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七十五章 引起重视

第七十五章 引起重视

    父亲在那里看报,段云鹏也不敢打扰,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冯思哲,见他也向自己点了一下头,他便知道其用意,陪着冯思哲一起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足足过了约有七八分钟的时间,段江河这才翻开了报纸,准备去看另一面,而此刻他也注意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段云鹏和客人冯思哲。

    “哎,云鹏,客人来了怎么不知道叫我一声呢,这让客人站在那里显的多么没有礼貌。”段江河先是轻声喝斥了儿子一嘴之后,这才把目光看向了冯思哲。那眼光是如此的专注确是如此的温和,远没有起初被贺老看的那一眼让人胆战心惊。

    “段伯伯。”看段江河把目光瞧向了自己,冯思哲头一低,极为恭敬的叫了一声。

    “嗯,你就是赵将军那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外孙冯思哲吧,呵呵,果然是年轻有为,来,即然到家里来了,就不要太拘束,座下吧。”指了指他对面的那个沙,段江河一脸笑容的说着。

    “谢谢段伯伯,早就听外公说起段伯伯为人很和蔼,甚至就是云鹏也没少在我面前提及您待人一向不拿架子,可在没有见到您之前,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外公与云鹏对我说的都是真的。”冯思哲一边向沙上慢慢座下,一边还把外公与段云鹏提了出来。

    提外公那是想告诉段江河他家的长辈对与段家交好也是保持着非常乐观的态度,提段云鹏那自然就是冯思哲要以晚辈自居的身份了。说完这些,冯思哲在座在沙上时还是一半屁股悬空,没有完全的座踏实,这也足以表明了他的一种态度,那就是对段江河的恭敬之意。

    早就听人议论过冯思哲这个年轻人待人很是有礼,直到今天一见段江河也方才知道,感觉这小伙子不待有礼数,还知道分寸,几句话一说甚至一个微小的动作不证明了这个年轻人在懂得分寸的同时又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嗯,很不错,这就是段江河对冯思哲的第一印像,至少传言中所说他不敬文英,甚至在贺家的家宴上与外公两人携手好好的给了他一个脸色看,那只能说是文英不懂得掌握分寸了,当着两位贺老,一位于老还有赵明远的面,他不管自身在什么位置终究还是晚了一辈,以这样的身份还妄想去挑对方的毛病,那不是自大是什么?自做自受属活该之例,没有人会去可怜他。

    “呵呵,小哲座吧,我这样称呼你没有问题吧。”段江河一脸笑容的看向了冯思哲,同时亲自的把一杯茶推到了他的面前。虽然说不过是把本来放在冯思哲面前的茶杯向前推了数厘米,可就是这数厘米之间确代表了他的一种态度。

    冯思哲自然是感受到了段江河对自己的这种态度,身子在一次一起,又是一记恭身,“谢谢段伯伯,其实我家里的长辈也都是这样称呼我的。”

    “好。”冯思哲的回答让段江河很是满意。他从儿子段云鹏那里己经知道他靠着冯思哲的思路和主意己经在石油期货上大赚了一笔,初步估计能赚到五六个亿,可这还不是结束,只要在撑上一阵子,听说还可能翻番,要是那样一下子就是十多个亿的进帐呀。这十多个亿可是纯粹的进帐,这要远比做其它生意的利大,钱的投入回笼周期也短,就凭着这一点那便是要好好的感谢冯思哲的。谁不知道上层人物身后的经济也是一大支撑,正因为你有了钱,你包括你身边的人才不会为了钱去挺而走险,没有了经济问题的官员那自然前途一路看好,纵然就是政敌想对付你怕也不好挑到毛病,为此许多大家族之中都会有人去经商,一来是为了满足自家人平时花费的需要,二来也是为了能够去更好的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没有钱普通人生活活不转,同理没有钱,高官做起事情来也会有很多的掣肘。

    可以说冯思哲帮了段云鹏这就等于替段家解决了很大一个问题,尤其这赚的钱还是国外的石油商人们,那这种钱不赚才白不赚呢。

    想到冯思哲帮助自己的长子赚了那么多钱,从而让自己少了许多的后顾之忧,同时也让段云鹏在段家人面前好好的露了脸,他就是越看冯思哲越顺眼。但今天叫冯思哲来可是不是感谢他的,而是刚听儿子打电话说冯思哲预测邻国苏联要有分裂解体的架式,这可是一件大事。

    初听段云鹏这样讲,段江河不过是一笑而置之,可后来一听这话是冯思哲说的,而且他还说了很多苏联会解体的原因,顿时他才感觉到这事情的重要性,随着冯思哲的两次出手,两次事情都被他言中了。像是申城证券公司的开业,那本来在上层还是有些争议的,可当冯思哲的文章一上内参,其中列举了多条证券业在共和国的必要性,文章中字字穿心,让人看完之后就不得不感叹国家的证券业的确应该尽早成立,这样一来那些反对的声音就小了许多,接下来一切水到渠成。

    如果说证券业的兴起主要是靠前期很多人努力,冯思哲不过是在适当的时机加了一把力的话,那海湾战争的爆又要怎么说呢?这在全然没有人注意的领域之内,冯思哲竟然在几个月前断言了战争必然会爆的根据性,接下来一切果真又如他所预料的一般,战争爆了,且还正是他文中所说的局部高科技战争。

    连续两次的预料,两次皆准,这就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人的眼光因素了。如今在海湾战争还在继续,打的正热闹的时候冯思哲又提出了一个论点,竟然说共和国的邻居,世界上的级大国与军事强国苏联很有可能要解体,这可谓又是一个重磅炸了。

    一听段云鹏给自己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段江河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他先是把电话打给了在中南海之中修身养性的父亲,把这一消息讲了出来,并问父亲这种事情的生有多大的机率,经历了许多大事件的父亲头一次在电话那头中露出了模棱两可的态度。

    要说冯思哲说的不对,现在的苏联的确很混乱,戈尔巴乔夫执政后全面的否定了苏联的历史和斯大林等领导人制定的路线,弄的现在国家混乱不堪,可纵然是混乱一些,现在说要分裂,要解体是不是还为之过早呢?尤其是事实上苏联的确社会动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又做何解释?但要说冯思哲说的对,那么大一个国家会解体这又似乎不太可能,至少人家的社会秩序表面并没有乱套。最终段老还是对段江河说,让他与冯思哲先见一个面,听听他的怎么样说的,毕竟做为同是**的国家,苏联的未来对共和国的影响还是及大的。

    这样一来,就有了段江河让儿子邀请冯思哲来家里一见之事。如今冯思哲就座在段江河的对面,看着这个态度极其真诚,行为极其恭敬的年轻人,段长河终于缓缓道出了心中的疑问,“听云鹏说,你把下一步商业目标看准了苏联,说他们会有解体的可能吗?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