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七十一章 苏联商机

第七十一章 苏联商机

    盯着秦天又看了数秒,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弯弯绕后,冯思哲这才把目光转到了郭志等人的身上,然后不急不缓的说着,“嗯,一共加起来三亿九千万,说实话,这点钱实在不多,不过看起来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好吧,那我就把我的决定先说出来。”

    说完这句话的冯思哲特意的停顿了一下,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果然,在冯思哲这样做了之后,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竖耳聆听,整个屋中是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可以听的见。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着大家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冯思哲这才手一指东北方向,然后倒了一句“老大哥那里就是我们的机会所在地。”

    老大哥,这个词就算是8o后的人也不会陌生,也会常听父辈们说起。想当初在共和国刚成立那一会,苏联上对这个国家的确帮助了不少,当时的人们朴实,善良,就自然而然的称他们为老大哥,通常叫法是苏联老大哥,意寓着大家的关系就像大哥和弟弟一样深厚。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路线的问题,理念的问题,追求的问题,理想的种种问题汇集到了一起,大家的关系渐行渐远了。

    “什么?这就是你的答案?”郭志先站了起来,他看着冯思哲绕了好大一个弯子,以为会是什么样的好机会呢,可没有想到他竟然只是手指头一指苏联就完事了,这……这不是耍人玩呢吗?苏联那里会有什么样的机会呢?

    对于郭志的反应冯思哲早就想到了,如果说他没有反应那才不对呢。“呵呵,你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吗?”他只是一笑就把目光看向了其它人,他想看看在这里有没有同样眼光前的人,可这一看他失望了,所有人包括就是秦天与段云鹏在内似乎都有不解,想想也是,自己猛一提出苏联很可能会分裂会解体的话来,想必没有人会相信,反而是会认为他是疯了吧。

    房间中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现在在苏联有什么商机,听说那里现在有些混乱,这种情况下去那里要干什么?众人不解。

    他们不明白就对了,如果谁都明白的话,那这还算是商机吗?那人人都去苏联捞金子了,还能显出冯思哲什么呢?呵呵一笑,不急不忙的自己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轻轻一抿,道了一声,“上等毛尖,口感还算不错。”

    “哎哟,我的冯少呀,你干什么话只说一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大家心中都很着急吗?快,快一点,你肚子里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可不带这么折磨人的。”段云鹏一看冯思哲还喝上茶了,把所有人都撩在了一边,不由的就急急的说着,这些人可是被自己叫来的,冯思哲这样没头没尾的闹一出,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知道段云鹏着急,也知道大家不解。什么事情都分一个火候,火候大了就会糊,火候轻了就没熟,这些都不好,最好就是不温水火,正正好好,而此刻就是揭开谜底的时候,在停下去,效果就真的会向相反的方向展了。

    “咳!”轻咳了一声之后冯思哲放下了手中茶杯,一脸极为严肃的表情开始说道:“我己经分析过了多方面的资料,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苏联很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分裂,就会解体。”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酝酿了半天,冯思哲就来了这么一句,这一句话说出口一,顿时就让在座的都是一惊,再是一愣,再是一片茫然的神色。此时此刻没有谁会去追究为什么冯思哲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的论点是什么都所谓了,现在大家心中只在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件事情真的会生吗?这可能吗?苏联是多大的一个国家,又在没有人侵略和战争的前提之下他们怎么可能好好的就会分裂,就会解体呢?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大家心中都有疑问,都不相信冯思哲说的会是真的,可谁都没有第一个张口反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冯思哲的笃定自信表情呢?还是因为他曾表过一系列对未来事件的看法并屡屡言中?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没有人开口向他质询。

    冯思哲就充分利用了这个时间,又开始向几人讲着,“我之所以说苏联会解体是有着充分理由的在内苏联国内各种矛盾的展和激化,在外是西方国家和平演变战略的影响。但和平演变之所以奏效,关键原因还是出在苏联内部,正是因为苏联传统模式已经过时又迟迟得不到更新,进而阻碍了生产力的展,导致社会内部危机日渐加重。再者,苏联**的改革推行了错误的路线,导致了改革的失败……”

    也不管大家能不能听懂,冯思哲就开始了他对苏联必然要解体一事件的分析。上一世他做为社会评论员曾多次参与过这方面的主题,对苏联解体的原因可谓是十分的清楚,现在让他在讲一遍就是张口便来,丝毫没有任何的勉强。“综上所述,我说苏联必然会解体。而随着他们在解体前的混乱,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解决体的混乱就有如战争之前一样,国家的体制管理,法律监督通通失去了应有的效用,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只需买通必要的官员和相关的权势人物,那我们就可以用最低廉的价格把他们最多最强的,我们最弱最需要的比如说钢铁,重工厂,军工厂甚至相应的技术和多的放在仓库中没有丝毫用处的石油都可以买到手中,成车皮成车皮的从那里由我们东北境内拉回来,那个时候东西一捣手,不管是卖给私人,或是企业甚至是相关高科技转给国家,那我们都是明利双收的好事情,你们说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冯思哲说的是相当激动,在兴奋的如演讲般讲了一般之后,又继续开口道:“现在的苏联就有如摇摇欲倒的大厦,我们尽可以在大厦未倒之前把里面值钱的东西拿到自己手中,这便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也许价格低廉到我们只需拿一瓶普通的白酒就可以换为价值为上万人民币的物品,大家记住,这还只是一瓶最为普通的白酒,甚至在我们国内市场价只有几元钱而己。好了,那你们想想这个买卖值不值得大家去做?”

    冯思哲一通精彩加上激动的演讲,顿时让段云鹏等人也是身心兴奋,表情激动,他们都清楚,如果事实真的如冯思哲所说的一般,那他们这次真的就了大财了,以几元的价格可以换来上万的价值,纵然其中还会有运输,交通等必要的消耗,但同样的其中的利润也是极为惊人的。这绝对是一个可做的生意。

    “请问冯少,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这般,那为什么你会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告诉我们呢?而不是你自己去做?”王润的头脑还算清醒,虽然听冯思哲给他画了一个美丽的蓝图,可他还有心有疑问,如果事实真是这样的,那这天大的好机会为什么他自己不做,确要让给他们呢,在利益面前没有必要进行谦让的,在这些人从小生活的环境中来看,所有友情见到利益之后都要为其让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