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六十九章 卖关子

第六十九章 卖关子

    “哎,才一个亿呀,是真的太少了,也是我有些高看你们在座的各位喽。”冯思哲极力装成了一幅很惋惜的样子说出了这一番话。

    尽管冯思哲的声音不是很大,可这话听在郭志的耳中还是吓了他一跳。天呀,这是人什么人呀,也太能装了吧,不,是比自己还能装,自己己经是硬着头皮说出了一亿的天价,可没想到对方是根本不把这些钱放在眼中,这是真的他心有乾坤还是有意装的呢,郭志并不知道。

    郭志没有了脾气,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一旁的王润就及时的顶了上去。“哦,冯少的口气还真不小,一个亿都没有放在眼中,那我就想请教一下了,在冯少看来要多少钱才能入你的法眼呢?”

    冯思哲一句高看在座的各位显然就激怒了这个王润。对郭志打头阵的事情,是他们刚才就商量好了,他们商量的决定是不管段云鹏请来的是谁,都由郭志去给他一个下马威,也好让这个人不敢太猖狂,说话也有些分寸。为此就有了刚才那一幕,只是让人想不到的郭志几个回合就被这个看起来比他们还年轻许多的所谓的冯少给打击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他就不能再不站出来了,不然这几个在座的人不要被旁人给看轻了吗?

    看着王润终于沉不住气站了出来,冯思哲呵呵一笑,一点也不激动,相反确是非常平淡的说着,“不是多少钱能入我的法眼,说实话我本人是没有什么钱的,只是即然你们想赚钱,那我总要知道大家的本钱有多少不是,有多少钱去做多少做的生意,这叫量力而行。”

    一句不软不硬的话算是把王润的话给顶了回去。

    在一旁的段云鹏看着事态展心中一动,他倒并不是因为冯思哲驳了自己朋友的面子,而是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个一向带给他惊喜的冯少又要出新招了,如果是这样,那财的机会又来了。

    在石油期货上赚了五六亿人民币的段云鹏此时很有财大气粗的感觉,他一听又有了好的大项目,便有些激动的问向冯思哲说,“那冯少,不知道我把我在石油期货上赚的钱投过来够不够入你的法眼?”

    冯思哲早就猜到了段云鹏会想透自己话中的意思,现在看他主动的问起,便先是一笑,然后面容不惊不慌的说着,“嗯,你那赚的有五六个亿人民币吧?还是有些太少了。”

    初听冯思哲说有五六个亿时,那郭志和王润等人就盯着他在看,心想这么多钱总算是可以压一下冯思哲了吧。可没成想接下来他的那一句还是有些太少了,顿时让他们都有些晕的感觉。天呀,五六个亿还嫌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商机呀?不会是造火箭卖大炮吧?

    其实还真是让他们给懵对了。虽然并不是造火箭和卖大炮,但确也相差不是很多,至少思路是一样的。因为冯思哲给他们介绍的商机就是怎么样从就将要解体的苏联之中去大捞一笔。

    众所周知,前苏联有什么或是什么多?科研力量强大,军工重工业繁盛,石油囤积过多这些都是他们的优势,而正好也是共和国所需的东西。如果一切按照历史轨迹走的话,那就在今年八月份,苏联一个大国就在开始解体,而这时正是他们内部混乱的时候,因为社会结构的不同,苏联之中很多宝贵物资都掌握在一小部分达官贵人手中,而现在只要和他们有了协议或是说买通了他们,那就可以用极低的成本把这些东西都弄到自己手中来。

    苏联一部人得到了货真价实的钱,段云鹏他们又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东西,这可是双赢的局面,亏的只是苏联这个国家罢了。正因为有了这一个极大的契机,冯思哲才敢在这里和这些世家子弟们在这里叫号,叫阵而没有一丝慌乱的情绪。

    其实有这一个主意冯思哲也不是心血来潮,他早就想过了。他也知道这种商机其实也只有段云鹏这样的世家子弟才可以做好,因为就算是你有钱去把一些高端重工业以与废品还低的价格买到手,可你也要能运的回国才行,而这样的事情对于段云鹏等人来说就变成极为简单的事情了。为此他才决定把这件事情交给段少等人去执行。当然了这么好的商机母亲的唐盛国际公司也要分一杯羹,只是相对来讲他给母亲留的是不用费多大力气就可以吃到的肥肉,那就是打卢布的主意。

    苏联解体前夕,其错误的经济改革与毫防备的经济自由化致使大量国外银行进入,而这时候,苏联把国有资产平分到每一位国民手中,几乎每位国民都获得约合四万美金的国有企业证券,这些银行凭借在国际上博弈出来的营销手段与高额利息,轻易就把苏联人民的债券吸纳到自己囊中,借贷出足够做空卢布的资本之后,它们开始在媒体与国际金融界大肆唱衰,卢布与债券一日比一日贬值,人们手中的钱都变成了废纸,苏联庞大的国有企业被低估到可想象的地步。苏联民众被恐慌情绪所感染,疯狂卖出手中卢布,这是个恶性循环,市场随抛压一再暴跌,于是最后国际资本仅花费很少的美金就结清了之前高额利息接待来的卢布债务,把贬值到最低点的苏联大半资产收入囊中。

    这当然是前一世的事情,今世冯思哲就想到了由母亲去开一家银行,只要前期肯投入,那就一定可以买通那里的官员,最终小小的付出之后就会有一大笔回收,这可是绝对的一本万利买卖。母亲那里刚刚从石油期货上赚了钱,此时正好分出一部分来做这件事情,这样就又可以大赚一笔,最终让唐盛国际公司早日挤身于国际有影响力的大公司才是正通。

    有关他的这些想法自然不会说给段云鹏他们听的,这此人是自己要通过经济利益拉拢为他所有的人,确并不是他的班底,有些话就必须要有所保留才可以。

    此刻的段云鹏他们哪里还有心情去知道冯思哲在想什么,他们考虑的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突然间五六亿在他眼中也变的很少,真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大的一个项目在等着自己,一时间众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些不知所措。

    “那个冯少,我们都这样熟了,你就别卖关子了,你说吧,你需要我们有多少资金才会把这个项目告诉我们?”段云鹏想了一想,还是决定先套套底在说,在不知道要做什么项目之前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底先亮出来,他要看看到底值不值。

    这是要套我底了?冯思哲自问了一句后笑呵呵的说道:“要有多少资金这个问题过于笼统,实在是不好说,可我只要说一句,这个项目很大,大到你们有多少资金都可以吞的下,可以这样说吧,你们投资的越多赚的也就会越多,当然了诚如郭少所说一亿人民币也可以做,只是相对来说赚的就比较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