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官场鬼才 > 第八十五章 给你一巴掌

第八十五章 给你一巴掌

    文如剑终于承认了,一听到他承认冯思哲没来由的吐出了一口气,他相信文如剑这一承认就等于把文家与苗家的关系给拉远了。

    还没有等冯思哲在庆幸一会儿,苗紫涵确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走了几步来到了那文如剑的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我用的着你看我顺眼了吗?你个人渣。”

    “叭!”极响亮的巴掌之声回荡在西餐厅大厅之中,谁也没有想到看起来极具知识女性特色,极有气质和文化素养的美女竟然会做出这一个举动,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眼,包括那被打的文如剑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甚至就是看着这一切的段云鹏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他就把目光看向了冯思哲,意思好像是在说,“我的个乖乖,这个女孩子性子野呀,兄弟你能不能吃的消呀。”

    冯思哲倒是没有想太多段云鹏的意思,只是他也没有想到看起来蛮理性的苗紫涵也有这么狂野的一面,俨然就是一幅小太妹的形像嘛,这与他心目中那个后世做到女省长的苗紫涵印像可是千差万别呀。但同时他又认为她这样做是对的,对那种仗势欺人的人,就应该比他来厉害,这样才能镇的住他们。

    向着苗紫涵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之后冯思哲就开始去看文如剑,看他要怎么样的做出反应。

    对于冯思哲那赞赏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苗紫涵竟然心中有一点小小的得意,她本来以为这样做,突然的改变了自己那淑女般知识女性的性格,会引来这个肯第一个张口为他抱不平的帅哥冷眼若是惊讶,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给自己了一个赞赏的眼神,嗯,这个男孩有点儿意思。

    冯思哲确没有去想苗紫涵这会儿会怎么看待自己,相比而言他更为注重文如剑的表现,现在在他的地界把他人的打了,他很想看看一向强势的文家接下来会怎么样做,文如剑比他的那个表哥文如杰又会不会强一些。可接下来一看他就有些失望了。

    文如剑是标准的一个纨绔,是典型的靠着家族背景耀武扬威的人,平时都是他欺负别人,何时被人欺负到头上过,更何况今天的情况很是明显这些人竟然都跑到了自己的地盘来打搅了自己的好事又打了自己的人,怎么想似乎也是自己做的对,为此他就不再把段云鹏放在眼中,而是一咬牙硬撑着说,“啊,怎么了,这事就是我让他们这样做的,难道说我剑少看中了一个女孩子还要和你段少商量吗?在说了这里我的地盘我说了算,还由不得外人来插手吧。”

    文如剑这话也对,像这种纨绔平常做的恶事多了去了,欺男霸女不过是其中最不其意的体现之一罢了,甚至有时候得罪了他们,就是把你弄的家破人亡,或是杀人灭口之事也做的出来,相对于很客气的请一个女孩那还真是小儿科了。一般情况下纨绔与纨绔遇到这种事情都是一睁一眼闭一眼算了,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今天你去管了别人的闲事,那有一天你也犯了相同的错误,是不是就要让别人来管你的闲事了呢?

    文如剑自认这件事情做的不差什么,至少轮不到像是相同的纨绔段云鹏这样的人来管自己。

    文如剑不但承认了,而且还一幅大言不惭,显然并没有把刚才的叫事情当一回事,这种表现顿时的让冯思哲感觉到了一丝的意外,看来这个文如剑也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做什么事情只凭心情和面子,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这样承认了实际上他与段云鹏就等于是站到了正义的一面,至少在人性道义上和法律上来讲他们就站的住脚了。

    相反,如果文如剑就是死不承认,而是一口咬定自己与段云鹏来他这里捣乱,还打坏了这里的东西,那相对来说两人的处境才是麻烦了一些。

    “好,承认就好。”冯思哲心中的石头先落了地,然后一步横跨到了段云鹏的前面大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吗?做为国家的公民,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可你为了一己私力,竟然枉然以身份来压制别人,想让别人被你左右,哼,我劝你现在快点向这位小姐道歉,看在你与段少认识的份上,只要这位差点被你伤害的小姐原谅了你,我们也就不去多管闲事,今天就放过你了。”

    冯思哲是站在正义的角度上说的话,同时话中又有些严厉,其实他就是想激怒一下文如剑,想把文家的面子好好的踩在脚底下一次。

    他的话真的是在一瞬间就激怒了文如剑。今天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想到苗紫涵的人,而且还要向他们道歉,这种事情文如剑怎么做的出来。此刻他用着极为仇视的目光看向了冯思哲,然后由口中嘣出了两个字“妄想。”

    文如剑这样说倒还是符合他一惯的作风,就像是比较了解对方的段云鹏其实也没有想过一定要让他们认错,即然文如剑走出来了,大不了说几句场面话,然后让他把这个女孩带走就是了,这也就是等于给了自己面子,可看冯思哲的意思好像是非要激怒对方,让对方道歉这就是要把事情扩大化了,他实在不知道冯思哲心中是怎么想的,可想来想去冯思哲做事又一向极有主意,干脆他也不管那么多了,只是配合着就行了。“嗯,我兄弟说的对,你是要道歉的。”

    “哈哈哈。”听到段云鹏也这样说,文如剑突然的仰天一阵大笑,然后等笑过之后他的脸色就完全的阴沉了下来,“段少,没有想到你也这样说,哼,你这是打算和我文家对着干了吗?还有,他是谁,我以前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