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八十一章 祸起萧墙

第八十一章 祸起萧墙

    不远处正隔着段云鹏两桌座着的苗紫涵根本就不知道她己经被人注意上了。做为刚刚从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她,也是刚拿了商业管理硕士的学位回来,她不过才刚刚二十四岁而己,以这样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成绩,她自然是很高兴了。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她做为苗家的独苗,有着太大的压力。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在生了自己之后就不能在生育,而偏偏父亲又是极喜欢母亲,尽管母亲不能在生养下一代,可两人就不是离不弃,这当初气坏了爷爷,在当时那个年代,没有一个男性后代可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那就代表着没有人给传宗结代了。

    苗紫涵为这事很为自己的父母在爷爷面前抱不平,她从心底里是支持父亲的决定的,为了证明父母做的没有错,她从小就很努力,立志要做一个比男人还强热势的女人,她要把苗家未来的重担接到手中,这样她就很努力的学生,凭着天生的聪慧在加上不断的后天努力,她以很小的年纪就去了英国上学,终于十几年来的努力让她得到了回报,成为了商业管理的硕士生,有了这个成绩她终于可以回国了,她要用自己的所学去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证明给爷爷看,谁说女子就不如男了。

    苗紫涵不过是年前刚刚由英国回来的,一回来之后就因为适应不了京都的气候而一直呆在家中,直到今天她小时候的同学许娜和父亲来家里给她的爷爷和父亲拜年,在爷爷,父母的示意之下,在许娜的强拉硬扯之下她才由家中走了出来,来到了这新开不久的长安俱乐部之下的西餐厅。

    苗紫涵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太好,因为她现这虽然也是西餐厅,可这里座出来的牛肉并不是十分的地道,很不适合她的口味,可奈不住好友许娜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且句句都有讨好自己的意思,这样她才不得以只好勉强的座了下来,直等着许娜吃完了饭她就好快些的离去。然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种场合之下她被冯思哲现,而且更出奇的是冯思哲还是极少知道她身份者之一。当然更让苗紫涵不清楚的是,此刻的她因为外表太过漂亮的原因,早己经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在长安俱乐部名下西餐厅的二楼,一个包间之中三个男人正在对着一楼座着的托腮神情心情不定,用手轻摇着咖啡勺的苗紫涵品头论足。

    “我说剑少,这个女孩那气质真是没的说,可算是少有的尤物了,怎么样,你动没动心思,你若是没有什么想法,我可下手了哦。”一名个头不高,圆脸矮胖的青年是一边盯着楼下看,一边有些没形像的流着哈喇子。

    “是呀,这个女孩长的是真不错,嘿嘿,我也喜欢。”旁边一名瘦子也是呵呵淫笑着,那表情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去去,这是本少爷的菜,和你们没有关系,要说一定有,那也要本少爷玩够本赏给你们,你们才有戏,知道吗?”被称为剑少的人终于有些座不住了,看着这一向以自己马是瞻的两人也都动心了,他不能不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这给人的感觉好像就像是苗紫涵己经是他的女人了一样。

    不用说,这被称为剑少的人便是刚才冯思哲与段云鹏所说的长安俱乐部的幕后股东这一文如剑了,在他身边的两人分别是叫宋义明和于强,他们两人说起来也有些背景,只是在文如剑的身边确能是一个跟班的角色。

    圆脸的叫贺宋义明,是京都市工商管理局副局长的宋山的儿子。瘦子叫于强,他的父亲算有些来头,是中州省省委宣传部长,官至副部级。

    这两人的家庭背景严格说起来都算是文系人的分支,在这样先天条件之下,在加上几人是臭味相同,不知觉的就走到了一起,都成为了文如剑的跟班,说好听一点也叫做狐朋狗友。

    刚才这三人也是在长安俱乐部按摩了一圈有些饿了,这便过来尝尝西餐,做为俱乐部的股东之一,文如剑当然有着自己的渠道从侧来进入二楼专门的包厢了,这一座进来,在点完了吃的后就习惯性的低头去看一楼大厅是不是有什么美女,这不看还好,一看一个个眼睛就直了,苗紫涵那极有知性美的气质就把他们深深的给迷恋,并没有见过这种独特气质的三个年轻男人就都把目光盯到了她的身上不能自拔。

    “我说和那个女的座一起的女孩又是谁?你们谁认识?”文如剑看到苗紫涵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时身边还有同伴,便出声问着。

    对于在京城猎艳来说,也是极为讲究的,那就是在动手之前最好可以先摸清对方的底细,京城实在够大,有关系有背景的人自然也就极多,别弄一个不小心在碰上什么有来头的人,回头便宜没占到在弄了一身骚,那就不好玩了。

    文如剑是出于小心的态度问着苗紫涵身边女孩的背影,因为他确定苗紫涵一定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不然以她的姿色早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即然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那想短时间内弄清人家底细就要费些力气,倒不如看看她身边座着的人是谁,如果身边之人也极为普通的话,那这个女孩就可以订为目标了。

    “嗯,我看看。”听着文如剑这一问,宋义明马上睁大了眼睛去看苗紫涵身边的人,看了几眼后嘿嘿一笑,“我认识她,她是许娜,父亲是京都市委人事局的一个靠后副局长没有什么实权的。”

    对许娜,宋义明并不算陌生,都是年轻人,又都住在京都,现在就算是在京都玩的地方和可供高消费的场所也不是很多,虽然大家也不是很熟悉,可因为都算是体系人的后代,慢慢的纵然就算是没有什么交情,最其码也会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很幸运,宋义明就正好认识这个许娜,还知道她的底细。

    文如剑眼睛一亮,原来是一个靠后的副局长的女儿,那就所谓了,不过是一个厅级干部还是没有什么实权的那种,那想必她身边的朋友身份也不会高贵到哪里去了。似乎是有了十分的底气一般,文如剑重新的又在包厢里的沙上座了下来,同时嘴中还说道,“行了,即然什么都清楚了,那就没有必要在兜圈子了,单刀直入就好了。

    文如剑这样一说,那宋义明与于强眼睛一对视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剑少,这件小事情交给我们去做就是了。”说着话,这两人就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包厢,直向着一楼大厅而去,即然是跟班就要有跟班的觉悟,剑少看中的人女人本身就是她的福气,像前来牵线这种小活自然是由他们来做了,难不成让剑少这样有身份的人亲自下来请吗?

    苗紫涵还是什么也不知道,更不清楚她那美丽的外表己经给她带来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