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七十六章 我不抢功

第七十六章 我不抢功

    恭贺《鬼才》在向前走一步,在新书榜中排名十四,加更一章。

    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您的支持会让《鬼才》走的更远。

    同时求免费收藏票票,推荐票票。呵呵,这是给浪子码字的最大动力。

    ——————————————————————————

    早在段云鹏约自己前来段家的时候冯思哲就料到是什么问题了。要不然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今天这个时候挑自己来段江呢?如果是真有这个意思,怕上午他在段云鹏车中座着的时候他就会向自己讲明了。可他没有说,而是在吃完饭后,在自己把商业目标盯在了苏联之后才讲出来,这就说明了就苏联即要人崩离析一事,他是请教了父亲的,而段江河也拿不定主意,这才来找了自己。

    看着座在对面,一脸看似很放松,可实际上心中确有些澎湃的段江河,冯思哲心中一笑,有了主意。“呵呵,段伯伯,这也仅仅是我一家之言而己,当不得真的。”

    “什么?”没等段江河有什么反应,段云鹏就先叫了一声。

    开什么玩笑,在朋来居冯思哲说的是如此的大义凛然,一条条一框框说的是如此的合理,就好像苏联经他这一说必须及要生什么样的大事情而己,可如今当着父亲的面,他确说是说着玩的。这是什么意思,他这一玩,可是让自己和朋友们一下子凑了五亿资金呀,他这随口一玩就算了吗?

    此刻,段云鹏就像是不认识冯思哲一般盯着他看,他很想听听冯思哲要怎么样的解释。

    段江河猛一听冯思哲这样回答他也是一愣,什么叫说着玩的,有些饭可以乱吃,但有些话绝不能乱说的。他不相信冯思哲仅仅是一时心动,随便的就讲了出来,凭着他对证券和海湾战争的预言成真,他不应该是一个随口就说说之人。段江河盯着冯思哲的眼睛,期望能从其中现一些什么,这一盯就是半天,可冯思哲眼中除了清澈而真诚的目光之外在其它。

    “怪了。”段江河心道了一声,以他的人生历,竟然在冯思哲的眼中看不出任何东西来,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不要说冯思哲心中有鬼,纵然是没鬼被自己这样一盯,有哪一个年轻人可以受的住,怕他们早就或是低头,或是把目光转向了一旁,哪有一个像冯思哲这样的从容淡定?

    二世为人的冯思哲看着段江河看向自己,一点也不慌张。见过了大场面,尤其是在外公住院总是病重时,也有不少的大领导前来探过病,甚至就是这位段江河也曾来过,可以说两人并不得是第一次见面了,他自然不会在惧怕他,尤其是经历了贺老这样从战争之中成长过来之人的眼神之后,他感觉到一些普通的目光还真的能把自己怎么样,现在面对着这位副部级高官,他完全可以做到与之对目而一点也不慌乱。

    足足是盯着冯思哲的眼睛有一分多钟后,段江河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他有点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面对自己的目光竟然不为所动,很是淡然,这份沉稳劲,甚至要远比一些上了四五十人之人还要淡定,难道说他真的是心中鬼,说苏联会解体也只是随口一说,若真是这样,那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必要这么紧张的给自己打电话了。想着他便把目光向段云鹏看去。

    段云鹏看到父亲将目光移向自己,他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连忙的问向冯思哲,“思哲,我说你把在朋来居那一套在讲一遍不行呀,你当时可没有对我们说你是说着玩的,现在大家都在努力凑钱,你可别等大家把钱都凑到了再说不行了,那样的话,我怎么对他们交待?如果你刚才真是说着玩的,那也所谓,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其实一切都是玩笑,告诉他们不要在做什么准备了。想来凭着我们大家的那层关系,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

    段云鹏向着冯思哲就是一顿的思想工作,他真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他见了自己的父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般,把刚才自己说的话全然给否定了,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他真是闹着玩的?不错,以冯思哲的为人,他没有必要和自己尤其是那些刚见了一面之人开这样的玩笑。那即然不是开玩笑,他为什么又不承认呢?他这又是什么意思?段云鹏一时间被搞的有些晕了。

    冯思哲是什么意思?很简单,他并不是不想说苏联解体的原因,而是这个段家根本就没有开出相应的条件,你让他怎么说,如果冯思哲此刻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弄不好马上段江河就会把他所说的这些整理成报告递交上去,要是那样主要功劳就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他也不是怀疑段江河的为人,只是并没有太过深的接触,面对这一极可引起巨大轰动的事件,他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至少他要看到段家的诚意,如此有些话他才能全部讲出来,不然他就是不承认你能拿他怎么样。还是那句话,如果因此段云鹏不与冯思哲合作去苏联混水摸鱼,那也简单,他就不去找别人合作吧,在强大的利益面前,敌人也都可以变成朋友的,况且现在冯思哲基本上没有什么敌人,初了文家例外哦。当然,他朋友也不是很多,可他相信只要自己想,那外公一定会让小舅带自己去多认识一些年轻人和世家子弟的。

    段云鹏自然不会知道冯思哲的心思,他看着冯思哲一脸的疑问,他弄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间全盘否定了自己刚才的话,这是什么意思吗,弄不好父亲还以为自己是慌报军情呢。

    段云鹏的眼神对冯思哲来讲那就更没有杀伤力了,还是一脸谓的表情,冯思哲只是干笑,还是一句话也不向外讲。

    段江河相信自己的儿子,他不相信儿子会骗自己,看到段云鹏都有些急了,他就把头看向了冯思哲,心中在想着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冯思哲会突然间有如此之大的反差?看着这个年轻人,看着他嘴角挂着那一丝的浅笑,他突然间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小哲?你是不是怕我和你抢功呀?呵呵,你大可不必这样去想,在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我是不会和任何说这样没有政治原则的话的,相反你是年轻人,你可以随便说,可我不行,哈哈哈。”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切一般,八段江河弄懂了冯思哲突然矢口否认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