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官场桃花运 > 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官场桃花运无弹窗
  
      这本书终于完本了,敲下“全书完”这三个字,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两年零一个月,三百四十七万字,不多,也不少了。
  
      完结得很仓促,大家也应该看得出來,很多的故事还沒有展开,是强行收的一个蛇尾。
  
      按照当初的大纲设定,是准备写到主角楚天舒升到副省部级,现在才刚刚当上了青原市的副市长就完本了。
  
      对此,读者不满意,我也不满意。
  
      但是,早在好几个月之前就动了完本的念头,只是为了能给大家,也是给自己一个稍稍完满一点的交代,才拖到现在,让蓝光耀、唐逸夫等等的妖魔鬼怪都提前一次性了断,然后咔嚓一刀,故事戛然而止了。
  
      我只能说,身心俱疲,写不动了。
  
      记得血酬对网文有一个精辟的总结:网文=升级打怪泡妞。
  
      在升级的过程中,楚天舒要打败一个又一个的怪物,付大木只是一个巡山的小怪,**oss应该是何天影,至少应该是唐逸夫,甚至设想过是与楚天舒一起成长中的伊海涛,文中已经埋了他成为主角对立面的伏笔(与彭慧颖离婚,与苏幽雨苟且,不敢冒风险帮楚天舒当上副市长等等);
  
      楚天舒要从一个副市长升到副省部级,中间肯定要发生很多的故事。
  
      设想好的有>
  
      楚天舒调任省纠风办当副主任,主任省纪委的蓝光耀,楚天舒一边惩处贪官污吏,一边与蓝光耀作斗争,最后才将蓝光耀绳之以法。
  
      还有,楚天舒治理龙阳湖的污染,揪住了鲲鹏实业王致远的小辫子,让他丢了名声,损了钱财,当然,也拉高了两人之间的仇恨;
  
      还有,楚天舒整治教育**、查处出租车乱象、整顿食品医药市场、铲除黑恶势力,解决了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诸多难題,一步步加深与唐逸夫、何天影等人的矛盾,并随着职务的升迁,慢慢走到了与他们面对面的对决中……
  
      当初的设计,卫士杰最后会成为一个悲剧人物,他跟随着楚天舒意外发家之后,助长了他对金钱的贪得无厌,对规则底线的践踏,他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但是,他对楚天舒的兄弟情始终沒变,唐逸夫和何天影把他作为打垮楚天舒的一个靶子,卫世杰为了保护楚天舒,不惜倾家荡产,最后付出了自由和生命的代价。
  
      在书的前期,刻意让楚天舒获得了诸多的桃花,本來是按照闻大师的语言,要收到“十二金钗”才罢手的,可是,中途网络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庸俗,许多并不是特别暧昧的情节被锁住了,直接扼杀了楚天舒的“桃花运”,连书名都**改成了不伦不类的“官道之步步高升”,完全背离了当初的设计,后面,有读者发牢骚说,沒有暧昧,沒有桃花,沒法看了。
  
      有什么办法呢,大势所趋,逆之则亡。
  
      对于“十二金钗”中的人物,目前的交待是残缺不全的。
  
      简若明步步高升,后來当上了省城临江市的市长,与市委书记郎茂才搭的班子,其间受到了百般刁难,但借助于楚天舒整治教育**的机会,一举将郎茂才拉下了马,简若明也因此上位,当上了省委常委、临江市委书记。
  
      杜雨菲当上了南岭县公安局局长,为了追随楚天舒,她又主动申请调回了青原,干回了她的老本行,当了市局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在铲除青原市黑恶势力的过程中,为保护楚天舒,身负重伤……
  
      楚天舒与柳青烟的接触写得很隐晦,这是后來网络风暴之后,不得不如此处理,按照当初的设想,肯定是要拿下的,这个传说中的白虎,实际上是一只乌凤,在楚天舒的帮助下,依靠政绩和美貌,一举成为了红遍东南政坛的最**县长……
  
      苏幽雨的结局一直摇摆不定,她为了追求地位,利用她唯一的本钱,她拆散了伊海涛与彭慧颖的婚姻,这也让读者对她有些反感,但个人以为,这是官场女官员的一个小缩影,错并不全在她个人身上……
  
      啰嗦了上面这一大堆,无非是想说,码字类似于一个家装工程,起初的设想总是无限美好的,但完工之后,总不可避免会留下很多的遗憾,贴好的墙砖,安好的洁具,装好的橱柜,不可能砸掉重來,遗憾只能留着,等下一次再装修的时候,改进了一部分,仍然会有遗憾。
  
