炼与努力就不会像今天一样被人轻视,有了基础,在好好经营之下,赵家就可以在没有老长关照之下也能扬光大了。

    车子刚刚开回到赵家四合院,贺莎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电话之中她一再的向冯思哲解释,说那个文如杰的突然出现她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完全不是他的主意,最后干脆的还隐晦的提出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看上那个文如杰,心中有的只是冯思哲。

    在当时那个年代,一个女孩子,尤其还是贺家的长孙女能对冯思哲说出这一番话来己经算是很不容易了。其实纵然就是贺莎莎不解释,冯思哲也知道这是这不会是她的主意,当然事情也就不能怪到她的头上了。

    为了安慰一下贺莎莎,冯思哲在电话中不旦表示理解贺莎莎的处境,同时还就自己大后天,也就是正月初六要过生日的事情向她出了正式的邀请。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赵明远就向冯思哲说了,大后天就是他的生日,这可是冯思哲从英国回来后过的第一个生日,他要在家里好好的操办一些。

    当时那个年代并不太时兴年轻人过生日,但冯思哲想想这也是外公的好意,直接就拒绝了会寒了他的心,便也就没有反对,由着外公去办了。后来外公还说到时候冯思哲可以请他的朋友们也来一起聚一聚。这样冯思哲就动起了心思,贺莎莎是一定要请的,还有段云鹏,当然了中青班的同学谢志远,许媛媛,翁厚明,张文杰,叶忠也是要一起请来的,以后冯思哲想展就少不了朋友间的互相帮忙,这可是促进大家关系更进一步的极好机会,在有就是白志飞,白彩霞兄妹也要请过来,他们父母,想必过春节时也挺孤单的,自己就是大年初二给白志飞打了一个电话,飞达包装公司最近赚了不少钱,为了方便业务的往来白志飞也配上了大哥大。知道过年只有她们兄妹时,冯思哲也就有心让他们一起来聚一聚,热闹一下。

    冯思哲邀请贺莎莎来给他过生日,这便是一种表态,完全的说明了今天文如杰出现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想着冯思哲人不光帅气,有才,同时还有一颗包容之心,贺莎莎请很高兴,她为自己的爷爷给她挑选这样的一个男友而暗暗高兴,当然在电话之中她也是马上答应了下来,然后就想着要买什么东西送给冯思哲才好,现在两人还在处朋友阶断,东西太贵重了不少,太轻了也不太好。

    冯思哲挂上了贺莎莎的电话才没有去想其它的,而是直接拔通了电话开始一一通知自己要请的那些人,毕竟这还是在过年,谁也不知道哪一天会有什么活动,如果不提前的通知一下,回头时间上重叠了可不太好。

    冯思哲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事情总提前帮助别人想到,有时候利人便是利己,你处处为他人着想,自然别人就会处处为你分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