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七十七章 戏演足了

第七十七章 戏演足了

    段江河突然看中了冯思哲的心事,这让他在惊讶对方心思过人之后,脸上也是一片羞红,因为对方似乎是说中了自己的心事,一个年轻人总是怕功劳让别人抢去了,实在是一件有些说不出口的事情。

    冯思哲这脸一红,头一低,段江河呵呵的笑了。不用说,看这表情就知道是自己猜对了。

    冯思哲低着头不说话,心里确在呵呵的乐,看来自己的戏演的还行,至少是骗过了段江河。其实以冯思哲的心性,他又何怕这个功劳会被段江河抢去,他知道以段江河今时今日的地位,话己经不能像他一样乱说了,自己说错了不要紧,那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可是段江河呢?他确不行,他一旦一步错,就免不了会被其它的政敌们加以利用然后攻击他。

    可为什么冯思哲明明知道段江河不会与自己抢功还会这样做呢,很简单,就是冯思哲在演戏。他知道自己在怎么说在别人眼中也是年轻人,虽然他的实际年纪都己经要到五十岁了,可在别人面前又怎么能说的出口。为此为了表现出与他年纪相符的样子,他特意的装做怕段江河要抢自己功劳的样子,这样一来,一是可以让段江河小瞧自己,对自己不设防,这样就与自己的年纪相仿了。二为,就算接下来他什么话说错了,段江河也不好说什么,这可是你逼着自己说的,说错了自然就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责备自己了。

    基于以上二点原因,冯思哲就来了一个欲擒故纵,还真就让段江河中计了。当然以段江河的心思他若不是只把冯思哲当成了年轻人,要是换成一个与他同龄人在这里座着,那他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心思了,可偏偏冯思哲的年纪就正好骗了他。

    “嘿嘿,被段伯伯看出来了,其实也不是我怕谁抢功,实在这也只是我一家之谈,没有太多的根据有些事情实在是不好说。”冯思哲装做被人看透心事般的孩子,有些挠挠头笑了。

    “哈哈,一家之谈怎么了,往往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没错,年轻人只要有想法就是好事,来,把你的观点说给我听听,让我来看看你说的对是不对。”段江河心道,年轻人终是年轻人,被自己说中了心事还找其它的理由,还是年轻好面子呀。

    不管段江河怎么看自己,现在即然人家这样问了,如果自己还不说点什么出来,那就真的不好交待,本来是想着借机牢固一下与段江河的关系,这要在不说什么,那不但此行目的没有达到反而会有反效果,这就是得不偿失了。

    “好,即然段伯伯一定想听我这一家之言,那我就说了,只是如果晚辈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您谅解,毕竟只是一家之谈嘛。”冯思哲话没有先说,确先用语言把段江河的嘴给堵上了。

    看着冯思哲见了自己之后表面上虽然紧张,可是说出的话办出的事确是一件跟着一件打埋伏,不由的段江河也很感叹他的谨慎小心,但同时又有些对冯思哲的故做紧张有些不以为意,年轻人嘛,遇到就要有有往直冲的个性,想到什么说什么,不怕顾虑太多,更多的展现朝气才是,现在这处处透着小心怎么感觉都像是成年人一般。不过让段江河心中笃定的是冯思哲那些招术自己都还是看的明白的,这也就是说一切自己的掌握之中,这就好。

    冯思哲是有意让段江河有这种感觉,做为大人物他们都有一个通性,那就是喜欢什么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只有这样他们才感觉到心安,才会感觉到舒服,反之他们就会有些不自在,甚至慌张的感觉。而冯思哲正是早就想通了这一点,才特意的把一些小动作做足,并让段江河看透,可他又怎么能知道,他想看到的,想感觉到的都是冯思哲故意展现的呢。如果现在他知道了冯思哲的心理想法,怕一定会是非常振惊的,有这种手段之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小伙子,这也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该表演的都表演了,该做戏的也都做戏了,接下来冯思哲就开始向着段江河阐述自己对苏联会在不久之后有解体可能性的看法。

    “苏联的剧变是内因与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苏联的剧变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在社会结构的层面上,苏联解体有多方面的原因,如经济原因、政治原因、思想文化方面的原因和对外政策方面的原因,但其中经济因素起者决定性的作用……就苏共本身而言,导致苏联剧变的既有思想路线方面的原因,也有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方面的原因……”

    “凭以上几点所述,他们都走到了危险的边缘,我这便断定那里即将要生大事,甚至有极大可能性会出现分裂和解体事件。”足足说了大约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冯思哲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并给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感受。

    在冯思哲说话的过程之中段江河一直在认真的听着。在这几个观点之上可以说他有赞同的也有不赞成的,苏联毕竟是苏联,那么大一个国家,你说他会出现危险的政治事件,这本身就是耸人听闻的一件事情,猛一拿出来自然让别人法相信,可听了冯思哲的这些论点后,确又不得不承认,纵然未来的苏联不会生什么样的大事件,可小事一定也是层出不穷,因为他们的国家的确是到了一定危险的边缘,俗话说,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很可能苏联就己经到了大破大立的关键时候了。

    “嗯,小哲的想法很奇特,想像力也很丰富,当然是论点也很是朴实,可这些都法说明苏联在不久的将来就一定会生什么样的大事件,要知道在苏联之中也是有能人存在的。”段江河一想到偌大的苏联,那也是人才济济,他就不相信这些人就没有看到这几点吗?

    “呵呵,段伯伯教训的是,只是我还听说一句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些山中。”一脸笑容的冯思哲不改微笑轻轻道出了一句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