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六十二章 客人

第六十二章 客人

    今天是爸爸节,浪子祝天底下的所有爸爸们幸福开心,快乐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

    在这屋中赵明远当仁不让的座在座,在他对面而座的就是大舅冯万勇,身装大校军服的大舅身子座的比直,很是正式,从这一点上来看就可以看出来他们这一桌的气氛相当正式,至少远比不了自己那一桌大吃大喝甚至还会有喝醉酒到桌底的事情出现。

    这小桌上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除一人之人,其它人都是着军装出现,而且是除了大舅之外,其它三人都是将服于身。

    这三位将军中自然有外公赵明远中将,另两位确全是少将,冯思哲并不认识,包括最后一位便装而座之人他也是没有什么印像。

    冯思哲站在一旁打量了这屋中几人,那几个确都是正威而座,眼神丝毫的没有要瞧他的意思,不得以他只好把目光看向了外公,他相信外公这个时候把他们叫来一定是有其它的想法在其中的。

    从冯思哲进了屋后,赵明远就一直在观察着他,看着外孙儿见了这几个陌生人确是一点也不惊讶,更不慌张,心中就给他打了一个不错的分数。自己这个外孙儿行,喜怒不于色,遇事沉稳,大气当是能堪大用。“呵呵,来,哲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伯伯。”看着时间上差不多了,赵明远就是哈哈一笑,打破了屋中有些压抑的气氛,手一指先向着其中一位着少将军服的人说道:“这位是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王树森少将,那位是京都军区副参谋长柳兴泽少将,还有这一次位是江吴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方海民书记。”

    抬手间就把三人介绍给了冯思哲,之后是话音一转,又把他介绍给了其它三人认识。

    其它三人这时才把目光转了过来,看向冯思哲礼貌的点了点头,表示了友好之情。

    这个时候如果冯思哲还不明白外公是什么意思,那他就不是冯思哲,就不配二世为人了。他这才知道这三人就应该是赵家的嫡系力量了,就是赵家现有的主要力量了。

    上一世冯思哲根本就没有人外公走进过,只是后在外公年纪大了他才动了一些侧隐之心,只是在怎么样做两人间也是有隔阂在里面,心根本法走到一起,为此就赵家的一些势力和关系网他也就根本未接触和了解过。

    冯思哲曾经也想过,赵明远虽然说职位并不是很高,可不管怎么样也是德国恩当年的警卫员,还参加过著名的三大战役,绝对算的上是老资格了,那赵家怎么样也会结交一些不错的盟友吧,可上一世因为他根本就不关心赵家的问题,这便就从来没接触过这些人。这一世经过了他的不断努力,得到了外公的认可,这还在自己没有什么职位的时候就把赵家的核心嫡系力量交给了自己,看的出来外公这是对自己抱有了很大的期望呀。

    了解了外公的苦心,冯思哲身子就不自觉的一挺,在第一时间向着在座刚刚认识的三位说道:“王伯伯,柳伯伯,方伯伯过年好,思哲在这里给您们拜一个晚年,祝您们在新的一年中,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顺风顺手,步步高升。”

    “哈哈哈,思哲很会说说话嘛。”做为这其中年纪最大的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王树森是先呵呵的笑了起来,这时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冯思哲,看着眼前的男子是身材高大,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一脸的真诚,尤其是那眼神之中表露的全部都是恭敬之意,这便不由的让他对冯思哲又多了几分的好感。

    对这个冯思哲,这三人也是多少了解过一些的,他们一知道他是从英国高等学府,世界著名大学回来的双硕士留学生,在现今算是有很高学历之人,二是这年轻人很有思想,连了数篇有关经济和军事方面的文章,虽是先期受了一些的争论,可最后确很一件事情都被他言中,这不能只说是巧合,只能说人家确实是有两能力若是说很有眼光。三是赵家特意的疼爱这个年轻人,尤其是赵明远中将,虽然说起来不过是昨天的事情,可政治上的事情哪里有不透风的墙,不生事情还好,一旦生了,那是捂都捂不住的。这便是赵明远在贺府竟然当着众多的人面偏袒自己这个外孙儿,当着贺老的面都敢责备贺家第二代,这份气魄可不是人人都敢有的。

    基于以上的原因,在没有见到冯思哲之前,他们都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眼高于顶,高傲气狂的少年。其实这也是一个惯例了,有本事的人都有这样的怪脾气,孤冷清傲,看谁都不如他,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习惯,好像他就不是高人一等的少年才俊一般。

    可难得的是冯思哲听到赵明远介绍起这三个人的时候,竟然很是懂礼数,甚至都可以用恭敬一词来形容了。

    本来想着像冯思哲这样的人脾气一定不好,眼光一定很高,这王树森等三人就提前商量好,不给冯思哲好脸色看,这也是为了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那高傲的脾气在他们面前收敛一下,没成想人家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人,一见自己就表示出了非常恭敬的样子,这不管是演戏也好,还是他本身性情就是这样,总之冯思哲都这样了,那他们也不好在拿把,也要表示出来适当的善意。

    王树森三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本想着是不是与冯思哲亲近一下的时候,赵明远竟然不等他们继续做什么,而是一改刚才和风悦色的神色板着脸说话了,“三位都是好大的架子呀,哲儿是年轻,但确是他赵明远的心头肉,即然你们如此的看不起他,那好吧,我也不便多说什么了,来呀,万勇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