      所以,大家如果不满意,发发牢骚之后,该看书的继续看书,该码字的继续码字,该扯淡的继续扯淡。
  
      只一句,别耽误了手头上的正事,因为生活还在继续。
  
      不过,对于最后结尾的方式,我着实动了一点小脑筋,自己还比较满意。
  
      楚天舒要谢幕了,未來属于年轻人,可以是凌锐和张盈盈,也可以是卫阳、冷楚、华天和白舒,当然,我希望大家能记住小不点楚望南,如果非要继续往下讲故事的话,这个小家伙绝对可以出彩的,因为,在他才五六岁的时候,就见到了敬爱的xi大大和慈祥的peng麻麻,前途岂可限量,。
  
      呵呵,这是最后的yy,也是一个小小的悬念,未來的世界会如何,谁又能猜得到呢。
  
      这本书,我从一开始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极高的热情,希望能取得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甚至想过,就把这本书一直写下去,作为自己从事网文创作的收山之作。
  
      可是,事与愿违,整个写作的过程中,这本书遭遇了诸多磨难。
  
      我个人形容,这本书有如一个如命运多舛的孩子。
  
      呱呱落地的时候就赶上了17k的编辑大动荡,责编由最初的阿福,到白色云空,到秦帅,到织伤,最后再到阿福,走了一个轮回;编辑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也有个人的味口偏好,一个小破崽子,不能强迫大家都人见人爱,对吧。
  
      有意思的是,这小破崽子,光名字都换了三个,开始叫《官升》,后來叫《官场桃花运》,到现在叫了个不伦不类的《官道之步步高升》;虽然网站改名不需要通过派出所,但來回签字拍照上传,也特么挺费劲的。
  
      最令人难以想象也难以接受的是,这小破崽子在刚刚有点模样的时候,被网站转卖了,卖给了谁家,我至今沒搞清楚,只是上无线六个月之后,其他同期上无线的书以及在无线频道成绩差不多的书都拿到了不菲的稿费,而我沒有。
  
      于是,我疯了似的问这个问那个,才得知了小破崽子被转卖的消息。
  
      这个小破崽子上无线是通过其他的渠道,小破崽子在无线上打工赚到的稿费,我不能按时拿到手。
  
      我不屈不挠地问,问了很多的人,把自己变成了祥林嫂,得到的答复是:你放心,无线稿费一定会发给你的。
  
      我问,什么时候能发呢。
  
      答:“合作方”与17k结算了,就会发给你的。
  
      我问,那什么时候能结算呢。
  
      答:不知道,等等吧,反正他们与网站结算了就会发给你的。
  
      等待,一个月又一个月地等待。
  
      我一次又一次地催问,等到的答复,对方还沒跟网站结算呢。
  
      应该说,在我一遍遍地追问过程中,编辑们是耐心的,负责任的,可是,他们的无奈与无助也溢于言表。
  
      ……
  
      后來在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我拿到了这小破崽子在无线上挣的部分稿费,据说,走的是特批程序,“合作方”仍然沒有和网站结算,是网站垫付给我的。
  
      同样,第三方渠道收入我也沒拿到,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但是,我知道,在诸多的“合作网站”有这个小破崽子的身影,有他打工的收入,就是沒有我的稿费。
  
      后來我通过聊天得知,还有几个作者有我类似的遭遇,他们也跟我一样,无奈以及无助。
  
      不扯了,这些东西扯多了都是郁闷,可能还会伤感情。
  
      我总算体会到了孩子被拐卖的那种感觉。
  
      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多次产生过要掐死这个小破崽子的邪恶念头。
  
      可是,总是狠不下心來,总想着,还有好多一直关心着这小破崽子的读者呢。
  
      一个码字的,把一本书码完,这个责任就像时要把一个小破崽子养大**一样一样的吧。
  
      感谢两年來看着这小破孩子长大的读者们,你们的支持,就相当于挽救了一条生命。
  
      我更新的速度很慢,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天一更,这期间,被催过,被挪揄过,被骂过,但最值得自豪的是,两年零一个月,75o天,每天都在更新,一次也沒断更过。
  
      这是老北码字的人品。
  
      三本书,开书之后,从沒有断更的不良记录。
  
      完本了,打算休整一段时间。
  
      我一直在说,码字不是人干的活。
  
      天天有一个更新的几千字在**后面盯着,一天可以接受,一个月可以忍受,但成年累月的,搞不好人的精神就崩溃了,网络写手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的新闻时不时上了头条,这就是明证。
  
      还写不写,写什么,在哪儿写,我倒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可以在书的评论区留言,也可以在读者群中扯淡,更欢迎沒事了私底下聊聊。
  
      我真还沒有想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总之,一切皆有可能,,。